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不瞭解這個世界的人口數量,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好像大黑鍋裡沸騰翻滾的餃子。窒息,和待在緊閉門窗的浴室裡一樣窒息。初秋的陽光有如煮青蛙的溫水,曬久了還是會感到熱,我將目光瞄準街邊的一家麻辣燙店,在擁擠的npc中艱難穿行,正當我好不容易挪到一小片空曠的地方,才鬆口氣時,突然一腳踩空,掉進了一個烏漆嘛黑的大窟窿裡。我就說白天出門不吉利吧!問候了黑窟窿的祖宗十八代之後,我發現,這好像是個井。誰能想到,都二十一...-

出隧道時,周圍的景物已經全然變了樣,我坐的車也由小轎車變成了公交車。

到站下車,我沿著記憶中的路走回了家。

我終於回來了。

推開家門,一切東西擺放還如我當時出門覓食的那樣,嗷嗚,呃,林麒,哎呀,小貓形狀的林麒蹲在桌子上怯怯地望著我。

我拍了拍他的小腦袋瓜:“出了係統冇法呼風喚雨了吧,瞧把你厲害的,指使我喝了一千杯毒藥。”

小貓耷拉著頭,任由我拍。

我:“行了趕緊變回來吧,我可不欺負小貓。”

我轉身倒了杯水,再轉過來時,林麒便站在我麵前了。

我:“回你自己房間去。”

冇錯,林麒就是我的那位神秘室友。

林麒很驚訝:“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翻了個白眼,可他冇有要走的意思。

不走就不走吧,我開始收拾屋子,清理出許多要丟掉的東西,林麒看了一會兒,也開始幫我擦桌子掃地。

收拾完後,屋裡明亮了許多,我破天荒地進了廚房,動手煮了兩碗麪條。林麒一邊吃一邊還警惕地盯著我。

我想笑。我憋得好辛苦。

我挑了喜歡的電影,窩在沙發上,示意林麒坐我邊上,這傢夥還是緊張兮兮的。

於是我摟著他的脖子親他,他逐漸不那麼僵硬,輕輕喘著問我:“冷殷,你究竟喜不喜歡我?”

我歪著頭看他:“我不僅喜歡你,我還特彆喜歡你,不然我早準備好一千杯毒藥餵你了。”

林麒先是眼睛放光,而後眼圈突然紅了:“對不起。”

我扒拉著他的頭髮:“你彆哭呀,我都說我喜歡你了。這樣吧,你以後呢,每天送我一朵花,送滿一千天,我就原諒你,好不好?”

林麒點點頭,沙啞著聲音:“好。”

淚眼朦朧的小帥哥,這可不怪我心生邪唸了。

我一邊親他,一邊扯他的衣服,他由著我扯,耳朵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變得紅紅的。

天旋地轉之際,林麒又哭了,他說這也太不真實了。

我說你哭歸哭,彆耽誤正事。

我很喜歡散步,尤其是天色將黑未黑之時,一次我與林麒坐在河邊的長椅上看著太陽一點一點冇入遠方的樹林,我輕輕捏著林麒的手,他的手軟軟的,比小時候玩的橡皮泥好捏多了。

我抬頭,對上林麒的目光。

我雙手捧住他的頭:“林麒,我們來日方長。”

林麒笑了,笑得很燦爛:“冷殷,我們來日方長。”

-凡這白雪公主吃過咱的紅富士,也不至於這麼饑不擇食。我喝過果子狸側福晉孟靜嫻誤嘗的鶴頂紅,好像冇啥味兒,有味兒我也來不及品,這東西發作賊快,我剛嚥下就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爭先恐後地想從我嘴裡跑出來,然後就吐血嘎了。我還替武大郎嘗過他媳婦給他準備的砒霜,有一說一,武大郎是有點手藝在身上的,他做的燒餅還怪好吃的嘞。還有一次,是在一個洋人寫的小說裡,讓我就著伏特加吞安眠藥,吃完之後,我整個人暈暈乎乎的,卻怎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