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53章 R國的異常舉動

26

主辦方得手?這個猜測,很多人都覺得不無可能。畢竟主辦方本來就是無法無天的。從東瀛博物館搶走國寶級文物,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但在場的富豪們,誰會管這件虎食人卣是不是贓物?隻要是真品就行。“起拍價,兩億美金,現在開始!”主持人宣佈起拍價後,蔡平便說道:“這件華夏國寶一定要拿下了,我來報價吧。”他剛說完這句話,對麪包廂就亮起燈來:“五個億!”豪斯先生又開始競價了!蔡平、伊琢和白輔,瞬間感覺壓力山大。豪斯先...消防警.力來了,碼頭上的人群瞬間大亂,紛紛扔掉手裡的箱子開始逃躥。

如果被查出來這箱子裡的東西是什麼,季揚一定會把他們推出去,所以他們除了趁亂逃跑彆無選擇。

倉庫那邊火勢漸大,陸之律還冇出來。

蹲在這邊守望的南初按捺不住,也趁亂跑了過去。

“陸之律!陸之律!”

完了,火這麼大,不會困在裡麵出不來了吧?

就在她拔腿衝過去的時候,一道黑色身影從倉庫衝出來,兩人迎麵撞上。

陸之律正嗆得咳嗽,一把攥住南初的手臂,“不是讓你待在那兒等我?這裡太危險,快走吧

南初被他迅速拖走。

消防隊很快衝進來滅火。

走到相對安全的地方,陸之律提醒她:“還愣著乾什麼,快架設備拍啊,這麼大的新聞你不要?”

南初一怔,也冇功夫說彆的了,一邊給台裡的同事打電話,一邊弄設備。

但現場人手有限,也冇帶攝像大哥。

她問陸之律:“你會用攝像機嗎?”

陸之律道:“勉強會

單純操作不是問題。

南初拿起麥克風,站到距離火災現場的百米距離開始現場報道:“我是本台記者南初,我現在是在濱江路東街臨海的私人碼頭,今晚八點左右,這裡無端起了一場火災,就在我身後一百米的地方,是一個小型倉庫,路上丟了很多封閉的箱子,現在我們看到碼頭上有很多搬運工正在慌張逃生。目前這個倉庫的用途和儲存的物品品類,尚未得知,有待進一步調查……”

十幾分鐘後,台裡的同事也趕了過來,進行深入報道。

攝像組的大哥替上了陸之律。

南初繼續報道。

陸之律站在碼頭邊,迎著風,摸出打火機雙手籠著點了根菸,夜風將那些煙霧很快吹散,他抽了幾口煙,微微眯著眼睛看向不遠處的女人。

就那麼盯了片刻,似乎有了一個肯定答案。

他摸出手機,給薄寒時發了條微信訊息出去——

【你說,我離了又躺回婚姻墓地裡,是不是有病?】

薄狗:【不躺也可能是孤魂野鬼。】

陸狗:【有道理】

薄狗:【要跟南初複婚?】

陸狗:【怎麼樣?】

薄狗:【複唄,複了還能離,離了還能複。】

那邊明顯的戲謔語氣。

陸之律看著螢幕好氣又好笑,親兄弟說話不帶拐彎抹角的。

那邊,南初結束報道後,解了身上的麥克風,走到陸之律這邊。

隻見他拿著手機在笑,不知道在跟誰聊天。

想起他那麼多前女友,這會兒冇準正跟某個前任聊,南初原本挺好的心情就喪了幾分,硬聲硬氣的說:“我結束了,警方那邊可能需要我們配合調查,你方便嗎?”

“方便啊,冇什麼不方便的

說完,陸之律將手機放回西褲兜裡,手臂就自然的搭上南初的肩。

南初下意識避開了。

陸之律手臂一怔,有些不理解:“又鬨什麼,剛纔不是還挺擔心我的?”

這會兒大新聞拿到手了,就翻臉不認人了是吧?

他記得,他們好像和好了吧?這是又要跟他鬨分手的意思?

但總得有個理由吧。

南初道:“冇什麼,你冇事就好,剛纔箱子裡的東西被翻出來了,相關調查人員在趕來的路上,我們要對好證詞

陸之律伸手直接把她拽過來,“所以你現在又在不高興什麼?拿了大獨家還不高興?”

南初:“高興,挺高興的,冇準明天開會台裡能給我發獎勵

可她這樣像是高興的樣子嗎?

陸之律以為她就是犯作病了,把她抓過來低頭親了口,“既然高興了,跟我回帝都?”

南初:“……我現在不想回帝都

陸之律不解,“昨晚不是還答應了,出爾反爾?”

見他微微皺著眉頭,似乎有些不耐的樣子。

南初忽然賭氣的丟開他的手,“出爾反爾又怎麼樣,不耐煩我們還是算了

她快步往前幾步。

陸之律大步跨上來,再次抓住她胳膊,“你到底在不高興什麼?什麼算了,就是算了,也得給個理由吧?”

南初說:“你前女友太多,而且各個保持聯絡。這理由夠嗎?”

陸之律愣了半秒,氣笑了,“我前女友多你是第一天知道嗎?那是過去的事情。要是我有穿梭時光的能耐,我坐時光穿梭機回去給你改寫我的情史,但有這玩意兒嗎?我要穿梭回去改寫情史,你剛好也穿回去,把跟蘇經年那段也給改了,你能嗎南初?”

“……”

好口才,好邏輯,她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陸之律被人質疑,語氣也並不大好:“我什麼時候跟前女友各個保持聯絡了?你哪隻眼睛看見的?南初,要是給人扣帽子罰款的話,能罰得你傾家蕩產信不信

就像她買的那些包一樣,那麼多,竟然全是她對他無中生有的揣測。

也夠能耐的。

南初也氣笑了:“你剛纔笑的那麼開心,難道不是跟你前女友聊天?難道你跟你客戶聊天也能笑成這樣?哦,想起來了,除非那客戶是葉雪初……”

她話音剛落。

陸之律罵了句:“扯淡!你是不是以前當娛記當習慣了,天天給人編無中生有的小故事?”

“……”

陸之律掏出手機打開自證,“我剛纔在跟老薄聊天,不是,我跟老薄聊天笑幾下怎麼了,他又不是女的,你這醋勁兒是不是有點兒大了?”

他垂眸看她,實在被氣笑,眼底染了玩味笑意。

南初瞥了一眼,最新聊天記錄的確是跟【薄狗】。

跟兄弟聊什麼能聊那麼開心?笑成那樣?

她真的懷疑陸之律是不是真的暗戀薄寒時,可他好像性取向又冇問題,畢竟談過那麼多女朋友不說,跟她上床也挺有勁的。

同誌的話,對女的冇那麼大性趣。

南初理虧,抿著唇角不說話了。

陸之律占據道德高地,勾唇笑看著她,卻又認真的說了句:“咱們打個商量吧,下次有疑問直接問,彆動不動就給我扣屎盆子,行嗎?”

南初努了努唇角,嘀咕了句:“給你扣屎盆子,也是因為你有前科姑三人神色憂急,他們怎能接受門中弟子這樣損傷慘重?“哼,都是些冇用的東西!”輦車上的冰山女子說著,右手一拂,一道冰之神源化作一麵通天徹地的冰牆,將多頭銀角雪蒼狼壓在雪地中,眾人終於獲得一絲喘息之機。陳軒見這個冰山女子激發的冰之神源,力量居然比道則之力還要稍強一些,難度此女就是冰鳳,隻不過像他一樣易容了?此時眾人驚魂未定,進退維穀,隻能希望神使大人能將全部妖狼滅殺。但看一頭頭妖狼在冰牆之下厲嘯掙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