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5章 一人!鎮壓十五國!

26

我操你”景雲坤正要破口大罵,看著陳軒的手掌高高舉起,剩下的詞全都瞬間吞回肚子裡去。不過陳軒的巴掌還是毫不留情的落了下來。啪!這一巴掌更是抽得景雲坤劇痛無比。“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對二位不敬!”“今天我景雲坤給你陳軒,還有唐秋靈,鞠躬道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啊!”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神色之中,景雲坤此刻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正正經經給陳軒和唐秋靈鞠了個躬。唐秋靈又是噗嗤一笑。她感覺今天的笑容,都快...曾幾何時。

王敬安不可謂不是他王滄海的驕傲。

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的這一公認稱謂,更是讓他王滄海視作無儘自豪。

在他的設想中,再過十年,步入不惑的王敬安定然會開辟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藲夿尛裞網

即便無法將林家給踩下去,最起碼也能夠真正意義上地跟林家分庭抗禮,而不像過去那般隻是利用林家那‘迂腐’的原心理..才營造出看似分庭抗禮的表象來。

為此。

哪怕王敬安當時才二三十歲,他王滄海便是早早就將王敬安當成了繼承人去培養!

縱是說在葉辰橫空出世後,在葉辰是為林家子嗣的身世被披露出來後,王敬安跟對方的幾次交鋒都是以完敗收場,並且是一再被重創了心氣,被蒙上了心理陰影..

可王滄海都還不至於對王敬安的未來失去信心。

畢竟心氣可以回漲,陰影可以破除。

隻要能夠在跟葉辰的交鋒中扳回一局,以王敬安的心性所在,定然能夠實現!

然而。

今日見識到了傳說中的那位曠世妖孽後。

王滄海知道,他錯了!

想當然了!

都說窺一斑而知全豹,觀一葉而知秋。

從葉辰展示出的種種來看。

王敬安...跟對方明顯不在一個層次!

甚至是在他王滄海這閱人無數的大半輩子中,都找不出任何一個能在同樣年齡段可與之相媲美的存在!

通過剛纔的接觸,葉辰給他的感覺不像是三十來歲的初生牛犢,更像是那種曆經了風霜洗禮鉛華儘去的返濮老狐狸!

那種城府放在他們這些黃土埋半截的老不死身上,不足為奇。

可在一個年僅三十出頭的年輕人身上,那麼對於同齡階段中,無疑是降維打擊的存在,足以讓一切競爭對手絕望的存在啊!

相較之下。

所謂的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赫然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王敬安,談何去翻盤?

王家,又怎還有機會去踩下林家?

這一刹。

朝著王敬安問出那句‘可有他一半’後。

王滄海心中儘是悲涼與無力。

再看王敬安。

在老爺子的這一作問下。

怔愣之餘。

腦海中不由回憶起了葉辰先前的每一句用詞,每一個表情,每一出語氣,每一道眼神...

而後將自己代入進去。

換作自己在如此場閤中麵對著林家家主林朝陽——

自己的表現能有葉辰的一半嗎?

咕嚕..

王敬安蠕動了一下喉嚨。

那張帶著些許陰柔的俊俏麵孔徹底煞白。

彆說麵對林朝陽。

就算是麵對林風雪,他都無法做到葉辰那般從容,更彆說看似謙遜的背後牢牢掌握著話語主動權。

“爺爺,我...”王敬安喉嚨乾澀地掙紮道。

卻見王滄海搖了搖頭,“不怪你,換作是其他林家小輩,也不抵他的一半!”

“一個出身社會最底層的孤兒,他究竟..他究竟是如此做到這般的!”王敬安的眼神空洞起來。

“所以纔有了妖孽這個詞的出現!”王滄海道。

話罷。

再出深吐濁氣,“之前我多多少少都有所不甘地暗歎既生瑜何生亮,但現在看來,這六個字根本就無以構成!林家跟王家的宿敵之爭,已經結束了!”

王敬安冇說話。

雙手死死地抓著兩邊大腿。

用力過猛中,手背上的青筋也都已經冒了出來。

這時。

王滄海微微一轉頭。

看著曾讓自己無比驕傲自豪的孫子。

老唇再啟。

“或許..當個第二人也是不錯的選擇!”

“您老是想著讓我臣服於他?”王敬安顫聲道。

“相比起他攥著王家的命運去進行支配,相比起忍受著無儘侮辱卻又無力掙紮,臣服——無論對你還是對王家,都是最好的選擇!”王滄海道。

王敬安冇再說話。

腦海中的記憶片段不停地拚湊起來。

繼而猶如放電影似的放映起了過去與葉辰這個名字相關的種種。

如果...

如果當初他冇去江州找葉辰的話,現在是不是不會走到這一步?

但這一念頭剛一冒出便被他甩掉。

基於葉辰是為林家子嗣的這一背景。

如此結果,已然是註定的了。

區別隻是早與晚罷了。

———

———

林家四合院的宴會廳中。

將王滄海送出四合院後便不再浪費腦細胞去琢磨那一茬的葉辰在折返歸來後。

便看到紫禁七老正在逗著被陳一諾抱著的小傢夥。

與此同時。

抱著小傢夥的陳一諾也一臉的緊張。

甚至是雙腳都微微哆嗦著的。

畢竟就眼下正在經曆著的這種畫麵,那是她連做夢都不敢想的。

“小辰回來了!”

倏地。

看到折返回來的葉辰後。

小姑率先笑喊一聲。

下一刻。

以紫禁之主為首的紫禁七老齊刷刷轉頭看去。

“老總,幾位閣老,招呼不周,還往多多海涵!”

衝著那幾道投來的眼神。

葉辰泰然地連忙作聲。

麵對著這幾位執掌神州的超級巨擘。

彷彿看不出他有任何一絲的緊張之色。

不過說來這也得益於前世。

前世的他可是不止一次會見過紫禁廟堂中的巨擘們。

並且在那些巨擘退位後,彼此之間的往來同樣也是冇有落下過。

畢竟被譽為華國有史以來最具民族感以及最具大愛精神,而且不婚不育隻身一人的葉辰在前世的社會聲望以及影響力是極其之大的,一句‘隻要國家有需要,我隨時可以將所有一切奉獻出去’讓他不但獲得了億萬神州民眾的擁戴,同時更是讓高層為之動容。

雖然這種話他並不是第一個說的,但過去說那些話的人僅僅隻是說說而已,資本家的逐利烙印可是不曾缺失過,以致於不會有多少人會將資本家們掛在嘴邊的大義當一回事。

可葉辰則是完全不同,且不說他孤身一人冇什麼可留戀的,關鍵是在他的輝煌商途中,他一直都秉著無私與大愛,更重要的是在他首次進入華國富豪排名榜前十的第二天,他便簽下了逝世後捐獻一切資產的聲明書,再加上他所做出的慈善貢獻都是億萬民眾有目共睹,當這種種擺在眼前,對於葉辰隨時可以將所有一切奉獻出去的聲明,冇有任何人會質疑,有的隻會是聲望值的狂飆,包括紫禁方麵對他的態度也可想而知。

基於此,在前世的那些年裡,無慾無求一心隻是盼著華國能夠變得更好的葉辰見過的紫禁巨擘不在少數,而且但凡跟葉辰會麵過來往過的巨擘都是對他百般讚譽,所以..有著如此經曆的前世,如今又豈還至於會露怯啊!錢買藥就行,這樣錢到不了我手裡,你還不放心嗎?”陳軒立刻想出應對方法。滕小波猶豫了一下,覺得姐夫說的有道理,於是答應了。到了藥店,陳軒先買了製作香包的藥材,然後抽出七十塊買了一點治療傷勢的藥品。回到滕家小區後,陳軒先煎藥喝了,再製作香包。七十塊買的藥,對陳軒的傷勢作用微乎其微,但聊勝於無。起碼能稍稍緩和他的傷勢,每天不至於走幾步就頭暈目眩。做好香包後,陳軒便跟滕小波去菜市場買菜。出門前,滕小波給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