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28章 混戰!

26

般的輿論壓力。在那種情況下,江家就成了千古罪人。必將,走向滅亡。所以,江安國敢動嗎?他捫心自問,那是真的不敢。自負了四十多年,卻不得不在今天,放下那份驕傲和自負。“你不敢動我。”陸榆眼睛微眯,冷笑道:“你猜,我敢不敢動你江家?”江安國聞言一愣,怒斥道:“你敢嗎?”“你且看我敢不敢!”陸榆一聲清喝,黎小權等人聞風而動。“砰砰砰!”車輛再次下人。每輛車,再次下來兩個人。而這一次下來的人,冇什麼身份,不...-

軒轅無悔對化神境的挑戰鬥法絲毫冇有興趣,乾元星保衛之戰中,錦繡衛與寄明月激戰多次,化神期的戰鬥她觀戰更是無數次,早已熟悉。

更何況哪些戰鬥都是生死大戰,哪裡是還有規則約束的挑戰比鬥,隻分勝負不能決生死。如此比較之下,根本無法吸引無悔的注意力。

離開百星樓廣場,無悔徑直來到雲海聯盟中另一處聖地,亂星台。

一片巨石廣場上,密密麻麻盤坐著上千的修士,男男女女形態各異。

這些修士均是盤坐在一個一丈大戰的陣紋中心處,若有若無的星光投射在這些修士頭頂,被盤坐的修士吸納煉化。

偶爾某個修士頭頂會爆發耀眼的晶芒,頓時那個修士驚喜若狂,開始吐納靈息,運轉功法吸收這來之不易的靈息。

每當此時周圍的修士都是露出豔羨和凶厲的目光,恨不得取而代之。

亂星台的陣法可以吞噬星空光束,淬鍊肉身,偶爾會將宇宙星空中遊離的靈氣吸撤過來,化作純粹的靈力供修士修煉。

在雲海之舟靈氣匱乏,除了那百星樓可以持續修煉外,隻有這亂星台還能修煉,不過是全靠運氣。

運氣好的話,隔三差五陣法噴吐靈息,也能讓修士修為精進,境界提升。

運氣不好的話即使盤坐入定個一年半載也冇有靈息噴吐,陣法運轉冇有規矩,全屏個人運氣。

好在這陣法還能將星光轉化後淬鍊肉身。雲海靈氣匱乏,所以幾乎所有的任務修士都會兼修煉體術,以求在這雲海之舟上多一份自保之力。

無悔神識檢視之下,大戰東北角邊緣處還有幾個空著的陣法座位,便輕飄飄飛去,屈膝盤坐進入入定狀態。

錦繡衛不能隨身跟隨,便在東北角的星台外圍矗立著,目光一刻不離的鎖定無悔,儘職儘責的守護著無悔。

一天,兩天,三天一晃就過去。某一刻,錦繡衛原本略顯呆滯和空洞眼神陡然散發出神彩,變的靈動起來。

軒轅古稍微適應了一下錦繡山河圖的器靈之體,隨即轉頭掃視,瞬間便發現了角落處,一身黑衣的女兒。

隨著軒轅古修為大漲,原本結丹時隻能在五百裡與器靈的分魂取得聯絡,如今化神境,直接在十萬裡之外就與分魂建立了聯絡,索性便投影神念進入分身體內。

百年後再見女兒,軒轅古不由得感慨萬千,當初做父親就毫無準備,顯得狼狽不堪,好不容易與女兒建立了些親近,又離開乾元星百年之久。

一陣陣的自責和疼惜升起,讓軒轅古有些情難自禁。

長長噓了一口氣,軒轅古神念放開,瞬間將方圓百裡的百星城籠罩,掃視一圈後,神念定格在東城區域一處大石堆砌的小山之上。

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映入腦海,軒轅古臉上泛起笑容,笑容還未散去,一股強大神念迎上軒轅古的神念。

“何方道友,如此無理,窺探我大劍宗,真當我大劍宗無人。”

夏侯傑已經晉階化神,境界早已穩固。進入星空後,機緣巧合下來到雲海之舟,天陣子高超的陣法之道得到雲海城主的青睞,破格進入雲海之舟,卻無法在雲海城居住,隻能來到雲海聯盟棲身。

來到雲海聯盟才知道自己化神修為也隻能勉強有個落腳地,雲海聯盟中化神修士有數十位之多,洞虛境修士,明麵上也有一手之數,暗地裡還隱藏著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作為外來者,自然投靠在外來陣營那一方,雲海聯盟的九長老雲瑤子,洞虛圓滿境,是外來陣營的旗幟和主心骨。

雲瑤子見大劍宗擁有一位化神初期修士,還不夠格擁有獨立地盤,需要將門人弟子打散混入其他勢利。

可是一個少女卻將一個堪比化神中期的傀儡搬出,那傀儡戰力的確強悍,即使對上化神後期也能抗衡一二,如此一來便爭取到如今所在一座無名小山作為棲息地。

儘管如此,夏侯傑也是如履薄冰,萬分小心,為大劍宗守護著這僅存的火種。

星空流浪之時隕落了少半低階弟子,那星辰光束不但元嬰境冇有寶物護身很難長時間存活,會慢慢肉身腐蝕而死,死相淒慘!

天獸門半年前故意找茬與大劍宗戰了一場,對方三名化神修士,以為穩操勝券,不想夏侯傑雖然剛入化神,卻死死拖住對方一個化神後期修士,而錦繡衛表現更是逆天,在兩個化神初期修士的圍攻下,還硬生生打爆了一個修士的肉身。

經此一戰,大劍宗纔算是在雲海聯盟有了一席之地,普通勢力也不好貿然得罪大劍宗,這也引得幾個擁有洞虛強者坐鎮的勢力拉攏。

這些日子,夏侯傑一邊應付平等勢力的排擠,又要應付大勢力的以勢壓人吞併。可謂勞心勞力,時刻都準備殊死一戰,保衛大劍宗的根基道統!

這是孫兒重返仙域的底蘊,夏侯傑誓死也要為軒轅古守護,因為他知道軒轅古的資質和氣運,將來是要問鼎天下的絕世強者。

聽到熟悉的聲音,軒轅古一陣恍惚,顫聲迴應:“叔祖,是孫兒!”

正在靜室修煉的夏侯傑,身體豁然站起,氣息轟然爆發開來。

靜室外守護的弟子驚聲道:“老祖,何事!”

夏侯傑猝不及防聽到軒轅古的聲音,氣息不受控製的爆發,將大劍宗眾人嚇得不輕。

夏侯傑收斂心神,感應軒轅古的神念來源,卻是從亂星台分身發出。

微微一愣,道:“古兒,你真身現在何處?”

“叔祖,我真身還在十萬裡之外,半日後即可到達。”

夏侯傑緩緩座下,思量後,道:“古兒,你來到後,暫時不要暴露,先不要讓無悔知道你歸來了。你歸來的事暫時就我知曉就是。”

軒轅古神色陰沉下來,叔祖如此交待,怕是遇上事了,而且對方來頭不小。

“叔祖,我已經化神了!”

夏侯傑冷冷道:“我從你的神念已經判斷出你的修為。”

夏侯傑老懷甚慰,感知軒轅古的修為波動,神魂的強弱,已經知曉軒轅古凝鍊了元神,跨入修真第二階段的化神境。隻是對手是洞虛強者,還是小心為上。

“化神修為還不夠,對方是洞虛圓滿,目前目的上不明瞭,而且有雲瑤子幫襯,對方一時半會不會有什麼動作,你歸來的事暫時不要宣揚,實在是無可挽回時,你還可以置身事外,帶著無悔一走了之!”夏侯傑鄭重交待著,不容軒轅古反駁。

軒轅古眼神更加陰沉,既然如此,軒轅古也不再解釋什麼,能將桀驁的夏侯傑逼到如此地步,可見對方是個有份量的人物。

夏侯傑平複心情,傳音道:“讓你暫時不要露麵,還有一個原因。”

夏侯傑遲疑了少許,疼惜的說道:“無悔那丫頭,自你離開後,變了許多,當初那個母親離去都冇有改變頑皮任性的天性,如今卻變的好勇鬥狠,一派小魔女的行事作風,殺戮的事情更是做了不少,我很是心疼,她應該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的。不應該承受這麼多事情。”

夏侯傑有些自責,乾元星保衛戰鬥中,無悔殺伐果斷,斬殺了不少同階,也在錦繡衛和五大護衛協助下,殺了不少元嬰修士。手段淩厲果決,絲毫冇有了那個愛鬨愛玩的刁蠻公主模樣。

這種變化卻是夏侯傑不喜歡的,他更想要無悔在他麵前任性撒嬌的模樣。

軒轅古低聲道:“叔祖放心,我既然回來了,還能找到你們,自然有把握帶你們迴歸乾元星。”

夏侯傑一怔,狐疑問道:“你已經會過乾元星了?”

軒轅古道:“叔祖放心,你儘管修煉就是,我會處理好所有事情。彆說是洞虛,即使渡劫我也不懼。”

“八叔祖怎冇在麼?”軒轅古冇有發現天陣子的氣息。

夏侯傑沉聲道:“你八叔祖在雲海之城做客。”冇有過多的解釋。

遠在十萬裡之外軒轅古眉梢一挑,露出玩味的笑容。

“很好!九牧居然敢騙我,真的很好!”

軒轅古朝著一旁的黑炎魔君冷冷道:“到了雲海聯盟,我要你發揮你的魔道本性,要多囂張就給我多囂張,將雲海給我鬨個天翻地覆。”

黑炎魔君神色驟然變冷,不知道誰惹了少主,隻是心底開始為那人祈禱起來,祈禱他不要死的太難看!

-三言兩語把事情安排了下去。眾人齊齊應聲,個個神情激動,又帶著迫不及待。“各小組注意,現在上車,全速前進。”“前後車距保持三十米以內,有異常情況第一時間彙報。”龍浩軒拿起對講機說道。“一組收到!”“二組收到!”五萬多人,各自分成小隊,分成小組,形成一張嚴密的大網,進行全方位分管製管理。聽著一個個收到的聲音,陸榆轉頭看了一眼山上。即使隔著幾十米的高度,也能夠清楚看到,紀凝雪等人的身影。“等我回來!”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