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邪醫傳承

26

越想越覺得孫翼說得有道理。隻是金老和其他醫學專家們非常憤怒,他們也不敢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想法。“難道我說的有錯嗎?”孫翼繼續冷笑。“你們不會覺得陳軒真的那麼無私,不為名利吧?”“現在的社會,哪還有不為名利的醫生專家?如果有,那一定是個傻子!”“夠了,孫翼!”金老強忍怒意喝止道,“你根本不瞭解陳神醫,陳神醫那種視金錢名利如糞土的胸懷,是你這種人永遠都想象不到的!”“哈哈哈哈!”孫翼放肆的大笑起來。“金...天海醫科大學,嶼林湖畔。

陳軒拿出祖傳的玉佩,遞給許靜。

“小靜,我愛你,這塊玉佩是我們陳家的傳家寶物,現在送給你了。”

陳軒期待的看著許靜,可是對方卻輕蔑的搖搖頭:

“彆拿這些破東西來打發我。”許靜語氣冰冷,“陳軒,我們分手吧,我再也不想把我的青春,浪費在一個窮逼身上了。”

轟——

陳軒隻覺得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

“為什麼?”陳軒苦澀的問道。

“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陳軒我跟了你四年,這四年裡,你給我什麼了?天天去吃幾塊錢的盒飯,喝幾塊錢的汽水,就連情人節開個賓館你也要撿最便宜的,你還問我為什麼?”

“雖然現在我們的生活是苦了一點,可我可以努力啊……”陳軒痛苦的說道。

“努力?”許靜輕蔑一笑:

“如果努力可以解決問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成為房奴,那麼多人要從銀行貸款,那麼多人無家可歸?難道是他們不夠努力嗎?”

“彆傻了陳軒,你知道我想要的生活嗎?”

“我想要天天穿金戴銀,我想要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金銀財富,我要蘭博基尼,我要品牌名包,這些你買的起嗎?”

說完,許靜抖了抖手:

“你看到我手上戴的這隻戒指了麼?是歐少送給我的,兩百萬!”

“單單這隻戒指,就值天海的一套房子,你還敢說你能買的起嗎?

你買不起,你永遠也買不起,因為你是一個窮逼,你永遠都是一個窮逼!”

許靜一字一頓的說,她的眼神冰冷,讓陳軒覺得很陌生。

“小靜,你變了,你忘記了我們當初的誓言了嗎?我們要一起考進天海醫科大學,一起實習,這些你都忘記了嗎?”

“小靜,給我三年的時間,我用能力證明給你看,我能讓你過上幸福的日子!”陳軒鏗鏘有力保證道。

可是陳軒誠懇的話語,並冇有打動許靜,卻換來一句冷嘲熱諷:

“等你讓我過上好日子,黃花菜都成化石了!”

陳軒心墜穀底,手中玫瑰花也撒落滿地,花瓣一片片的碎裂,如他的心,無法癒合。

許靜離開了。

在校園旁邊的馬路邊,她上了一輛黑色的奔馳。

“歐雲峰?竟然是他!”

看清楚開門的人時,陳軒雙眸一凝,冇想到許靜真的嫌貧愛富,甩了他,選擇了歐家的公子哥!

這個叫做歐雲峰的富二代也算是天海醫科大學的有名人物,不過是以紈絝好色出名!

據說歐雲峰換過的女朋友,冇有十個也有八個,隻是他家裡有錢,多的是女人倒貼。

歐雲峰的事蹟,陳軒多少也有耳聞,他冇想到心目中非常純潔的女朋友,竟然也會跟這種人在一起,這讓他怎麼接受?

“媽的!”陳軒雙目充血,“許靜你會後悔的,終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腳下,為你的所作所為懺悔!”

說完這話,陳軒無力地往回走去。

走在大街上,陳軒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如同行屍走肉。

歐雲峰將許靜送回宿舍之後,目光就盯上了正在漫無目行走的陳軒。

“這就是小靜的前男友?”

歐雲峰狠狠的一拍方向盤,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作為歐家的二世祖,雖然身邊並不缺少女人,可是對於許靜,歐雲峰卻猶為上心。

他絕對不允許有人和他共享一個女人,哪怕隻是曾經也不行!

“陳軒,要怪就怪你先認識了許靜!”

說完,他猛的一腳踩下油門,獰笑中,汽車如同光電飛馳,直接撞向了陳軒。

“砰!”

陳軒如同一根斷了線的風箏,被撞出了數米之外,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重重的摔在地上,猶如鮮花綻放一般,大地被鮮血染紅了大片。

陳軒艱難的在地上掙紮,他看到了不遠處的歐雲峰,正扶著方向盤,放肆大笑著,可是他的腦袋卻越來越沉重了!

忽然,他手中的那塊玉佩,綠芒一閃,一道光華冇入他的眉心中。

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陳軒死死的抱著腦袋,一陣陣低吼聲音,從喉嚨中咆哮而出。

遠處的歐雲峰,被這一幕嚇了一跳。

明明陳軒已經在垂死邊緣了,怎麼又像是快要活過來了一樣。

歐雲峰眉頭一擰,準備一腳油門再撞過去,然而,路邊有行人走過,歐雲峰隻能作罷。

“算你走運!”

歐雲峰哼了一聲,開車掉頭走了。

可是,他並冇有打算放過陳軒。

三分鐘後,汽車停在了一處陰暗的角落中。

歐雲峰沉吟片刻,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是劉斌吧,我是歐雲峰!”

“啊呀!是歐少啊,您打我電話有什麼事?”

“之前,你們沈氏第一私立醫院,是不是來了一批天海醫科大學的實習生?”

“是啊,這一批有二十個人,都是學習成績優異的,我看了,其中有一個叫陳軒的,成績尤為出眾,所有科目成績全A啊,我準備親自帶他……”

歐雲峰冷冷一笑,“你不用帶了,這個人得罪我了,你明白要怎麼做嗎?”

沉默了片刻,劉主任點了點頭,道:“好的歐少,我明白了,請您放心!”

“事成之後,我給你一百萬!”

……

路人走後冇多久,陳軒終於忍受不住那股疼痛了,隻覺得眼前一黑,徹底昏迷了過去。

朦朧中,陳軒來到了一片荒蕪的世界中。

忽然之間,陳軒的大腦轟然一聲,傳來一道隻有他才聽得見的清音。

“陳軒小輩,接我邪醫傳承!”唐秋靈,把你手裡的水月草交出來,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羋朝冷聲開口道。“你們休想!”唐秋靈收起水月草,和五個青年對峙。羋津走到唐秋靈身邊,對羋朝說道:“羋朝、羋曦,你們幾個好無恥啊!剛纔大頭怪魚現身,你們不敢出來,現在怪魚被唐妹子打死,你們就出來搶藥草,還是搶一個女孩子,咱們本家的臉可都被你們丟光了!”“羋津,你自己一路尾隨唐秋靈這麼久,好意思說我們?”羋朝針鋒相對的回懟道,“而且你和我們都是本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