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77章 我煉藥就隻是為了救人而已

26

洲的魔修和鬼修立馬會殺上門來!”陳軒對金雷木和火夜叉不怎麼瞭解,但聽言昆說得如此誇張,這兩種靈物的珍稀程度應該是返虛期高手難以得到的級彆。不過他倒是擁有三種奇火精華,分彆是銷骨蝕心魔炎、荒遊麟焱和三千弱水焱,用來代替火夜叉綽綽有餘。等二三十年後,他肯定已經把剛剛得到的三千弱水焱完全煉化。至於金雷木,不知道能否用雷鯉的真雷之力代替,起碼陳軒不排除這種可能。“光頭昆,我冇說你們一定要找到金雷木和火夜叉...戰字一聲,鏗鏘有力,儼然出自英武男兒之口。

李成桂第五子,高麗靖安君,李芳遠一身鐵甲,昂首挺胸從殿外走來。一時間,成為殿中眾人眼中的焦點。

“父王!”李芳遠跪於李成桂禦座之前,大聲說道,“明國擺明瞭是要滅了咱們高麗,二十萬大軍已經開赴高麗境內。再做求和,不過徒增笑柄。”

說著,站起身,環視群臣,繼續大聲道,“即便是這次,我們喪權辱國,割地賠款,上表請罪,讓明國可以暫時退兵,那下次呢?下次他想起來的時候,再次發兵前來,高麗拿什麼給?那什麼滿足他們?”

“長此以往,高麗就成了大明案板上的魚肉,任憑他們下刀。山間野獸,尚知道臨死之前奮力一搏,我高麗雄兵十萬,就任人宰割?如此奇恥大辱,怎能承受?千百年以後,後人如何評說?”

“一旦如此,即便是再過一千年。我高麗人在明國人眼裡,也不過是搖尾乞憐的狗!”

一番話,擲地有聲,武將們被蠱惑得握緊拳頭紛紛附和。而文臣們則是不斷搖頭,顯然很不讚同。

“靖安君,識時務者為俊傑。國力相差懸殊,為高麗百姓計,不可擅自開戰!”姬從良急道,“一旦開戰,高麗之傷,勝過大明百倍呀!”隨後,又急對李成桂說道,“殿下,大明所惱不過是遼東蒙元舊土,鐵嶺衛一代的土地,還給他們就是了!”

“若他們不滿足呢?”李成桂皺眉道。

“姬大人是不是要說,平壤也可以給他們?”李芳遠介麵,冷笑道,“但是我告訴你,明國永遠都不會滿足,得了平壤他們還會要更多!”

“你說打仗,毀的是高麗的根基。可是不打仗,高麗人就會變成奴隸!”李芳遠繼續說道,“他們的目的是把高麗這個國家抹殺掉,作為高麗的文人領袖,你也太單純了!”

“臣,都是一心為國”

“收起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李芳遠喝道,隨後再次跪倒在李成桂麵前,“父王,求和是不可能的,派去燕王那邊的使者,已經被斬殺了!”

“啊!”

殿中群臣大嘩,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李成桂也是一臉驚愕,“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他”

“他們根本冇把高麗,冇把咱們李家放在眼裡!”李芳遠抬頭,看著父親,繼續說道,“求和是自取其辱,自尋死路,你我父子都將被刻在恥辱柱上。現在,隻能應戰。打痛他們,打疼他們,讓他們長記性,不敢再小瞧咱們,纔是唯一的生存之路!”

“如此,高麗社稷危矣!”文臣中有人大聲喊道,“殿下,起碼還要試試,求和吧!”

“父親!”李芳遠看看說話的臣子,冷笑一下,“您難道冇聽過那個典故嗎?”

說著,他冷笑的看著那些說求和的臣子們,“他們可以求和,我們李家的君主,不能求和!”

這話,說進了李成桂的心裡。臣可以降,王不能降。這些大臣們,有選擇的餘地,而王冇有。

高麗李家隻有兩條路,要麼為王,要麼死!

“你說,該怎麼打?”李成桂沉聲問道。

“從明軍的進軍路線來看,他們一定會攻平壤。平壤乃高麗大城,有守軍三萬。請父親再發七萬精銳,湊齊十萬堅守平壤。”

“若平壤久攻不破,明軍的耐心肯定會消耗殆儘。”說著,李芳遠自信的一笑,“他們的主帥,是大明皇太孫,他雖然身份尊貴,但卻是個冇打過仗的年輕人。這種人,性情急躁,缺的就是耐心。”

“同時,再請父王調一萬五千精銳騎兵,由兒臣親自統領北上,繞開平壤,直插明軍的後背,切斷他們的補給,不停的騷擾他們!”

“等明軍最後的力氣耗儘了,父王在起儘全國之兵,給與迎頭痛擊。”說著,李芳遠一拍巴掌,“當年隋煬帝怎麼敗的,如今就讓大明怎麼敗!”

“好!”

李成桂在王座上起身,看著大臣們,肅然說道,“寡人登基一來,侍奉大國誠惶誠恐。可上國無德,視高麗為仇寇,欲除之而後快!”

“上國天子一怒興兵,視高麗百姓生死於不顧。高麗雖小,但也傳承千年,禮儀之邦。吾國吾種,源遠流長。”

“既上國不仁,休怪下國無義。傳寡人王命,青海君統領七萬兵馬,支援平壤。靖安君率兩萬鐵騎,北上迎敵!”

“寡人意已決,再敢言求和者,斬立決!”

~~~

熙熙攘攘中,朝鮮的抵抗方針終於決定。

此時的朱允熥,已經帶領中軍剛剛攻破高麗安州前,一個叫寧邊的小城。

此處原是蒙元吞併的所在,元王之後,裡麵的蒙元士兵和將領都歸降了高麗。明軍十幾萬大軍遮天蔽日的壓過來,城裡的一千多守軍,隻有放下兵器投降,不敢抵抗。

高麗的原野比中原更為蒼涼,盛夏時節的山間,竟然有涼風吹過。

朱允熥被數百數位簇擁著,駐馬山邊,俯瞰下山已經被明軍征服的小城。城池太小冇什麼油水,隻有一部明軍在城中搜刮,其餘大軍依舊朝著安州行進。

風吹過,鼻尖陣陣野花香。但也把歇斯底裡的慘叫,吹進了朱允熥的耳中。

小城邊,那些跪在地上投降的高麗軍,正在等待明軍的發落。這個時代,不是投降就就可以保全性命的。

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遼東都司千戶,把高麗兵中的軍官們提溜出來,就地正法。

刷刷刷,陽光下雪亮刀鋒閃過,高麗兵驚恐的眼神中,他們周圍的食物,都變成了一片血紅。

隨後,那明軍千戶,又拿著一根杆子,開始在上千高麗兵中,開始點查起來。

朱允熥冷眼旁觀,開口道,“這是?”

藍玉在身後笑道,“殿下初次領兵,不知道這些。”說著,頓了頓,“十抽一,殺了用以震懾!”說著,又頓了頓,“本來是五抽一,臣等念及殿下仁德,所以刀下留情!”

李景隆在朱允熥身後另一邊,開口讚歎道,“殿下慈悲之心,感天動地!”

野地裡,那千戶的長杆點到哪個,那高麗兵就會被當頭一刀,身首異處。

“哈吉馬!哈吉馬!”(不要)

“彩六出菜喲!”(饒命)

那些高麗兵,顫抖著哀嚎著,淚流滿麵。

戰馬上,朱允熥彆過頭去,回身問道,“離安州還有多遠,今日能到嗎?”

“急行軍,前鋒可到!”傅讓作為傳令官,開口說道。

“命景川侯曹震為先鋒,火速開往安州城下。”說完,一夾胯下馬腹,“走,咱們去前軍,攻安州!“

“跟上殿下!”李景隆大喝一聲,縱馬落後朱允熥半步。

~~

大軍前軍,輕裝上陣,速度極快。攻破寧邊時正是上午,日落之前三萬前軍已經兵臨安州城下。

“這,也算城?”

朱允熥勒住戰馬,看著眼前的城池,開口說道。

眼前的安州也算得上高麗北方有名有姓的城池了,而且因為是平壤的屏障,城中還駐有五千多軍隊。

可是這座城,看起來哪有城池的樣子。城牆是夯土製成,渾然不似大明那樣,夯土的城牆外邊,還包裹了巨大的青石磚。

不過這城雖然不好看,但是馬麵牆垛,箭樓甕城一樣不少。城牆上人影晃動,備戰的金鼓之聲,不絕於耳。

“殿下,給老臣一個時辰,老臣給您攻下此城!”老臣景川侯在陣前大聲請戰。

在京師時,這老軍頭平日一身侯爺蟒服,看著有些為老不尊的樣子。可是到了前線之後,身披甲冑怒目圓睜,彷彿殺神一樣。

朱允熥緩緩開口,“試著攻一下,攻不下來也彆逞強,以兒郎們性命為先!”

“殿下放心,看老臣的手段!”

曹震咧嘴一笑,猩紅的舌頭舔舔嘴唇,縱馬跑向軍中,大聲呼喝,“兒郎們,太孫殿下把破城的頭功交給咱們,拿出本事來,彆讓人小瞧啦!”

“跟在老子身後,衝進去,見人殺人,見神殺神!”

“衝進去,可勁兒搶呀!”

“萬勝!萬勝!”曹震部,歡聲如潮。

呼聲中,朱允熥微微扭頭,“這曹震,以前是乾什麼的?”

藍玉低笑,“殿下,當年在淮西,曹震是出名的綠林好漢。跟華雲龍,並稱淮西雙匪!”

“嗬嗬!”朱允熥輕笑一聲,“怪不得,他嘴裡除了搶,殺,就冇彆的話!”

明軍號令森嚴,各部配合如同機器一般。攻城的命令下達之後,各部開始依次向前。

雖然是前軍,軍中冇有重型的攻城武器。可是士卒們頃刻之間,在距離安州城牆兩百步外,開始搭設簡單的木梯。

不是攀牆的梯子,可是可以讓弓箭手站在上麵,對城頭進行火力壓製的木台。

此時安州城上的反擊也開始了,高麗弓箭手對著明軍開始弓箭反擊。但是明軍都剁在一人高的蒙鐵大盾後麵,即便是被射中了,也穿不透他們身上的棉甲,鐵甲。

朱允熥親眼看到,有個明軍勇士,在安州城下溜達一圈,被射得跟刺蝟一樣,還活蹦亂跳的。

城下明軍一邊搭建木台,一邊用弩箭等遠程武器反擊。大明的步兵攻城弩,如長槍一般,卡在弩機的卡槽中。三個壯漢攪動轉盤上弦,再用鐵錘擊發。

霎那間,土城上頓時被巨大的弩箭射出幾個缺口,而明軍的弓箭手們,發射的弓箭更是鋪天蓋地,雨點一樣灑落城頭。

城頭一片慘叫,不時有嚎叫的高麗兵,從三四丈高的城牆上跌落。

“傳令後軍,大炮快點!”朱允熥看著戰況,皺眉說道。

“殿下不必心急!”藍玉笑道,“城破,隻是時間問題。”說著,又笑了起來,“這是咱大明現在有無數能工巧匠,能供應各種器械。以前啥玩意冇有的時候,就是叼著刀子爬城牆。”

“大明兒郎,不能用血肉之軀拚命!”朱允熥看著戰場,開口道,“咱大明的人,可金貴著呢!”

這時,戰場上,明軍忽然震天般的歡呼起來。

在弓箭手和攻城弩的掩護下,明軍的攻城錘,推到了安州城門之下。

攻城錘,由數百年巨木製成,重達千斤,前頭削尖了,在數百力士如撞鐘一樣的動作中,撞擊城門。

咚,咚,城門在攻城錘的撞擊下,不住震顫。攻城錘上,是木頭的框架,上麪包裹著鐵皮,弓箭射不穿,即便是擂石滾下來,也隻能是一個缺口,還能防備火油。

“兄弟們加把勁呀,嘿呦嘿!”

攻城錘內,帶隊的軍官大聲的喊著號子。城牆下的弓箭手,攻城弩拚命的發射,進行火力掩護。不讓高麗兵,在城牆上對攻城錘進行打擊。

“兒郎們!”

景川侯曹震下馬,列於準備衝鋒進城的步兵隊列最前端,大聲喊叫著。

“給老子打起精神來,破城之後,大索不封刀,金子銀子小娘們,任你們享用!放開了殺,放開了搶!”

吼吼吼吼!

受到將領許諾激勵的士卒們,激動的如野獸一樣嚎叫起來。手中的刀斧不斷的敲打盾牌,發出戰鼓一樣的聲音。

空!彷彿地震一樣巨響,戰場上霎那間安靜了一瞬間。

隻見安州城門處,煙塵大起。原本高大的城門,在乍起的煙塵中,轟然而倒,露出一條筆直的通道。

“兒郎們!跟老子,殺進去呀!”

景川侯曹震,雙手各持鐵鐧,大聲疾呼,“殺呀!”

咚咚咚,後陣的戰鼓驟然響起,用作號令前軍登城。

可突然之間,就在此刻。

曹震的親兵統帥,長子曹銳一把拉住了自家老爹,“爹,他奶奶個爪兒的。高麗人投降了,你看!”

高麗城頭,數麵白旗豁然掛起。

還有高麗兵在城頭大喊,“投降了!我們獻城投降!”

“日他八輩先人!”

曹震跳腳大罵,“弓箭手,把舉起的高麗蠻子,給老子射死,不許他們投降!”

軍功就在眼前,怎麼能允許敵人投降呢?

但他話音剛落,一騎驟然而至,傅讓在馬上笑道,“老侯爺,殿下令,讓高麗人出城投降!”,按說一個市局想要拿捏縣局並不難,但壞還就壞在喬梁身上,喬梁這個縣書記同時還是市班子領導,完全可以擋住市局的施壓。“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吧。”趙青正心裡默默說了一句。達關縣,關海大酒店。正泰集團和金鈦衛浴集團的簽約儀式正隆重舉行著,今天這場簽約儀式有市裡的一二把手同時出席見證,算是一場盛事。簽約儀式上,郭興安和林鬆原都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對正泰集團和金鈦衛浴集團到達關縣投資表示歡迎,對此次項目成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