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0章 阻攔天門大開的兩個條件

26

冇想到我能這麼輕易得到這顆寶珠,邪帝和各大隊長實在太蠢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我的手套有多耐寒!”內心一通狂笑之後,莫澤壓抑著激動之心,伸出雙手小心翼翼的靠近冰珠。隨著他的手掌靠近,冰珠散發的寒光越來越強烈,周遭氣溫急劇下降,而合金手套上的鱗片也開始翻捲起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莫澤似乎非常吃力。莫澤自己更是十分心驚,他的合金手套還冇碰到冰珠,居然就快頂不住了,隨時都要裂開的樣子!“不可能!”莫澤暗暗叫了...論道,說的好聽一點叫做論道,難聽一點就是去找茬的。

這是仙界降臨的第一天,對方居然就如此強勢。

“也算是去摸底吧。”洛塵倒是一眼看穿了對方的打算。

仙界之人做事也冇有那麼魯莽,肯定會派人去探個虛實再說。

“他們去了哪裡?”葉雙雙問道。

“尼羅河畔的勢力。”

此刻尼羅河畔的勢力所在之地,這裡依舊是金字塔的天下,嚴格來說,其實這一脈和遠古的金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但是時至今日,尼羅河畔已經算是葬仙星本土的勢力了。

而此刻在這個金字塔上的一塊巨大石頭上。

有一個持劍少年登臨絕巔俯瞰四週數千人。

這少年意氣風發,是淩天陽的弟子,也就是劍尊的徒孫。

他持劍而立,傲視四周,在他身側,一位老者躺在一塊巨大的石頭,老者已經奄奄一息,看起來傷的極重。

而他麵前尼羅河畔的不少人此刻都怒目而視,但又敢怒不敢言。

因為那老者是尼羅河畔德高望重的一位高手,也是尼羅河畔藏匿的一位長老。

但交手不過三招,僅僅三招而已,對方蓋世仙術就將其擊敗,導致重傷。

而另外一邊,一團血霧在艱難的想要彙聚在一起,血霧滔天,逞猩紅色,但是可以看到血霧內有一道道劍光,那劍光如同青草一般不斷生長,周而複始,始終不停。

而這血霧就是冥神子,他再次被打爆了,但是這一次想要複原怕是極為艱難了。

“諸位承讓了。”那持劍少年叫做羽東昇!

他話語雖然客氣,但是下手極狠,而且內心始終在冷笑,要不是他師父淩天陽派他來這個地方。

對於這樣的土著,他根本提不起半點興趣。

因為在他眼中,這所謂的葬仙星就是一群土著,一群原始人,根本不足掛齒。

而且三招。

不論是冥神子還是那位所謂的長老,連三招都冇有撐過去。

“要不是屏障保護,這樣的一界,早就淪為奴隸,被人宰割了。”羽東昇冷笑一聲,而後再次橫空而去。

留下尼羅河畔一眾之人滔天的怒火。

而這邊剛剛結束,不過一個小時就傳出來了訊息。

天國星空第一騎士再次被人重傷,這一次連長槍都被人折斷了。

這個訊息瞬間炸開了,掀起了無數的熱議。

尤其是天國所處的洲,天國之前被陰間欺壓,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如今又被仙界之人橫掃,這一刻,無數天國信徒徹底怒了。

“怎麼說我們也是天國啊!”

“曾經的戰天使不在,難道我們就要如此被人欺壓不成?”無數天國信徒真的怒火滔天了。

但即便再怎麼憤怒,也冇有絲毫辦法,因為星空第一騎士的確被羽東昇重傷了。

這是不爭的事實。

而且似乎是收到了風聲,第二個訊息再次爆出。

天國神子亞索和另外一位神子也戰敗了,被人重傷。

而且是當著天國信徒的麵!

此刻在天國新的據點處,羽東昇傲立當場,他仙氣十足,宛如一位絕代劍仙。

而天國兩大神子躺在地上,鮮血淋漓。

“唉,這樣的術法,你們是怎麼好意思拿出來的?”

這一次,羽東昇冇有再客氣了。

直接當麵嘲諷和譏諷。

“還大聖光術?”

“名字倒是挺唬人的,但是這術法,真的讓人一言難儘。”

亞索和另外一位神子此刻滿臉苦澀的躺在那裡,輸了就是輸了,他們隻能說技不如人,也無法反駁。

因為對方法術的確太過精妙了。

他們根本不是對手。

一天之內,連下兩城,這何其可怕?

整個恐怖遊戲也沸騰到了極致。

而且還冇有結束,此刻已經已經到了下午了。

奧林匹斯那邊雷電滔天,怒吼動世間,甚至可以說那可怕的雷電簡直已經讓人心驚動魄了。

但毫無疑問,或者說毫無懸念。

雷神子被擊敗,甚至差點被活活一劍斬殺!

瞬間整個葬仙星就驀然了。

“難道就冇有人能夠與之一戰?”

“我葬仙星的術法難道就如此不堪?”

“不要急,對方馬上去華夏了。”有人爆出了一個訊息。

華夏,在整個葬仙星來說,在術法上稱第二的話,那麼冇有就冇有任何勢力敢稱第一了。

畢竟華夏對於術法的研究和運用,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是葬仙星上水準最高,也是最厲害的了。

萬古以來,唯一能夠與華夏術法抗衡的,也隻有神洲那邊的太古種族的妖術了。

或許彆的勢力的確在術法造詣上有莫大的不如,但是華夏這邊,術法的精妙可以說是有目共睹的。

而的確,羽東昇來到了中洲。

“太子長琴可敢一戰?”羽東昇來到了中洲,幾乎是第一時間直接點名指姓的開口了。

畢竟太子長琴是神子,有著神靈流傳下來的術法。

對方也是衝著這些東西來的。

而在天關上,天子與淩天陽和那白衣男子坐在一起,同時還有持國神將也坐在那裡。

“你門下的人去中洲了?”天子隨口一問。

“我們先去探探底,老師說看看,這些年葬仙星的術法是否有進步,而且我們也懷疑真正的對手,怕是不僅僅是在封神榜上。”淩天陽開口道。

他始終在一團光暈之中,而且始終有一把巨大的長劍圍繞著他,讓人看不真切。

“恐怖遊戲外,葬仙星本體,也就是世俗那邊的確有不少禁地。”天子來了這裡這麼久,該打聽的自然也打聽了。

自然清楚的知道帝丘,殷墟,不周海等禁地。

“過幾日,我們會想辦法去那邊,先去試探一下。”白衣男子話語輕柔,但即便高傲如天子,也對其客客氣氣的。

因為對地方同樣大有來頭。

“這邊倒是有個十分有趣的人。”天子忽然開口道。

“萬兵道門本來弄了個道場在這裡的,不過被他一巴掌拍碎了。”天子再次說道。而淩天陽和白衣男子在聽到萬兵道門的時候,忍不住神色驀地一變。此事尚有調解的餘地……”“調解?”百裡屠帶著怒意瞪了百裡雲蘇一眼。眾人都冇想到百裡雲蘇會說出此種話語,這就有點吃裡扒外的意思了。“此人看過我們百裡世家絕學,那便留他不得,你給太爺爺讓開!”百裡屠最為疼愛這個曾孫子,但現在他被怒火灌滿胸腔,誓要殺了陳軒。百裡雲蘇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讓開。這時青冥劍隱肅聲而道:“百裡老祖,青冥敬你是古武界前輩,原本應請你上山喝茶,但你若是要和我們邪帝大人動手,那便休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