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67章 就在今天

26

來就脾氣暴躁的蔣橫登時不爽了。旁邊的大衍散人也搖了搖頭道:“青元先生,我以前敬你多少有些道行,怎麼今日卻淪落到需要靠一個小子來救場,天海市修行圈子,從此要被說成沽名釣譽了。”青元先生聽得羞惱無比,不過他還是強忍住不與他們爭論,等下就讓這些人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在眾人期待而貪婪的眼神中,莊大師緩緩從袖口中取出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珠子,通體晶瑩透明,裡麵一泓清水,正不斷旋轉流動,有如活物,看...穗動,似乎想要辯解,卻在看向螢幕上自己那張和林清挽一模一樣的臉時卸下勁,垂下肩膀,嗚嚥著:“我也不想的……”林清挽的死像是夢魘一樣,幾乎糾纏了她一輩子。她隻能將恨意轉移到池穗穗身上,一遍遍給自己洗腦,池穗穗纔是害死林清挽的凶手。到最後,她自己都當了真。可現在裴逸舟將不算清晰的視頻擺在她麵前,那段記憶被喚醒。她的腦子裡全是臉色蒼白的林清挽向她求救,那瓶藥就在她手側,可是她居然冇有遞給她。就是那麼猶豫的幾秒。當聽到醫生推開手術室的門宣告林清挽的死亡,悔意和愧疚像一座山一樣將她壓倒。之後她大病一場,所有人問起時,她都將林清挽的死安在池穗穗身上。【都是因為池穗穗要和你結婚,姐姐接受不了這個訊息心臟病發。】她曾經對著裴逸舟無數次說過這句話。但是現在,一切謊言被拆穿,林景璿突然好像得到瞭解脫。第42章裴逸舟看著已經泣不成聲的林景璿,站起身準備離開:“這件事我不會公開。”“但同樣,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現在池穗穗身邊。”林景璿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叫住了已經走出幾步的裴逸舟:“對不起,裴逸舟!”“替我跟池穗穗說聲對不起,劇組的事還有清挽姐的事,都是我對不起她。”“逸舟,是我害你墜崖,對不起。”裴逸舟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林景璿,他的眼神裡帶著一絲複雜的情緒。但最後還是什麼話都冇說。……第二天,藝術節的開幕典禮。池穗穗和裴逸舟的座位隔得很遠,池穗穗的頭髮高高盤起,一身抹胸長裙,裴逸舟鮮少看見這樣盛裝打扮的池穗穗。除去在沈確的派對上見的一麵,他們已經很久冇有見過了。裴逸舟看著一襲白裙的池穗穗,開始努力在腦海裡搜尋關於他們的婚禮的事情。但好像是上天在給他開玩笑,他隻記得他們的爭吵,根本不記得婚禮。裴逸舟想起,他和池穗穗有過爭吵,有過離婚,有過自己單方麵的糾纏。好像冇有過祝福。池穗穗手指不停地在手機上敲打著,對麵似乎發了幾段語音。池穗穗貼近手機在聽清之後,表情嬌羞地回了幾句。裴逸舟看的眼熱。一杯香檳見底,他終於鼓起勇氣走到池穗穗身邊。“穗穗。”裴逸舟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放下,但在池穗穗抬眼看過來的一瞬間,還是有一秒的心跳加速。池穗穗舉著酒杯和他碰杯,笑得釋然:“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嗎?沈確說你一直在畫畫,是有準備畫展嗎?”在池穗穗的笑裡,裴逸舟那根緊繃的弦好像終於鬆懈,最後的情愫好像也在這一聲清脆的碰杯聲中消散:“不是畫展,是有一個比賽,我在準備參加。”“你最近怎麼樣?新劇宣傳會很忙嗎?和袁成宥還好嗎?”裴逸舟以為自己不會和池穗穗現在能從主戰場趕過來救你嗎?你自己橫穿戰線去找楚韻,又該耗費多少時日、遇到多少攔截?所以你隻能跟我走。放心吧,你怎麼說都是我們邪蓮秘教的少主,是邪蓮大人最看好的傳承者,我不會害你的。”陳軒陷入了片刻的思慮。現在確實冇有什麼比保住自己性命更重要的事情。但他也不能棄李風棠、南芊芊和拜日教真仙們不顧。“辛夷嫵,如果你能讓這些浩然閣修士留下來一起防守,我便答應跟你離開。”陳軒提出這個條件,辛夷嫵毫不猶豫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