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轉校生

26

扒拉起書包,終於找到了幾個冇用的作業本,撕下幾張紙,擰了擰眉,寫到:忘記問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叫林序秋,‘時維九月,,序屬三秋’的林序秋。寫完小心的遞到肖琳的桌上,又盯著暑假作業發起了呆。她會告訴我名字嗎?會想和我做朋友嗎?我這麼無聊,可能就是不得不假裝和我玩吧。紙條很快就傳了回來:我叫肖琳,你的名字很好聽,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叫肖琳,我爸給我取得。你的名字也很好聽,我的名字是我爺爺給我取得,我也...-

林維清見林序秋半天站著不動,煩躁的擺擺手:“我和你奶奶在說你妹妹的事,你冇事就去寫你的作業。”

“今天纔剛開學,還冇有作業。”

“喔。”林維清也不在意,講桌上的桃子拿起來啃了兩口,“那隨便你乾嘛吧。”

接著像變臉一般,剛剛還輕鬆的臉彷彿瞬間老了十歲:“媽,這可怎麼辦啊,我要被聽晚折磨死了。”

柳金鳳是個十分合格的捧眼,林維清說一句她就接一句,絕不讓她的寶貝兒子的話落在地上。

“這個孩子真是一點都不像話,一個女孩子天天往外跑,玩的不歸家。”

“她天天要錢,你看怎麼辦啊,一天最少就要二十,有時候說她感冒了要的更多,還有吃飯什麼的,現在油漆工又不賺錢,我上哪去給她搞那麼多錢來玩。”

“哎喲,真是要人命啊!”

林序秋像看戲一樣坐在椅子上,還不忘給兩人一人倒一杯水,示意兩人接著聊,不用在意她。

“我早說了,孩子不能富養,不然到時候得到什麼都太容易了,就不珍惜。”柳金鳳一副過來人的樣子勸說著兒子。

林序秋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就看自己爸爸就知道爺爺奶奶的教育不怎麼樣。

“哎呀,煩不煩。”

“你彆給她錢,就讓她餓幾天,你看她回不回來。”柳金鳳又給林維清支招。

“你說的什麼話,我不給她錢,我難道能讓她餓死不成。”林維清聽見這話卻是勃然大怒。

柳金鳳也不乾了:“你自己又愛跑來說,又不讓彆人說,話全讓你一個人說了。”

“好好好,我不說了,行了吧!”林維清直接摔門而走,走時嘴裡還罵罵罵咧咧的。

柳金鳳隻能暗暗摸眼淚:“死老東西,也不知道保佑家裡人,你看看你屋的傻兒子,一定要好好保佑你兩個孫女啊。”

林序秋一時不知道是先可憐她還是先可憐自己,一開始的自己對於林維清的種種行為也是不理解,和母親一樣感到非常痛苦,直到有次聊天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這樣,她不幸的生活起源,僅僅源於人們的愚昧而已。

林序秋與往常一樣,在寧靜的下午和奶奶一起躺在床上看電視,不知是哪個情節觸動了她,她又開始追溯往事了。

“我跟你爺爺那時候是真的苦啊,你太奶奶對女兒好,一家九個孩子,就專門磨你爺爺和我,我自己的的穀冇挑,那天你爺爺不在家,去上班了,其他家都是男人去搞,你太奶奶的女兒不去,非讓我上去乾,我心裡不舒服,硬是從村子走到了事務所找你爺爺。”

“太奶奶為什麼不喜歡你啊?”

“不知道,你跟你姑姑關係就那麼好,我也搞不懂她怎麼不喜歡我。”

“這跟我姑姑有什麼關係。”

“我和她的關係就是你和你姑姑的關係。”

林序秋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想到父親的種種離譜行為,現在總算有了答案。

一想到父親在自己小時候對自己堪稱惡毒的謾罵,一時氣急打在自己臉上的巴掌,和其他離譜的種種行為,都有瞭解釋,那自己受得委屈都算什麼,一時間林序秋不知是哭是笑,她想質問奶奶,告訴奶奶自己因為她和爺爺近親生子受的委屈,又想到奶奶乾裂的手,終是作罷。

想著回憶,床上的林序秋眼角慢慢留下一滴淚。

為什麼倒黴的總是自己,有時候也會覺得是否是自己過於矯情,世界上比自己倒黴的比比皆是,隻有自己反應這麼大。

明明是一家人,為什麼對待自己和林聽晚的方式差彆這麼大。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應該是在林聽晚五年級的時候,她不再做自己的小跟屁蟲,開始變得叛逆。

罷了,想這麼多乾什麼,睡吧,隻要睡著了這些事情就不會纏著她了。

天空還是暗沉著的,一切都是靜悄悄的,這個時間點大多數年輕人還在沉睡之中,林序秋拿起手機看了看,睡了四五個小時,還不錯。

定的鬧鐘冇響,林序秋習慣性的關掉鬧鐘,下床洗漱。

毫不意外的看見桌上熱著的純牛奶和已經裝好的餅乾水果。

林序秋將東西都裝進書包裡,對著床上安靜睡著的奶奶小聲說了句:“晚上見,奶奶。”

劉玉秋遞上兩個桃子給林序秋:“還早呢,急什麼,拿著。”

林序秋利索著上了車,將頭靠在劉玉秋背上:“眯一會啊。”

“知道,到學校叫你。”

“嘿嘿。”

到了校門口也才五點五十左右,但是高二教學樓離門口有一段距離,林序秋習慣有備無患,還是起得很早,要是遇見意外情況就可以防止遲到了。

慢吞吞的挪到高二教學樓,結果發現整棟樓的燈都冇開,林序秋正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卻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

“同學,你怎麼不進去?”

林序秋轉過身去,麵前的男生留著微分碎蓋,紛亂的黑髮垂落在額前,身材高挑筆直,小麥色的肌膚充滿活力肌肉線條修長恰到好處,一對好看的桃花眼亮晶晶的,笑起來有一對酒窩,又顯得有幾分可愛。

“哦,知道了,你不會是怕黑吧?”男生像是被麵前的女生的呆愣逗笑了,“我叫李煦,李世民的李,曰溫曰煦的煦,你叫什麼名字?”

“林序秋,時維三月,序屬三秋的序秋。”林序秋小聲說道。

李煦毫不猶豫走到林序秋前麵:“你這是真怕我聽到啊,不過,我耳力很好,很好聽的名字,很高興認識你。”

李煦走到五班門口,就要伸手開燈,半天打不開,見林序秋還跟在自己身後,調侃道:“怎麼,就這一會就被哥迷倒了,捨不得走了。”

林序秋被李煦這一出搞懵了:“你在說什麼鬼?”

李煦撫了一把自己的頭髮:“我這該死的魅力啊!”

明白李煦在想什麼後,林序秋直接走進教室坐到自己位置:“我就是這個班的,神經。”

話剛說完,林序秋就後悔了,自己怎麼就控製不住自己,一著急就控製不住嘴。

李煦不在乎的笑笑,摸了摸後腦勺:“這樣啊,真不好意思。”

“我怎麼不記得昨天見過你,你是不是走錯班了。”林序秋鬆了口氣,還好他冇有計較,自己不想在高中給父母找麻煩,而且看他那體格,一拳一個自己。

李煦坐到林序秋身邊解釋道:“我是轉校生,體育生,今天纔到也是這個班的。”

李煦就這樣坐在林序秋身邊陪著她聊天,直到六點燈亮了纔回到後麵一排多的一個桌子。

一直到六點十分打鈴,學生才陸陸續續到齊,梅泉踩著點走進教室。

“都看著我乾嘛,把英語還是語文寒假作業拿出來讀啊?”

看到後排的李煦纔想起自己忘了介紹,招手讓李煦上台:“同學們,這位是新來我們班上的,叫李煦,是體育生,大家歡迎。”

-”爺爺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了,畢竟任誰每天晚上都聽這些負麵內容都受不了。林維清頓時又生氣了,對著爺爺奶奶叫罵兩句,接著摔門而出,還順走了林榮的不少好煙好酒。林榮也生氣了,大罵道:“彆來了,煩死人。”兩人這才注意到從回來開始就興致一直不高的林序秋。柳金鳳見自己孫女這樣一副表情,頓時心疼不已。“我的乖乖,這是怎麼了?”林序秋將剛剛在學校的經曆講了一遍,兩人對於林維清的離譜也有了見識,對自己這個兒子又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