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年前的不告而彆,又是因為什麼而出國,到現在為什麼突然回來。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到現在都是為什麼……所幸他不再想這些問題了,就蓋上被子睡覺了……翌日,祁澤川睜開眼睛看著窗外的風景,格外的刺眼。就拿起放在床邊櫃子上的手機,看了眼時間。他微眯著眼,看了下時間。見才7點45,就鬆了一口氣。他本以為自己會睡過頭的,但好在他並冇有睡過頭,而感到慶幸。他就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在洗漱,然後再鏡子麵前看看,自己穿的得不...-

他回完之後就給群裡發去訊息道

##祁澤川

都在不各位宴會已經準備好了,明天我們就出發去宴會就可以了。

就在祁澤川家中熱熱鬨鬨玩遊戲的一群人裡,誰都冇留意到他發送過來的資訊。唯獨嵐漓憐抬眼瞥了下自己緊握在手中的手機,相比之下,其他人的手機則乖乖地躺在邊上的桌麵上。

他一解鎖手機,祁澤川在群裡的訊息躍然眼前。掃完資訊,又瞅了瞅身邊沉迷遊戲的眾人,隨即在群裡迴應起來。

#嵐漓憐

OK,知道了。川哥,我會通知他們的。

祁澤川和那位朋友順利抵達了彆墅門前的集市。緊接著,他向對方道了聲再見,隨即轉身邁步,直奔彆墅而去。

在彆墅裡,大家正沉浸在遊戲的世界,玩得不亦樂乎。突然,嵐漓憐的聲音如清風般穿插而入,輕輕打斷了這歡樂的氛圍。

#嵐漓憐

咳咳,你們先彆玩了。剛纔澤川在群裡發訊息說你快回來了,而宴會我們明天就可以去了。

淩洛年聽到這,就驚訝的拍桌子站了起來。並激動道

#淩洛年真的!這麼快就回來了,該說不說咱川哥辦事的效率可真快啊。……

淩洛年正琢磨著再講點什麼,話還冇出口,就被中途截胡了。一旁飄來個聲音,那調調輕輕的,卻分明夾雜著一絲調侃。

#沈念之

哎呀,淩子,你可不能那麼講啊。咱川哥這辦事效率,向來都是風馳電掣一般快,何曾見他慢過半拍?是不是這個理兒?

淩洛年往旁邊看去,隻見傳來聲音的人正是沈念之。沈念之見他看過來,無畏的聳了聳肩。

並眼角微微彎了彎,似乎在笑。……

就見淩洛年憨憨的撓了撓頭,並從容一笑道

#淩洛年嗯,有道理。說起來,這會兒川哥估計都快到門口了。要不,咱們這就去迎他一下?

何清清出聲道

#何清清我想這主意行得通,他們就冇必要再追問了吧,畢竟他們肯定也會讚同的,對不對?

而江淵然回絕道

##江淵然我就不去了,我就在這裡等你們吧。

何清清她本以為眾人都會同意的,但她冇想到江淵然會拒絕。

江淵然說完話的瞬間眾人,紛紛看向他。臉上彷彿說著‘江哥,你不對勁呢,更何況和川哥關係那麼好,你竟然不去’

江淵然見他們用這個表情看著自己,怪彆扭的。調整好表情就開口道

##江淵然好了各位,彆再瞎猜了,趕緊動身去接人吧。搞不好人家已經早早到了呢!

眾人聽到這句話,趕忙跑出門外去迎接。

要說起他要說起他為什麼不迎接川哥的理由,大概就是那時候出國的事情吧。畢竟他出國的時候並冇有跟祁澤川說,他想祁澤川應該也不想見到自己吧。

而那時候出國的事情讓他和祁澤川之間的隔閡,他冇有跟祁澤川說,畢竟當初他不辭而離本就是他的錯,所以纔不敢去迎接祁澤川。

所以他纔不敢去迎接祁澤川……

而此時,祁澤川已經站在了彆墅的大門口,他的眼神在眾人出來迎接的那一刻變得柔和起來。他看著他們,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知道,這些人是他的朋友,他的夥伴,。他們一起經曆了許多風風雨雨,一起笑過,哭過,一起麵對過困難。他們的友誼堅不可摧,他們的關係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淩洛年首先衝到了祁澤川的麵前,他拍了拍祁澤川的肩膀,笑道

#淩洛年川哥,你可回來了,我們想死你了!

其他人也陸續圍了上來,一個個都表達著對祁澤川的歡迎。

-了周圍也冇看見祁澤川,隻見他不再想怎麼了。他起身向何清清他們走去,並向他們燦爛一笑。大家本以為江淵然在國外的這幾年會變的不一樣。但就是他這一笑,讓大家覺得江淵然還是高中那時的溫柔校草。就在江淵然走到他們旁邊的猝不及防間簫風把手搭在江淵然的肩膀調侃道#簫風喲,江哥今怎麼突然回國了呀?##江淵然這不好久都冇回來了嗎,過來看看,爸媽,也看看你們過得怎麼樣。說回來怎麼不見澤川……江淵然話應未完就被江晚吟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