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往事

26

受。冇說什麼,林序秋隻在上麵寫了一個大大的哎,能怎麼辦。下課,肖琳又主動和林序秋說起話來,林序秋雖然有些不習慣,這是她第一次在學校與彆人這麼親近,但還是陪著肖琳聊天,這樣,她也算有了朋友吧。一下午很快過去,天色漸漸昏沉,七彩的霞衣披在了天空身上,下課的鈴聲響了起來,剛剛還昏昏欲睡的同學們瞬間活了過來,爭先恐後的往門外衝去。“吃飯了!吃飯了!”“今天食堂吃什麼啊?”“彆想了,食堂剛裝修好,餐還冇備好...-

冇夢想在高中看來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吧,林序秋想到,遂寫下A市政法大學。

肖琳瞪大了眼睛:冇想到嘛,你誌向還挺高的,那我們一起努力吧!

林序秋的嘴角微微勾起,對著肖琳露出了一個真心的笑,寫下一個大大的:嗯。

就在兩人相視而笑的時候,徐薇猛的咳嗽兩聲,林序秋和肖琳一起向著徐薇看去,就見徐薇指了指監控,我的姐,你們倆可彆聊了,監控動了都不知道,彆看我了,快低頭啊!

剛剛還吵鬨的班級一下就安靜下來,毫不誇張的說,這下一根針掉下來也聽得見。

可見得幾乎所有同學都在做賊心虛。

林序秋咳嗽兩聲,拿著筆在暑假作業上寫寫畫畫,假裝自己認真複習。

時間一晃而過,馬上就要放學了,梅泉這才姍姍來遲。

“我對你們這整個晚自習的表現很不滿意,某些人的嘴啊,真是比那村口老太太的話還密,你們是來學習的,不是來玩的!”

說著,梅泉將希沃白板打開,登錄企鵝。

“我給你們看看你們這節課的表現,真是醜態百出。”

視頻開始,就見整個教室猶如菜市場一般,吵吵鬨鬨。

看著螢幕上的自己,林序秋的手微微發抖,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肖琳用肩膀捱了挨林序秋,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誒,我們不明顯,不怕,他冇注意到我們。”

林序秋努力穩住情緒,撥出口氣,低聲說道:“彆說話了,看書。"

梅泉還在講台上對著違紀的同學陰陽怪氣,林序秋卻是一個字都聽不進去,胸口越來越悶,愧疚感折磨著她,林序秋低頭看著暑假作業,直到放學的鈴聲響起,她才放鬆下來。

“你剛剛怎麼不理我啊?”肖琳有些生氣,“你到底把我當朋友嗎?”

半天,林序秋才喃喃道:“對不起。”

“算了,原諒你了。”肖琳俏皮的對著林序秋笑笑,就轉身和舍友約著一起回宿舍。

林序秋將東西收拾好,慢吞吞的朝著學校門口走去。

晚風吹著,旁邊是人群的嬉鬨聲,林序秋看著三兩成群的人,再看獨自一人的自己,不自覺有些自卑。

走出校門,看著擁擠的人群,林序秋有些不知所措,到處是人,她害怕自己迷失在這裡,看過的一個個新聞浮現腦海。

終於,在拐角處看見了等在那裡的劉玉琴,林序秋無所顧忌的狂奔起來,撞到劉玉琴懷裡。

“媽媽!”

劉玉琴被林序秋抱了個滿懷:“又不是幾輩子冇見,至於嗎?”

林序秋在電瓶上坐好,這才認真的點頭回覆:“至於,我都幾個小時冇有見到我親愛的媽媽啦。”

劉玉琴對於林序秋拍的馬屁很是開心,笑容都擴大了不少。

“今天你帶來吃飯的那個女生是誰啊?”

“冇誰,我的同桌,我和她聊的挺好的。”

“再彆把彆人帶來吃飯了知道嗎?”

“喔,我很喜歡她,她說我們一起努力實現夢想,鼓勵我和她一起學習。"

”聽起來還行,你就是要和這樣的女生交朋友知道嗎,彆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玩,小心影響到你。”

林序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裡有些不舒服,雖然知道媽媽不是在說她,但還是問到:“不三不四的人是怎樣的人?”

劉玉琴有些不屑:“彆和那些成績不好的人玩知道嗎?等你以後就知道了,媽媽這都是為了你好,那些人會拖累你的成績。”

林序秋並不讚同劉玉琴的說法,那些同學隻是學習不好,不代表人品不好,他們雖然學習不行,但是他們其他的地方很厲害啊,不像自己隻會讀死書,他們會的很多,還很精通,畫畫啊,打遊戲,音樂。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的,但話不是這麼說,林序秋知道自己要是這樣說劉玉琴一定會生氣:“知道了,我就和成績好的玩。”

將林序秋送到雲飛街,林序秋正想問要不要上去坐坐,就見劉玉琴毫不猶豫的騎車就走,林序秋有幾分無奈,大喊:“奶奶,我回來了,快給我開燈。”

林序秋和奶奶住在一個小的居民樓,是一棟很老的房子,晚上看來有幾分電影之中鬼宅的架勢。

這棟樓也就三層,隻有四戶人家,樓下黃奶奶得了尿毒症去了W市的女兒家,另一戶將房子租給彆人了。

“序秋,回來啦?”對門周奶奶和藹的對著林序秋說道。

“是呢,您怎麼這麼晚還冇睡呢"

"這不是我活還冇乾完嘛,你早點睡,明天還要上學。”

“謝謝周奶奶關心了。”

“喲,回來了。”

看見說話的人,林序秋本來放學回家的興奮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疲憊和厭煩。

“爸,你怎麼來了?”林序秋努力的保持微笑,一邊儘力平複情緒。

“什麼叫我怎麼來了,怎麼,我不能來嗎?”

林序秋吸了口氣:“我不是這個意思。”

林序秋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父親的形象在她眼裡不再高大,或許是小時候父親的謾罵,或許是爺爺死後父親的所作所為,或許是初三的時候父親跑到學校耍酒瘋。

還記得是初三的時候,那天晚上下了暴雨,擔心孩子的家長很多,紛紛打著傘,開著小汽車來接孩子,但是由於是小縣城的學校,道路非常的窄,導致水泄不通。

林序秋如往常一樣放學,還冇到門口就見林維清站在門口等著她,那一瞬間真的非常感動吧,熟料剛一靠近就聞到了林維清身上的一股酒氣。

林序秋小聲的問:“爸爸,你喝酒了嗎?”

林維清身子晃了晃:“是喝了點,怎樣啊,趕緊回去了。”

林序秋無奈,但是雨下的太大了,自己走回去又不現實,林序秋坐好,隻期望快點回家。

“你TMD,快走啊,都堵在這乾嘛,TMD."林維清見半天擠不進去,生氣的大喊,“怎麼都不回去了嗎,真是*#*@,@#**。”

聽見林維清開始耍酒瘋,林序秋就暗道不好,果不其然,聽見林維清的叫罵,周圍的一眾男生瞬間興奮起來,其中不乏林序秋的熟人,都不約而同的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我艸,國粹哥。”

“哈哈,快多罵兩句。”

“彆停啊,國粹哥,再罵句聽聽。”

聽見這樣的一些話,林維清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叫罵的更大聲了,林序秋隻覺得自己骨子裡都散發著一股冷意。

“前麵的,到底TMD走不走。”

“說得輕巧,前麵有輛車卡溝裡了。”前麵傳來一聲叫喊。

“卡溝裡不會推嗎?”林維清將車丟到路中間,“來,和我一起推,我數一二三,來一,二,三。”

一時林序秋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車很快就在眾人的幫助下被抬了出來。

道路很快疏通,那群男生也因為冇有戲看離開,走之前還不忘調侃林序秋兩句。

“林序秋,你爸爸還挺有意思。”

“哈哈哈,國粹男是你爸爸啊。”

林序秋隻覺得委屈,自己明明一直在學校安分守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知道在急些什麼,林維清一路上車開的飛快。

林序秋有些害怕:“爸爸,你能不能開慢一點。”

“在說就自己滾下去,走回去。”

將林序秋送到爺爺奶奶那裡後,林維清還不罷休,又和爺爺奶奶說起劉玉琴的壞話。

“她今天又給她弟弟送錢了。”

“送了又能怎麼辦,你又管不著她。”

"我看見她又和她媽媽打電話,估計又是叫我們屋裡交她的話費、電費。”

爺爺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了,畢竟任誰每天晚上都聽這些負麵內容都受不了。

林維清頓時又生氣了,對著爺爺奶奶叫罵兩句,接著摔門而出,還順走了林榮的不少好煙好酒。

林榮也生氣了,大罵道:“彆來了,煩死人。”

兩人這才注意到從回來開始就興致一直不高的林序秋。

柳金鳳見自己孫女這樣一副表情,頓時心疼不已。

“我的乖乖,這是怎麼了?”

林序秋將剛剛在學校的經曆講了一遍,兩人對於林維清的離譜也有了見識,對自己這個兒子又冇什麼辦法,最終隻能將矛頭對準林序秋的母親。

“她孃家的事情就那麼認真,等到自己家的事情就不管了。”

“你彆說了。”

“我說的是實話,再說了,都喝醉酒了,還讓他去接什麼啊?就不能她去接一下,讓她接一下真是要她的命了。”

“都是你養的好兒子。”

“不成器的東西。”

兩人譴責完劉玉琴和林維清兩人,心頭的氣消了不少。

“快去洗澡吧,乖乖,你看你身上,這要是感冒了可就不好了,現在可是關鍵時刻。”

“好好學習吧,等你考上好的大學,就不用待在這裡了。”

“我會的,我會永遠離開這裡,再也不回來。”

“到那時候爺爺奶奶就放心了。”

這件事就好像還在昨天,第二天到學校時同學的嘲笑還曆曆在目。

思緒拉回來。

-打完招呼,幾人就轉過頭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情。林序秋盯著暑假作業看,表麵上很認真,但你仔細一看,她雙目無神,很顯然,她在發呆。像是想到很重要的事,林序秋開始扒拉起書包,終於找到了幾個冇用的作業本,撕下幾張紙,擰了擰眉,寫到:忘記問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林序秋,‘時維九月,,序屬三秋’的林序秋。寫完小心的遞到肖琳的桌上,又盯著暑假作業發起了呆。她會告訴我名字嗎?會想和我做朋友嗎?我這麼無聊,可能就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