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晚自習

26

物入眠,後來藥物都不起作用,我睡覺見不得一點光,聽不得一點聲音,我已經很久冇睡過好覺了,所以,你明白了吧?”肖琳點點頭,識趣的冇有吵林序秋睡覺。十分鐘的課間一晃而過,林序秋很快調整狀態準備上課。窗外的太陽光直直的照射進來,光打在林序秋身上,夏季的太陽如此毒辣,即使是室內開了空調,林序秋依舊熱的煩躁。“不想上課啊,不過第一天冇有發書,應該隻是讓我們看暑假作業,還不用被知識填充大腦。”林序秋將暑假作業...-

一頓飯在歡聲笑語中吃完,起碼在肖琳來看是這樣的。

“謝謝阿姨,阿姨辛苦了。”肖琳笑著和劉玉琴道謝。

劉玉琴點了點頭就開始收拾東西,林序秋瞭然的拉著肖琳回班。

整個天空都已經暗沉下來,因為是老樓,這個樓的年紀可以說比林序秋爺爺的年齡還大,在她爺爺在這上學的時候這棟樓就在這裡了。送飯來吃的人不多,現在吃完飯回來的人也少,整個高二教學樓顯得有些恐怖。

“我想上廁所。”林序秋至從到了高中就感覺自己好像已經到了老年階段,睡眠時間少,還會尿頻尿急,可謂苦不堪言。

“我陪你去,走走走。”肖琳見時間還早,毫不猶豫的拉著林序秋就往廁所走。

廁所裡麵的坑位很少,等著吃飯時間來上廁所的人很多,滄州的麵積在W這個大市也不算小,但由於地理位置,整個區的經濟情況尤其差,不知道是不是由於是老校的原因,學校的廁所是蹲坑,不同於大城市的廁所是一個個隔間,倉子二中的廁所冇有門,上廁所時女生們為了避免尷尬,總是會拉上一兩個朋友一起去上廁所。

但這也都與林序秋無關,從小生活在這倉子這個小縣城裡,她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廁所,在課間上廁所,有些心地善良的女生也會主動幫其他上廁所的女生遮擋,所以說其實林序秋真正感到羞恥的時候不多。

“我的媽啊,這個時間段拉屎的人真多,好臭啊。”肖琳用手捂住口鼻,一臉的嫌棄,“你快上,我們趕緊回去,我幫你擋著。”

謝天謝地還有一個隔間,因為廁所的空間很小,垃圾簍放在裡麵,總有些性格惡劣的學生故意將垃圾簍踹翻,林序秋忍著噁心上完廁所,兩人一起衝出廁所洗手。

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哎喲,我真是受不了這個破學校,什麼時候能把破教學樓和破廁所修一修,真是受不了,廁所還非要建在我們教室旁邊,我上課都不敢開窗,味太沖了!”

肖琳做著怪像,手舞足蹈的說著學校的壞話,林序秋點著頭表示讚同。

“還有,還有,廁所門都冇有,每次上廁所總有些人和變態一樣盯著彆人看,我真是服了!”

兩人剛走到教室門口,就見梅泉坐在講台上,兩人趕緊噤聲。

坐到座位上,肖琳筆速飛快的寫了一張紙條丟到了林序秋位置上。

(我服了啊,這麼早跑來乾什麼,真是有病)

(能怎麼辦,還有一學期呢,習慣就好)

兩人傳紙條傳的正開心,廣播嘈雜的聲音突然響起,猶如平地驚雷一般,嚇了兩人一跳。

“喂喂,還冇進教室的同學趕緊進教室!”廣播裡想起了林序秋熟悉的聲音,再次聽到熟悉的聲音,林序秋的呼吸急促起來,好像又回到了可以稱之為噩夢的那一天。

“你們是來上學,不是來玩的,規矩還要再講一遍嗎?”

聲音足見講話的人生氣。

(這不是馬軍的聲音嗎?他怎麼乾廣播了。)

(他升官了,現在是年級主任。)

“現在是高二關鍵時刻,有些同學啊,不要我說你,看看自己的成績成什麼樣子了還有心思玩,趕緊回教室複習!”

廣播聲關閉,整個教室吵了起來。

“你聽見他說的話了嗎?姐妹,我們是來學規矩的~”

“哈哈哈,他是麽麽嗎?"

肖琳正想說話,林序秋趕緊拉住她,指了指梅泉。

就見梅泉整個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猛的一拍桌。

“笑什麼笑,很好笑嗎?本來是要看電影的,既然都這麼開心了,我看也不用看了,上課!”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啊了一聲,痛苦的翻找起暑假作業。

講台上老師講的天花亂墜,底下同學玩的興高采烈。

就像童年玩的遊戲木頭人一樣,等梅泉一轉身,天上的紙飛機亂飛。

肖琳和另一個同桌哈哈大笑的聊起來,林序秋看著班裡的樣子皺著眉頭。

整個班真的是實驗班嗎?林序秋有些懷疑。

輕輕的扯了一下肖琳的衣角,林序秋問道:“你之前在他班上的時候,他帶的班怎麼樣?”

肖琳將一把零食遞到林序秋手裡,“一般般吧,實驗班的老師不也交普通班嘛,就是學生的不同而已。”

林序秋看了看講台上的老師,趁著不注意將零食一把塞進嘴裡,讚同的點了點頭。

“好,課就上到這裡,我要去開會,你們安靜的看暑假作業,我監控開著,到時候我要看的。”梅泉收拾好東西就準備去開會,還不忘警告一下班上的同學,“我不希望開學第一天就聽見我們五班不好的傳聞。”

腳步聲漸漸變輕,吳鑫將頭伸出門外觀望片刻,將頭收回來說道:“走了!”

剛剛還安靜的班級頓時鬨翻了天,學生們開始互相打招呼認識,暢所欲言。

由於高二的教室很小,人有很多,所以是三個人一桌,肖琳拉著另一個同桌的手,正準備介紹兩個人認識,就見餘微將餅乾遞給林序秋。

“嗨,好久不見。"餘微眉開眼笑,遇見了熟人開心的不行。

還冇等倆人敘舊,前麵的兩個人就轉了過來。

潘瑤瑤一年無奈的看著林序秋:”這麼長時間,你還冇發現坐在這裡的人是我嗎?”

林序秋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不好意啥,確實冇發現。”

黎時杏不滿的哼了一聲,放了顆糖在林序秋桌上:”他們可能跟你隔得時間長了,你認不出來,我上學期可是坐你前麵誒,我你都冇認出來,氣死我了!”

教室裡敘舊的人很多,幾人並不顯得突兀。

打完招呼,幾人就轉過頭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

林序秋盯著暑假作業看,表麵上很認真,但你仔細一看,她雙目無神,很顯然,她在發呆。

像是想到很重要的事,林序秋開始扒拉起書包,終於找到了幾個冇用的作業本,撕下幾張紙,擰了擰眉,寫到:忘記問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林序秋,‘時維九月,,序屬三秋’的林序秋。

寫完小心的遞到肖琳的桌上,又盯著暑假作業發起了呆。

她會告訴我名字嗎?會想和我做朋友嗎?我這麼無聊,可能就是不得不假裝和我玩吧。

紙條很快就傳了回來:我叫肖琳,你的名字很好聽,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叫肖琳,我爸給我取得。

你的名字也很好聽,我的名字是我爺爺給我取得,我也很喜歡,但是他去世了。

見肖琳半天冇有回覆,林序秋有些懊惱,我果然不會聊天,她是不是不想理我了。

就在林序秋還在糾結的時候,紙條傳了回來:你爺爺真愛你,你的夢想是什麼?

林序秋愣了,其實她冇想過夢想,冇想過未來,她每天就是讀書而已,她也就隻會讀書而已,她什麼才藝都冇有,性格內向,也冇什麼讓人喜歡的地方,就連自己的爸爸媽媽也更偏愛妹妹一些,世界上隻有爺爺奶奶在乎自己,自己也隻有奶奶了。

-驚雷一般,嚇了兩人一跳。“喂喂,還冇進教室的同學趕緊進教室!”廣播裡想起了林序秋熟悉的聲音,再次聽到熟悉的聲音,林序秋的呼吸急促起來,好像又回到了可以稱之為噩夢的那一天。“你們是來上學,不是來玩的,規矩還要再講一遍嗎?”聲音足見講話的人生氣。(這不是馬軍的聲音嗎?他怎麼乾廣播了。)(他升官了,現在是年級主任。)“現在是高二關鍵時刻,有些同學啊,不要我說你,看看自己的成績成什麼樣子了還有心思玩,趕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