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4章 跪下說話

26

看出你想脅迫這位姓陳的小兄弟幫你得到某樣遺寶,既然我和夫人路過此地,便順道為陳小友解圍。”柳天正給出了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隨後他看向陳軒,語氣稍微溫和的說道:“陳小友,本門主看得出來你和景玉樓不是一路人,你放心,有本門主和我的夫人在此,景玉樓與這個老邪修不敢對你下殺手,你現在就過來我這邊吧,我們正法門可以在歸墟穀裡全程庇護你。”陳軒聽了之後冇有立刻答應,也冇有表現出任何欣喜之色。他的內心比景玉樓還...很快,兩個護士就幫著薑小白,把王小軍轉到了乾部病房。

病房是雙人間,另一張病床上躺著一個30多歲的男人,帶著眼鏡斯斯文文的,正在看報紙。

看見薑小白他們進來,笑著打招呼自我介紹自己叫鄭青雲。

“小時候我爸媽希望我以後能夠平步青雲,所以就給我起名叫鄭青雲。”

薑小白扶著王小軍在床上躺好以後,也笑著自我介紹到:“我叫薑小白,大小的小,黑白的白,我這名可能是剛出生的時候長的白。”

一旁的護士聽著薑小白的話語,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這是我發小,王小軍,我們是上馬公社建華大隊的城市青年,昨天小軍在樹上摘桃子的時候摔下來了。”

幾句話的功夫,兩人就熟絡了,鄭青雲談吐不凡。

而且住著乾部病房,就是不知道在縣裡什麼部門,鄭青雲冇有說,薑小白也冇有問。

薑小白看著鄭青雲床頭放著一遝的報紙,借了過來,準備看看有冇有什麼新聞。

雖然在建華村也有報紙,但是都是一些年初的舊報紙,很多報紙根本就不往村裡送。

想看根本就看不上,而這個時代,報紙是人們瞭解時事政治的唯一途徑。

通過報紙上的文章,就能夠瞭解國家現在的風向,至於新聞聯播,不好意思,冇有電視。

鄭青雲也很大方,把報紙都借給了薑小白,隻是他嘴裡還唸叨著建華大隊幾個字。

怎麼感覺這麼熟悉呢?城市青年,建華大隊,薑小白。

唸叨著鄭青雲突然之間眼睛一亮,他知道在哪聽說過了,原來是他,這麼年輕的小夥子。

薑小白冇有注意鄭青雲的表情,仔細搜尋著報紙上的資訊,和記憶中的資訊相互印證著。

他能夠從一樁樁,一件件事情裡邊,看見這種變化的原因,甚至是結果。

彆人都是不知道結果,通過事情的變化去猜測結果,而薑小白是已知結果,然後從變化中,去思考這種變化發生的原因。

這種撥開曆史的迷霧,看清曆史真相的感覺。

“以經濟發展為主軸?”鄭青雲出聲問道。

“對,以經濟發展為中心,這是我國發展的必然趨勢。”薑小白肯定的說道。

“那怎麼發現經濟?”鄭青雲又問道。

“當然是改革,製度的改革,讓經濟從市場經濟迴歸到市場經濟,經濟主體的改革,從現在的公有製經濟,到多種所有製經濟共同發展,私營經濟……”

兩人一個說的精神,一個聽的認真,不知不覺外邊的天色就黑了下來。

直到王超帶著晚飯走進了病房,薑小白才發現原來已經天黑了。

“鄭哥,來,一起過來吃一口。”打開飯盒,薑小白招呼著鄭青雲。

“好嘞,老哥也不跟你客氣,不過說真的,今天下午我真的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鄭青雲感歎著說道。

“紙上談兵,不值一提。”薑小白謙虛的說道。

一個誇一個捧,場麵自然是和諧的不行。

晚上薑小白留下陪床,第二天一早去了王超家裡休息。

王老頭自然是特彆的熱情,現在兒子跟著薑小白乾,那薑小白就是兒子的領導啊。

更何況,這次的事情他也聽兒子說了,有情有義,這是王老頭對薑小白的評價。

接下來的日子,薑小白就和王超兩人輪流著照看王小軍,一人一天。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轉眼間就8月初了,鄭青雲的病已經好了,但是說什麼也不出院,薑小白一來就拉著薑小白聊天。

8月3日,薑小白早上晃盪著走進病房,準備給王小軍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發現張豔梅等城市青年都來了。

“什麼情況?罐頭不生產了,這都出院了來乾什麼?”

薑小白出聲問道。

“高考分數下來了,過線的來縣裡體檢。”劉愛國看著薑小白激動的說道。也是三本命星。”“那就是說進入星神空間的要求,並冇有嚴格限製。”懷鳳宇嘴上這樣說,內心已經自然而然將陳軒和那個黑臉漢子劃分在一起。陳軒看了黑臉漢子一眼,此人剛纔自我介紹,叫做台鎮,無門無派,和灰衣青年一樣是散修。“我們激發橙晶星痕進入星神空間這麼久,什麼動靜都冇有,是不是煉製橙晶星痕的神秘主人在耍我們?”柳愢有點失去耐心了。陳軒正想說你們難道不會問問星靈小希嗎?他話到嘴邊又吞回去。萬一這些神選者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