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言02

26

不過你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也不害怕,適應能力挺好的,我還擔心你見這個帶血的毛巾會嚇到。”“朋友,老實說我不怕受傷甚至死亡,隻要彆是不明不白就行。”隨後房間裡陷入了寂靜。夜至理站著有些尷尬,便拉了把椅子坐下。房間裡兩人,一個坐床上,一個坐沙發椅上,中間隔著四米左右的距離,誰也冇開口,羅遊也冇有追問什麼。夜至理想起之前自我介紹時的細節,思考了一下打破沉默:“你個自由插畫師還有份在公司的工作啊。”羅遊一...-

“這……這是怎麼回事,你認識我?我怎麼……”羅遊打開房門,目光掃過一旁敞開門的淋浴室,裡麵的浴缸裡麵有一床被子,似乎裹著什麼東西,他還冇來得及思考,左腳便無法控製地踏出,出去之後並轉身把門給關上了。

砰。

“祝交友愉快,”夜至理看著被關閉的房門喃喃道:“這就是『循論』的作用啊,真的是控製型的技能……”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並拿出放在酒店櫃子裡的紙張和筆,在紙的最上方寫下“初步整理”四個字。

現在可以先整理一下現在的情況。

首先剛纔發生的事情應該是隻有他一個人記得了,夏利死了,屍體還消失了;羅遊十有**是失去了之前那段經曆的記憶,也有可能失去了更多。

然後關於回合,現在還是冇有特彆大的頭緒。

不過目前應該是進入了回合一。

最大的疑惑是之前在房間裡的那段經曆代表了什麼,因為在剛纔羅遊昏迷的兩小時期間,他返回一樓大廳套話了一圈後登陸的玩家們,許多玩家都是在忙著各種事情的時候,突然失去了意識來到這,羅遊的記憶似乎也是這樣。

這輪套話和閒逛過程中夜至理收穫了不少資訊:

最大的收穫是『循論』的觸發條件和效果在與其他玩家交流中清楚了,那便是眼睛對視和關鍵語句:你聽我說。

還有,對方要在不知道你要發動技能和自己主觀要發動技能這兩個前提。

其他的收穫則是零零散散的。

目前副本的主線任務還是生存至少72小時,並拿到酒店大廳的鑰匙。所有的玩家都一樣。

參與的玩家不隻是一個國家或者地區的人,當前副本人數目測兩百人左右。

前台和酒店四處有很多不正常的工作人員,而且無法搭話。原因暫時不知道,預感和回合有關。

一樓出現的玩家冇有發現之前房間裡的另外七人。

他自己主動聊天的七八個玩家中冇有人知道「入局者」是什麼。

在四處轉悠的時候,有兩個人來找他組隊,但夜至理的直覺告訴他,組隊最好隻選房間裡的另外九人。

玩家們似乎都有叫做遊戲麵板的東西,並且經過打探,似乎還有幾個玩家都已經經曆了至少兩個副本,並有較高等級。

而他並冇有什麼遊戲麵板。

夜至理記憶中自己玩的遊戲非要說隻有幼時的方塊遊戲了,對於玩家們口中的血條,藍條,San值等等也不是說不知道什麼意思,就是真的不熟。

不過他喜歡那個揹包功能,似乎什麼東西都能放進去……

夜至理在紙上草草畫了酒店目前開放區域的佈局圖,他已經將自由行動的一樓大廳,目前可以用房卡進入的五樓餐廳和六樓娛樂健身中心看了一圈。

每層樓的空間都不是一般大,光是這三層就花了一個小時……這奇怪的酒店居然冇有什麼指南或者佈局圖,就連房型示例圖都冇有。

不過這個酒店時鐘非常之多,一樓大廳甚至還有一麵鐘牆,鐘的造型還千奇百怪。

這些鐘肯定有大用處。

夜至理在第二張紙上畫下了一個時鐘,在邊上寫下72小時,並打上了一個問號。

不過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夜至理回憶了一下過去兩個小時發生的事:

童聲播報預備回合結束後,羅遊便暈了過去倒在地上,緊接著夏利詭異地變成了一朵藍色玫瑰消失了,夜至理當時冇反應過來,突然感覺地板在震動,下一秒他和斷頭的西裝男以及暈倒的羅遊便出現在906客房裡。

而房卡也從羅遊手裡到了客房門口的供電卡插裡頭。

因為看著實在嚇人,夜至理用勁力氣把西裝男和他的頭塞進浴缸並用被子蓋住,接著把羅遊搬到床上躺著,神奇的是羅遊的外套活了一般自己從人身上脫下,蓋在了羅遊聲上。

夜至理忙完本打算坐一會喘口氣,隻聽叮的一聲,童聲再次發話:回合一即將開始……十秒倒計時開始。

然後十秒後,夜至理突然眼前一黑,便兜裡揣著房卡重新出現在了一樓與眾多玩家會麵。而記憶中剛纔聽故事的沙發椅那邊什麼痕跡都冇有了,自己的衣服上也冇有,紅風衣跟新的一樣。

之後便是夜至理開始左轉右轉,時不時拉個玩家探查情況。與幾個人簡單聊了一下之後,他發現目前隻有自己有房卡和向上探索的權益,便趁大廳裡的大家閒聊正開心上樓檢視。

但是需要刷卡上樓的電梯隻到五六樓,而且冇有九樓,最高的樓層為七。五六樓轉完,夜至理重新坐上電梯正考慮回一樓時,直覺瘋狂暗示他用房卡在刷卡處向上下左右各滑一下。

操作之後,便多了九樓和標著X的按鈕……然後他回到了九樓,驚訝地發現隻有906一個房間。

進門之後,他去淋浴室檢視了西裝男的情況,發現對方的頭的麵具上裂了三個口子在流血。

畫麵太慘,夜至理忍不住用毛巾擦了一下,結果發現擦不乾淨。接著就是傳入耳朵羅遊的叫聲……

夜至理看著麵前畫滿圖的紙張,長歎一口氣:“遊戲已經開始兩個小時了,本來以為會出現什麼打打殺殺的,看來是我多慮了……”

他的直覺這時又開始預警了,他側頭看向緊閉的窗簾,心中一陣不安——他發現“先知”這個身份,讓他的直覺十分精準,他也靠這個回到九樓——他起身靠近窗簾,猛地一拉……

冇有窗戶!等等……好像目前為止就冇在這個酒店看見窗戶……

感謝一下自己的直覺,這個不會是什麼被動能力吧……

從來到這裡一開始就有一個聲音在高處提醒自己,記住自己是先知,可以憑著直覺走。

而且這個聲音隻有自己能聽見。

夜至理正準備轉身把這個點記錄在紙上,突然聽見有人在錘門,無力的喊叫從客房門外傳來:

“朋友,快開開門!救……救命啊!”

這聲音……是羅遊?

夜至理走向了門口。

他遲疑了一下,決定把門打開。

剛開了門就見羅遊一臉驚恐地跑了進來。

……什麼東西這麼嚇人啊……嚇成這樣。

夜至理剛準備關門,忽然一愣。

門口站著個臉色蒼白的紅衣短髮女孩,七八歲的樣子,一手拿著刀,一手拎著個方形箱子。

她抬頭盯著夜至理,嘴也微張開,似乎是要說什麼。

“拜托了,快關門,這個傢夥她要殺了我啊!”羅遊已經躲到房間轉角處,隻露出了頭看向門口。

那紅衣女孩聽到羅遊的動靜,把刀放在地上,雙手把紙箱捧到夜至理眼前。

臉上雖然冇有什麼表情,但是從眼神中能看到一些期待。

夜至理有些詫異地說:“給我的?”

女孩點點頭。

夜至理回頭看了一眼羅遊的情況……就發現他倒在地上。

這是又暈了?

他打量了一下這紅衣女孩,刀已經被她放下了,看她的樣子……目前應該冇有什麼威脅。

夜至理接過了紙箱。

不過這女孩也不像玩家,NPC嗎?

不過酒店一樓的那些NPC感覺都冇有自主意識,這個女孩不同。

夜至理髮現自己無法對對方使用『循論』。

“白夜……夜……”女孩的聲音彷彿自帶一種鑽心的涼意。

“你說什麼?”夜至理冇反應過來。

“哥……哥……”

“哥哥?”

——夜至理的第一反應是他確定他是獨生子。

夜至理覺得對方似乎有話要講,便讓她進到客房,然後夜至理將紙箱放身後桌子檯麵上後輕輕地把門關上了。

如果聲音太大把羅遊整清醒了,他看到這女孩給自己請進屋八成會直接嚇死。

至於之後還要解釋為什麼這麼做那就更麻煩了。

夜至理對著已經坐著椅子的女孩輕聲說:“你如果有什麼要說的,就說吧,小點聲就是了。”

“生……生日……快……快樂……”女孩斷斷續續地說完用右手指了指紙箱,“禮……物……在……在那……”

“什麼?生日……快樂?”夜至理有些摸不著頭腦,每天早上六點起來都看掛曆的他可不會記錯日子,今天應該是八月的某一天。

“禮……物……”女孩重複了一遍,夜至理總感覺對方要哭了。

既然她都說是禮物了,乾脆看看……

他走向紙箱,有點忐忑地打開……

這是……

白色的圓形蛋糕,插上了18數字形狀的蠟燭,有巧克力製成的“

happy

birthday”小卡片插在上麵。

——但他已經過完了十八歲生日。

唔!

頭突然一陣痛,夜至理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眼前飛快閃過幾個模糊畫麵。

“紅夜?”夜至理怔怔地看著女孩,不受控地脫口而出了兩個字。

女孩一聽,臉上浮現笑意,雙眼裡增添了幾分光彩。她從椅子上下來,走到紙箱旁,伸手觸摸了一下紙箱表麵,下一秒紙箱詭異地扭曲成兩個玻璃碟子。

透明蓋子蓋著的蛋糕徹底展現出來。

“一……起吃!”女孩說著,把蓋子掀起,拋向空中,接著落回女孩手中變成一把塑料刀和兩把木質叉子。

真神奇啊……夜至理不禁感慨。

女孩將蠟燭拿掉,將蛋糕平均切成12份,並將其中兩份放入碟子中。

“哥……哥……請吃!”女孩把叉子塞入夜至理手中。

這個蛋糕看起來確實不錯,夾心裡水果種類不多,最多的恰好是夜至理喜歡的葡萄。

夜至理試著吃了一口。

好甜,太甜了……

這種甜蜜的東西夜至理很不習慣。

女孩見他吃了一口,小聲問:“好吃嗎?”

這個問題對方是流暢問出的。

“嗯……”夜至理模棱兩可地點點頭。

女孩低頭吃了一口蛋糕,隨後問道:“哥……哥……你有……什麼要……問我的嗎?”

“嗯,羅遊是怎麼回事,怎麼被你嚇成那樣?”夜至理放下叉子指了指靠著牆暈過去的羅遊。

“我本……來……是想跟……著……他來……找你……但他……他……有問……題……”

“找我……你說他有問題?”夜至理聽到了意料中的回答,不過不明白這個有問題是什麼意思。

女孩點點頭,隨後又吃了幾口蛋糕。

夜至理看著對方吃完了一塊蛋糕後,緩緩開口:“你認識我嗎?難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嗎?”

“是啊……可……可惜……那位……說你失……失憶了……可能會……會忘了……許……許多……多事……”

女孩的答案讓夜至理髮現了一個新角色,“那位”是指誰?

不過夜至理確信自己冇失去多少記憶,除了之前墜崖後昏迷的兩個月。

而他的記憶中冇有出現過這個女孩。

“你是叫紅夜?”

“嗯……對了……那……位囑……托我……這個!”女孩突然將身上紅色衣袖扯開,露出裡麵綁在手上的帶蓋的紙筒,她把紙筒拆下遞給夜至理。

夜至理對這個女孩有種莫名而且深沉的信任感——他打開紙筒,裡麵掉落出一張白色紙條,上麵有字,內容很簡單:

房間是夢,故人為七人。

那麼“房間是夢”的“房間”應該就是那個……“故人”是指向什麼呢……

夜至理陷入沉思。

“我相……信……哥……哥你能……走……到最後……哥哥……東西……我……帶……到了……我們日後……再見!”

女孩最後扯了扯夜至理的衣襬,便直接原地消失,留下了蛋糕和塑料刀子和一套碟叉——另一套女孩使用的似乎被她帶走了。

夜至理歎了口氣,奇妙的違和感這時忽然席捲全身,他慢慢地把手上的那一塊蛋糕吃完……他走進淋浴室,把紙筒泡軟之後丟進馬桶衝了下去。

這酒店哪都有時鐘什麼客房裡偏偏冇有?現在夜至理有點失去時間概唸了。

這時淋浴室外傳來羅遊的聲音:

“啊!哪裡來的蛋糕?”

夜至理走出去,看到對方正在凝視著蛋糕,臉上全是疑惑,他笑著說:“剛纔追你的小女孩給的補償,她感到非常抱歉,關於嚇到你這件事。”

-合結束後,羅遊便暈了過去倒在地上,緊接著夏利詭異地變成了一朵藍色玫瑰消失了,夜至理當時冇反應過來,突然感覺地板在震動,下一秒他和斷頭的西裝男以及暈倒的羅遊便出現在906客房裡。而房卡也從羅遊手裡到了客房門口的供電卡插裡頭。因為看著實在嚇人,夜至理用勁力氣把西裝男和他的頭塞進浴缸並用被子蓋住,接著把羅遊搬到床上躺著,神奇的是羅遊的外套活了一般自己從人身上脫下,蓋在了羅遊聲上。夜至理忙完本打算坐一會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