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4章 屋內的神秘女人

26

之鄉,可以說是各大中醫世家的恥辱了。每次看到這片建築群,張柏歲都會心生羞愧。“陳先生,請進。”張柏歲帶著陳軒和張芷澄往建築群裡麵走去。隻聽張柏歲邊走邊說道:“陳先生,此次大賽,湖江省各大中醫世家都有一個參賽名額,冇有背景的中醫冇有參賽資格,我們張家後繼無人,可否請你代為參賽。”本來張柏歲對陳軒第一印象不太好,覺得陳軒為人高傲,不太想和陳軒深交。但是陳軒畢竟是華菖蒲極力推薦的。因此張柏歲存了個小心思...許維軍有些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家,今天的太陽太大了,就冇有去地裡,剛好這個時候許定國一家也回來了,整個家裡冇有以往的那樣歡聲笑語,這個家似乎少了些什麼。

“雞抓了嗎?晚上小叔來吃飯”

許維軍對著自家老伴說道。

“早抓了,你一天問個幾遍,不知道還以為是什麼領導要來”

對於老伴的話,許維誌冇有說話,他聽出來了老伴的話裡有話,他冇有點破。

“溪雅呢”

許維軍冇有看到自己的大孫女,不由得問道。

“在二樓和她母親一起收拾”

許定國回答道,

“行吧,你搭我去鎮上買點菜吧~”

“好~”

父子兩人出門,但是許維軍的妻子知道,自家丈夫是有話要跟兒子說的,唉,這個家,還能回到之前的樣子嗎?似乎一切都在改變。

“你後悔嗎?”

坐在車上,許維軍問一旁的兒子,這個家從什麼時候改變的?似乎就是從孫女去新海開始的,這個本來就是個好事。

“爹,對不起,我~”

“不用說了,有什麼晚上在說吧”

聽到兒子冇有正麵回答自己的話,許維軍直接就打斷了,既然不想回答,那就不要回答吧。

許家二樓,許溪雅的媽媽看著勤快的女兒,內心百感交集,在兒子出生以後,對於女兒的愛就少了很多,好在女兒一直來說學習成績都還不錯,在村裡也給家裡掙到了不少的麵子。誰能想到女兒居然能得到那個年輕到不像樣的小爺爺的讚揚,去到了新海學習。這一年的變化是肉眼看得見的,也看得出來,那邊冇有虧待自己的女兒。“小丫,如果把你和弟弟換一下,你願意嗎?或者說讓他們把弟弟也帶過去~放心錢我和你爸出,我們兩人實在是不知道管教他,功課上的東西我們兩個早就不會了,去到那邊,你可以幫你弟弟輔導功課,你覺得怎麼樣”

許溪雅媽媽看著女兒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說,這個多少有些偏愛了,特彆是開口的第一句話,又有些強人所難了,但是許溪雅的媽媽內心想到,既然能幫一個,為什麼不能幫第二個,這個也是許溪雅外婆經常吹耳邊風的功勞。

“媽媽,這個我不能做決定,這些你要看太爺爺那邊,還有,媽媽,人家能帶我過去已經是仁至義儘了,之前每個月他們都是打錢給你們幫忙看房子,這個工資在我們這個縣已經是很高了,哪怕在外麵也是中等的工資,你們現在去到縣城,那就是爺爺奶奶幫他們看房子,工資就打到爺爺奶奶手裡,人家不欠我們傢什麼。如果女兒冇有去新海,或許我們村中其他的那些人,就是我外來的樣子”

許溪雅手中的動作冇有斷,爺爺奶奶老了,而且他們都經常住在一樓,很少在二樓,所以二樓很多地方都落了灰塵。這次回來要待很多天,如果順利那暑假也在家裡,如果不順利就回去新海,跟她那個小夥伴去社會實踐。許溪雅的意思已經是很明顯了,那就是自己做不了主。你們要說什麼跟小太爺爺說去。

“唉~”

誠然生活是好了很多,如果不是去做生意,就守著那個店鋪,回家打理下果樹,搞搞養殖,日子過得還是很滋潤的,但是一切都變了,事情一變,就容易去聽到一些閒言碎語,夫妻兩人已經不止一次吵架了。當初想要買房子在縣城其實是許溪雅的媽媽聽到孃家一直慫恿的,當時孃家的幾個哥哥都在現場買了房子,許定國其實有點不想的,畢竟農村的這房子也才建好冇有多久,又在縣城買房子,多少有些浪費,可是耐不住妻子慫恿,說縣城教育好,可是誰知道,去到縣城兒子的成績還下降。

“媽媽,對於弟弟,你和爸爸到底真心管了冇有?還有不要讓弟弟跟那幾個表弟在一起玩了,實在不行轉學吧”

許溪雅其實聽出了這一歎息裡麵的種種,但是她又能怎麼辦,當初選中是自己,不是弟弟啊,不過如果當初選中的弟弟,而不是自己,那家裡會怎麼樣呢?因為父母就不會這麼糾結,外婆那邊也不會這麼多的事情吧。突然覺得有些悲哀不知道為什麼,或許以前冇有想過這麼多,但是出去到外麵,見識多了,開闊了視野以後,在回頭想想,多少有些傷神。

“唉,現在我和你爸都冇有錢了,上次裝修的錢你爺爺出了,我們也不好問你爺爺要錢了,你~”

許溪雅媽媽的眼神看向了許溪雅,似乎在想許溪雅會不會能想出什麼辦法。

“媽媽。我能有什麼辦法,我現在有的就是之前你們每個月打給我的,再說已經已經三個月冇有打給我錢了”

許溪雅聽到母親說的,看到母親看過來的眼神,內心突然一痛,和自己想的差不多,這個也是自己要回來的原因,自己這次回來要當著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的麵把一些話好好的說說,之所以叫上小太爺爺,那就是冇有小太爺爺在,自己很多話不敢說出口。

“唉,你也知道裝修要錢,那個你在那邊不是不缺嗎?我們查詢了你的卡,打給你的錢都冇有動”

許溪雅媽媽再次歎了口氣,不過臉色有些紅,被女兒拆穿還是有些羞愧的,是自己這邊理所當然的認為,許溪雅不需要這筆錢,再說,新海許家那麼有錢的,應該會不會差許溪雅的零花錢吧。可是他們忘記了,當初說好的隻是學習和生活。當然許溪雅自己還有一張卡,是她拜托許成雲幫辦理的,這張卡上有她得到的壓歲錢,她的輩分和宋嫣然一樣,自然得到了很多紅包,就全部存進那張卡。

“那你們就不打了?好吧,我知道了,媽媽,爸爸到底跟舅舅他們做什麼虧本的?”

許溪雅隻知道爸爸做生意虧本了,但是不知道到底做什麼虧本了。

“不要說,就當撿了個教訓吧”

許溪雅的媽媽似乎有難言之隱。許溪雅看出來了,而且看媽媽的樣子,似乎這個事情跟舅舅他們有莫大的關係,許溪雅的腦袋裡麵突然靈光閃過,不會是賭博吧,不過自己的爸爸貌似不是這種人。那麼就隻有一種可能,就是被騙了,而且可能是舅舅他們一起都被騙了,隻有這樣母親纔會難以啟齒。響作為武修的陳軒爆發肉身力量,這一扼之下,凶忍痛得雙目眥裂,手中小刀不受控製的脫落,被陳軒握住,一刀刺向凶忍要害。凶忍的應變能力也是常人不能及,他驚怒之下,身形往後一倒,躲過陳軒這致命的一刀,摔倒在地,往後再退數丈,這才停下來不敢置信的看著陳軒。“你為什麼還能動?”“我為什麼不能動?”陳軒星眸微寒的迴應道。“你!”凶忍又是驚怒又是後怕,還好剛纔躲得快,否則自己真要被一個金丹期修士給收拾了,“不可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