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0章 網絡風向

26

,也是從對陳軒拿出十萬塊的震驚,轉為狂喜。班長拿出二百七十萬,請他們旅遊,這簡直天上掉下來的大好事啊!坐頭等艙,住五星級大酒店,吃各種豪華大餐,多少人這輩子能享受到一次?不能!華夏畢竟還是發展中國家,家庭經濟一般的人,占大多數。像嚴逸勳、皮曼曼這樣的富二代,在班裡也就幾位。祝子林這種家庭水平的占一半,下來就是家境比較貧寒的學生。陳軒和黃鬆則在底端。同時也是學生鄙視鏈的底端。不過今天因為身處鄙視鏈底...趙青正眉頭皺了皺,心裡雖然不太甘心,但蘇華新這麼說,趙青正也隻能把話先咽回去。

陶任華將蘇華新和趙青正兩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再次道,“這次涉及到幾個較為重要的正廳級崗位的乾部調整,咱們應該再多方征求意見,不能隨隨便便坐在辦公室裡拍腦袋,你們說是不是?”

金清輝第一時間附和,“陶書記您說的對。”

金清輝這會著實是欣喜不已,因為陶任華的態度讓他很意外,前兩天和陶任華彙報喬梁這個事時,他能感受到陶任華的態度較為冷淡,現在陶任華突然反對對喬梁進行調整,這讓金清輝意外之餘又怎能不欣喜?

拋卻喬梁這事,陶任華對這次的人事調整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組織人事工作曆來是一把手最重視的工作之一,陶任華自然也一樣,他這次調到江東來,之前在南都省的一些老部下很積極地表示願意跟他一起過來,不過一般的人陶任華懶得理會,但身邊的三兩個心腹,陶任華卻是打算調過來,一來他本來就有喜歡用自己人的傳統,二來將自己人調過來占據重要崗位,這是最直接最省事的辦法。

幾個人在陶任華辦公室討論了一會,因為上午各自都還有工作安排,尤其是陶任華和蘇華新上午都還有一場重要的活動要參加,所以幾人也冇就這事商議太久,大家心裡都清楚,這並不是簡單的一次碰頭會就能敲定下來的。

不過今天的第一次碰頭會多多少少有些虎頭蛇尾,至少對趙青正來說是如此,趙青正今天可是信心滿滿地以為能先將喬梁的事敲定下來,結果陶任華的態度讓他很是無語,直至離開陶任華的辦公室時,趙青正心裡還在琢磨著陶任華到底是怎麼想的。

金清輝也要一起離開時,卻是被陶任華臨時叫住,看了看已經離去的蘇華新和趙青正,陶任華親切地拍了拍金清輝的肩膀,笑道,“清輝同誌,我知道你對工作儘心儘力,你對喬梁的維護也是出於你對組織人事工作原則的堅持,我理解你,也支援你。”

金清輝道,“謝謝陶書記的理解和支援。”

陶任華笑嗬嗬道,“我支援你是應該的,組織人事部門關係到為我們的事業選拔人才的重要作用,有你這樣堅持原則的乾部擔任一把手,我心裡最放心不過。”

金清輝道,“陶書記,職責所在,都是我應該做的。”

陶任華笑了笑,“清輝同誌,你的覺悟很高哦。”

陶任華說完又道,“清輝同誌,你先去忙,回頭冇事可以多來我這轉轉。”

金清輝點點頭,和陶任華告辭後,隨即離去。

原地,陶任華看著金清輝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他對金清輝是有意拉攏,這是他必須要做的,特彆是當下蘇華新和趙青正明顯有聯手的架勢,那他就更需要金清輝的支援,否則他這個一把手還真有被架空的危險。

喬梁這事,之前金清輝同他彙報的時候,陶任華在知道喬梁是廖穀鋒的女婿後,對金清輝的態度迴應也就不怎麼積極,剛剛的舉動無疑是他彌補的措施。

而剛纔陶任華態度變化的關鍵,無疑跟那條簡訊有關,對方告訴他一個最新訊息,組織挽留廖穀鋒繼續留任,廖穀鋒考慮之後答應了,看到這條資訊,陶任華心裡那順水推舟的念頭立刻被壓了下去。

且不說陶任華單獨將金清輝留下來說了幾句拉攏示好的話,蘇華新和趙青正離開後,為了避嫌,趙青正冇有直接跟到蘇華新的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後,趙青正煩躁地抽出一根菸點著,在辦公室來回踱步,約莫等了幾分鐘,估摸著蘇華新已經回到旁邊的省府辦大樓的辦公室了,趙青正這纔拿起手機撥通了蘇華新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趙青正開口就道,“蘇領導,您說陶任華這是啥意思?這個時候他竟然冇有順水推舟同意對喬梁的調整,反倒支援金清輝,他陶任華難道心胸寬廣到瞭如此程度?”

當著蘇華新的麵,趙青正直呼陶任華的名字,甚至忘了明麵上保持對陶任華的尊重。

電話那頭,蘇華新眼睛微微一眯,笑道,“青正同誌,你彆急,下次開碰頭會的時候,再試探一下陶書記的態度,今天陶書記的表態,並不代表最後的結果。”

趙青正一臉無語,合著對喬梁的調整是他強力主張的,所以蘇華新對這事並不是那麼著急,雖然明知道蘇華新心裡邊是怎麼想的,但偏偏趙青正又不好發作出來,畢竟這次的事情是雙方一起在暗中勾兌的,同時暗中形成了聯盟,打算強力推動此次人事調整通過,但今天第一次碰頭會就不太順利,這讓趙青正心裡不免有些著急。

每臨大事有靜氣,趙青正何嘗不知道越是這時候越是不能亂了陣腳,但那混賬兒子屢屢從達關縣打來的電話卻是攪得他心神不寧,據說新上任的那位縣局局長彭白全已經開始在重新推動調查段玨意外死亡一案,而這背後顯然是來自喬梁的授意,所以不把喬梁調走,趙青正一刻也無法心安。

心裡有了破綻,做事也就冇辦法做到滴水不漏,趙青正很清楚自己現在如此急迫地表現出想把喬梁調走的想法,肯定會讓蘇華新這些人產生疑惑,但趙青正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

蘇華新這時又道,“青正同誌,咱們先沉住氣,事情要一步步推動,一口吃不成一個大胖子的。”

趙青正道,“蘇領導,我明白您的意思,隻是剛剛陶任華的表態,讓我心裡不太踏實。”

蘇華新笑道,“通過咱們的之前的試探和瞭解,陶書記並不是一個很強硬的人,所以你完全不用急,我剛剛說了,今天隻是第一次碰頭會,不代表最終的結果。”

趙青正皺了下眉頭,還冇等他開口,蘇華新的聲音再次傳來,“青正同誌,我呆會還要出去參加一個活動,這會怕是冇時間和你多聊了,回頭咱們私下聚的時候再聊。”

趙青正張了張口,隻能無奈點頭道,“那行,蘇領導您先去忙。”

電話這頭,蘇華新掛掉電話,目光有些玩味,他這會還真有些好奇趙青正為什麼會如此急迫地想要動喬梁,雖說他也曾經因為徐洪剛的事而看喬梁有些不爽,但他並冇有像趙青正表現出這麼迫切針對喬梁的意願,特彆是趙青正和喬梁過往應該冇太多接觸,而喬梁呆在縣裡更不可能乾出啥直接得罪趙青正的事來,所以這事還真就有些意思了。

“回頭還真得好好探究一下這裡頭有啥道道。”蘇華新把玩著手機,暗自嘀咕了一句。

且不說蘇華新心裡動起了一些小心思,同蘇華新打完電話的趙青正,此時臉色佈滿陰霾,心裡想著蘇華新終歸也不是很靠得住,他們畢竟隻是利益上的結盟,彼此都各懷鬼胎,又怎能徹底指望蘇華新?

沉思片刻,趙青正拿起手機給錢正打了過去,這時候還是自己手下的人好辦事,之前提前將錢正安排到關州市局擔任局長,還真是一個明智之舉。現在隻能讓錢正想辦法阻攔達關縣局往下查,按說一個市局想要拿捏縣局並不難,但壞還就壞在喬梁身上,喬梁這個縣書記同時還是市班子領導,完全可以擋住市局的施壓。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趙青正心裡默默說了一句。

達關縣,關海大酒店。

正泰集團和金鈦衛浴集團的簽約儀式正隆重舉行著,今天這場簽約儀式有市裡的一二把手同時出席見證,算是一場盛事。

簽約儀式上,郭興安和林鬆原都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對正泰集團和金鈦衛浴集團到達關縣投資表示歡迎,對此次項目成功簽約予以了高度肯定。

在項目簽約儀式結束後,郭興安單獨將喬梁叫到一旁,在他身旁,則是市秘書長洪本江。

郭興安來之前答應了洪本江,不管怎麼樣,他都得當著洪本江的麵做做樣子。

看出洪本江急切地想要開口詢問,郭興安給了洪本江一個眼神,示意洪本江稍安勿躁,然後親切地拍了拍喬梁的肩膀,笑道,“小喬,把你單獨叫到邊上也冇啥事,就是想問問洪秘書長弟弟的案子,辦得如何了?”

喬梁瞥了洪本江一眼,笑答,“郭書記,這案子一直都是縣紀律部門在辦,具體的辦案過程,我還真冇怎麼過問,現在我也不知道辦到哪一步了。”

洪本江當即嗬斥道,“喬梁,你說謊,縣紀律部門冇有你的指示,敢拖著案子不辦結?”

郭興安挑了挑眉頭,看著洪本江,帶著責怪的口吻道,“本江同誌,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喬梁同誌是達關縣的一把手,縣裡的工作,他不管做出什麼指示,那肯定都有他的考慮和原因。”麼演。”“我也冇拍過戲,你請教我恐怕冇什麼用。”陳軒含笑而道。風玥抿了下櫻唇,不忿的說道:“難道還去請教王璟言那個傢夥啊?你冇看他今天演得多爛,臉部表情、打鬥動作和台詞都很僵硬,感覺之前完全冇準備過。”“那傢夥確實演得爛,我看有他在,不管你怎麼努力,這部電影都不會取得好成績的。”陳軒想起王璟言的演技就想笑。“哎……”風玥輕輕歎了一口氣,“如果電影票房真的達不到預期,那我們家就要破產了,所以我一定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