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7章 請大姐賜教

26

處理。“謝局長,這一切都是誤會,我怎麼敢得罪陳宗師這等人物,您說對不對?”蔣天華露出諂媚的笑容,連忙迎了上來。他是省會大佬,但是在維安局這種國家力量麵前,連個屁都不是。“哼,既然你衝撞了陳先生,就趕快道歉賠罪!”謝國斌冷哼一聲道。“陳宗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蔣天華俯首躬身,態度要有多真誠就有多真誠。看到在省會叱詫風雲、不可一世的大佬,給一個二十餘歲的年輕人賠罪道歉,地產老闆鄭裕和女歌手鐘如豔都...轟隆隆隆!

受到恐怖的特異能量爆發影響,小巷兩邊的牆壁瞬間崩塌,地麵被帶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長達十二個小時的反追蹤和正麵戰鬥,陳軒第一次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嘉文這一劍,不好接!

這一刻陳軒不再保留,將體內無上仙氣運轉到了極致,雙手中的白色光焰熊熊燃燒,同時眼中的細碎金光瘋狂旋轉。

“死!”嘉文一聲怒喝,手中寶劍自上而下向陳軒斬落!

這一斬的速度,如果陳軒僅用肉眼,絕對看不清嘉文的斬擊。

但是在陳軒開啟透視神瞳之後,就算寶劍被熾烈的光芒包裹著,陳軒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寶劍即將斬落到陳軒天靈蓋之時,陳軒雙手合十,險而又險的按住了劍身。

無上仙氣和三級異能者的能量正麵對撞,濺射出道道火焰般的光華,四下肆虐激射。

但是陳軒的無上仙氣畢竟舉世無雙,嘉文的三級特異能量還是不夠看。

寶劍的光芒迅速黯淡下去。

“不可能!”嘉文驚叫出聲。

陳軒單憑一雙肉掌,竟然能接住他的使徒保羅之劍斬擊,而且還把這柄寶劍壓製住了!

震驚之下,嘉文抽回寶劍,以更淩厲更強橫的劍勢向陳軒劈斬而來。

而陳軒雙手彙聚仙氣,每一次都能毫髮無傷的格擋住嘉文的劍招。

嘉文越打越是心驚,他作為三級異能者,知道自己的使徒保羅之劍有多厲害,二級異能者在他麵前就是一劍一個。

甚至和他同級的異能強者,都不敢徒手接他劍招,必須用和使徒保羅之劍同級彆的武器接招。

而陳軒用雙掌接了多少劍招了?

甚至嘉文感覺這個華夏強者,還試圖打斷他的寶劍。

華夏什麼時候出來這樣一個,連他們米國異能者都難以應對的高手?

陳軒卻是一點都不想和嘉文浪費時間,因為他感應到另外三個異能者即將到達這條小巷。

其中單獨行動的那個異能者,就在小巷不遠處停了下來。

這讓陳軒感覺有些奇怪,為什麼那個異能者不直接過來給嘉文幫忙?

無論如何,陳軒都知道這場戰鬥必須速戰速決,因此他的雙掌越打越快。

嘉文從攻勢變為守勢,隻能不斷格擋陳軒的出掌。

“該死的,我怎麼可能輸給一個華夏小子!”嘉文怒不可遏,更多澎湃的能量注入寶劍,妄圖回擊陳軒。

但嘉文消耗大量特異能量,還是被陳軒壓著打,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甚至使徒保羅之劍上開始出現細微的裂痕。

陳軒勝券在握,一點也不給嘉文喘息的機會。

他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那種快感讓陳軒渴望更多鮮血,更多殺戮!

不過陳軒內心猛然一震,立刻察覺到不對勁。

雖然心底滋生邪氣,但他還不至於陷入瘋狂殺戮之中,變成毫無人性的殺戮狂魔。

有人在附近影響他的情緒!

陳軒很快就反應過來,肯定是那名在附近駐足不前的異能者。

“影響情緒的異能……到底是誰?”陳軒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若是再繼續被影響情緒,邪戾之氣徹底爆發,那他不用異能者出手,就會走火入魔,自取滅亡!

“給我斷!”陳軒沉聲喝道,右掌拍擊在嘉文的寶劍之上。

清脆的斷裂聲響起,使徒保羅之劍被陳軒一拍兩斷。

嘉文被陳軒的掌力震飛出去,摔在地上,斷成兩段的寶劍插在他的身邊。

“你竟敢打斷天父賜予我的寶劍……”嘉文雙目猩紅,神色癲狂,和之前優雅紳士的形象判若兩人。

陳軒可不管嘉文的寶劍是什麼來曆,他淩空打出兩道氣勁,就要取了嘉文性命,然後迅速轉移。

不過嘉文卻突然瘋狂的叫道:“天父啊,請原諒我的墮落!”

他話音一落,在被陳軒氣勁射中身體的同時,將斷劍插在胸口之上。

“啊啊啊!”

嘉文和斷劍之上,原本聖潔的光芒變成了一片黑色,緊接著一個背後長著黑色雙翅的惡魔形象,從黑芒之中飛出,手持斷劍以無法躲避的速度向陳軒刺殺過來。

陳軒感覺自己的身體,無形中被某種東西桎梏了千分之一秒,等他運轉仙氣掙脫桎梏之時,斷劍已經刺到陳軒的左肩上。

眼看躲避不及,陳軒隻能側身一閃,斷劍在左肩劃出一條血線,濃鬱的黑氣貪婪的往傷口裡麵鑽去。

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疼痛,陳軒全身仙氣立刻往左肩彙聚而去,將那些詭異黑氣全部驅除。

再看嘉文那邊,這個強大的三級異能者和他的寶劍,以及地上的聖經,全部被黑氣吞噬,空氣中還傳來低沉的桀桀笑聲。

眼看著黑氣和那個惡魔形象在空中慢慢消散,陳軒頭也不回的離開小巷。

另外兩個異能者,已經離陳軒不到五十米了。

單獨行動的異能者則至始至終,都冇有在陳軒麵前出現。

陳軒走出小巷,左右一掃,然後鑽進一個地鐵入口。

地鐵裡麪人流量非常大,陳軒進入之後,正好一節地鐵車廂的門打開,陳軒便走進車廂隨便找個位置站著。

兩個異能者隨之趕到,但他們無法確定陳軒在那截陳軒,隻能憑藉細微的能量殘留,感覺陳軒上了地鐵。

因此兩個異能者也進入另一節車廂之內,和陳軒距離三節車廂。

陳軒麵前是一個身材豐滿的高麗少婦,她和陳軒幾乎臉貼臉的站著,感受到陳軒雄渾的男子氣息,不由得霞飛雙頰。

不過陳軒卻根本冇看少婦,這讓少婦內心有點不爽。

不就是一個冇什麼經驗的男孩子,裝什麼高傲,若是嘗過少婦的滋味,肯定巴不得往她身上貼。

不過少婦卻感覺背後有一隻手,似乎在揩她的油。

“帥哥,我後麵有人非禮我,能不能幫幫忙?”少婦聲音柔膩的懇求道。

陳軒看了眼少婦背後的男子,是一個麵相凶惡的猥瑣男。

坐地鐵的其他人也發現猥瑣男時不時揩少婦的油,但是因為猥瑣男長得太凶,冇人敢見義勇為,都裝作看不見。

也冇人認為陳軒敢出手幫忙。

哢嚓!

陳軒二話不說,將猥瑣男偷摸的那隻手摺斷。足有二三十層樓高,帶給人極大的震撼感。此妖牛長著一對如同彎刀的牛角,而且看上去是用骨頭構造而成,十分怪異。“原來是一頭骨刀牛魔。”一個帝國女天纔看到妖牛全貌,反而鬆了一口氣,給眾人科普起來,“雖然骨刀牛魔名字聽起來很可怕,但這是一種性情溫和的食素妖獸,隻要我們不主動招惹它,它便不會攻擊我們。”聽完這個女武修的解釋,其他人就更加放鬆了。“聽說骨刀牛魔全身骨頭很重,連我們造化境武修都無法輕易撼動,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