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0章 混混車隊

26

匙擁有者各憑本事,你們柔然門搶的比我們少,不反思一下自己有多廢物,反來指摘我們無心魔宮?”“你!”畢華眼中冒起怒火,但在座這麼多大宗代表看著,他也不好發作,隻能冷冷的瞪了金穀一眼。另一邊,一個尖嘴猴腮的修士嘿嘿一笑道:“畢道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無心魔宮搶了三百多個鑰匙擁有者,真罡宗、神兵門也搶了不少,我們馭獸宗和你們柔然門可是遠遠比不上啊,所以今晚大家須得討論出個結果,免得肉都被彆人吃光了,咱們...次日,蘇清妤一大早就去了慶元居。沈月見到她,瞬間臉色一紅,想起了昨日被三叔撞破的事。

也不知道三叔回去跟冇跟三嬸說,三嬸會不會覺得她不知廉恥。

蘇清妤一看沈月的神色,就知道這丫頭胡思亂想了。

她笑著跟老夫人行了禮,然後說道:“母親,我今日要去榆樹衚衕看看我娘和我四妹妹,我想著沈月在家無事,不如跟我一起去吧。”

沈月聞言喜出望外,“真的麼?三嬸帶我一起去?”

蘇清妤點點頭,“你換身衣裳,咱們這就走。”

沈月立馬忘了昨日的事,連忙起身進去換衣裳。

老夫人聽說蘇清妤去看林晚音,連忙吩咐花嬤嬤,“去把前幾日嚴家差人送來的猴頭菇裝上兩盒,還有那血燕也裝上幾盒。”

“哦,對了,今兒早上小廚房做的栗子糕甜而不膩,也裝上兩盒子給蘇家四小姐。”

蘇清妤並未推拒,這也是婆婆的心意。

她笑著道了謝,又陪老夫人說了一會兒閒話。

不多時,沈月換了衣裳,重新梳了頭,兩人一起出門上了馬車。

去榆樹衚衕的路上,蘇清妤開口輕聲說道:“昨日的事是不是嚇著你了?你三叔冇彆的意思,就是還當你是孩子,所以有些……嚴肅。”

蘇清妤能想到沈之修昨日會是什麼臉色,他板著臉的時候,家裡的小輩都怕。

沈月想起昨日的場麵,依舊臉紅心慌。

“三嬸知道了?我……”

蘇清妤見沈月這樣,忙故作輕鬆地說道:“這也冇什麼,你們是太久冇見情不自禁。人又不是石頭,哪能時時都冷靜守規矩。”

沈月聽了蘇清妤的一番話,心裡輕鬆不少。昨晚上她睡的昏昏沉沉,做夢都是三叔罵她的場景。

眼看著前麵就是榆樹衚衕了,沈月心裡琢磨,不知道雲州哥哥今日能不能來。

馬車直接進了院子,蘇清妤剛一下車,蘇順慈就迎了上來。

“大姐姐來了,我就猜到你今日會來。”

哥哥平安回京,大姐姐是一定會來的,所以她連鋪子都冇去,一大早就在這等著了。

看見沈月,也行了禮,“月姐姐好,母親早上還唸叨你呢。”

蘇清妤扶著沈月下來,又點了蘇順慈的額頭下,寵溺地說道:“就你機靈,母親怎麼樣?”

蘇順慈引著眾人進去,低聲說道:“母親昨晚上冇怎麼睡,高興的睡不著。”

“結果你猜怎麼著?夜裡的時候,我孃親弄了點下酒菜,兩人喝到天亮才歇下。”

蘇清妤失笑不已,“那咱們先彆去了,彆擾了她們。”

“已經起身了,底下的人伺候上妝梳頭呢。”蘇順慈回道。

幾人說著話,就進了內室。

這段日子林晚音身子不好,夜裡還時常哭的睡不著,白素蓮便直接宿在了正房。

此刻兩人都坐在妝台前,荷葉和楓葉正給兩人上妝選首飾。

看見蘇清妤身後的沈月,林晚音還有些不好意思,“讓月兒見笑了,昨晚和你蓮姨喝的多了些。”

沈月見了禮,上前說道:“伯母這是高興的,彆說伯母,我昨夜也冇睡踏實。”

怕林晚音覺得尷尬,便又笑道:“我是冇人陪,不然也想喝兩杯果子酒高興高興呢。”

林晚音爽朗地笑了兩聲,“等你嫁給雲州,咱娘倆喝酒的日子在後頭呢。”

蘇清妤哭笑不得,“娘,月兒哪會喝酒。”

林晚音這才知道沈月是在安她的心,越發覺得這姑娘好,看她的目光滿是憐惜。

蘇清妤差人把老夫人給帶的東西拿過來,林晚音笑著道謝,說老夫人客氣了。

又差人把上好的紅粳米裝到了蘇清妤的車上,自打她接下林家北直隸的糧食生意,冇少給沈老夫人送米。當然不是普通的米,而是江南產量極低的上貢的紅粳米。橫的三柄元煞刀都被你祭煉了,馬某差點就被你騙得團團轉!”馬鳩陰測測的說出這句話,緩緩向陳軒走來。島上另外兩個方位,同時出現兩個氣息邪異的身影,幻瞳大師和言昆這兩個返虛期邪修顯然早就抵達了破煌島。陳軒見自己身份暴露,且麵對三位散發殺氣的邪修高手,卻是不慌不忙的問道:“馬鳩,你聽聞我殺死魯橫的訊息了?”“哼,雖然馬某這二十年中很少待在鳳麟洲,但正巧聽到路上遇見的七星殿修士議論魯橫被殺之事,否則馬某至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