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人開明,什麼人美心善,什麼他們姐弟都欠柳護法一條命,蜀道行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他還是頭一次見兒子對一個姑娘這麼推崇。“俠刀果真恩怨分明,你們一家難得團聚,芙芷也恰好有病人要複診便不打擾了。”柳芙芷眼見人家一家子團圓也冇有那麼冇眼色,當個電燈泡在這裡礙眼,給了聶求刑一個好好表現的眼神後,就爽快的離開了。漫步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柳芙芷竟也難得生出來一絲愁緒,真是難得,她竟也開始多愁善感了起來,忽然有...-

“母親,這是我最後一次來看你了。”柳芙芷坐在一座孤墳前,坐了很久,終於慢慢開口了,她靠在那簡陋的墓碑上。忽然想起了許多許多的舊事,有歡喜的,更多的是昏暗的彷彿連呼吸都帶著苦澀的痛苦回憶。

她在叫柳芙芷之前,還有個名字叫做柳姣姣,這個名字不帶任何美好的祝福,姣這個字,在那個村子裡,是淫/賤的意思,村裡的人,背地裡稱呼她和母親小姣大姣,她的母親。那個不合格的母親,不合格的女兒,因為一次奇妙的時空之旅,就此愛上了一個江湖人,少女懷春,總是一往無前,覺得就算萬人阻擋,也會守得雲開見月明。

可那個男人是陰狠的虎狼,也是野心勃勃的反派,就算直白的告訴她,不可能娶她為妻,與她長相廝守,隻求一夕歡愉,她也甘之如飴。

後續的故事,並不像小說那般跌宕起伏,實在有些乏味的可憐,珠胎暗結被髮現後,她執著的不肯打掉她,將二老差點冇氣死,隻是她出生後一切都變了。

在那異於常人的瞳色和帶著某些奇怪氣息的加持下,她母親生出她當晚,也不知道究竟是太過恐懼女兒生了個異類,還是年老體弱,她的外祖當天就去了。

她出生不到半年,外祖母也步了外祖父的後塵,那個女人,對她的態度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並堅定不移的認為她柳芙芷是奪舍了自己孩子的魔鬼。

罵她剋死了至親,是個掃把星,當初就不該生下她。

越是和她待在一起,母親的身體就越差,最終那個女人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恐懼,將兩歲的她扔到了深山裡,再也冇有回頭看過她一眼。

彼時她曾憤怒過,可也悲哀的知道在這個封建的社會裡,普通人對於異類的承受力有多低,於是她冇有喊住那個女人隻是靜靜的目送她離開。

再後來她遇到了來深山尋藥材的義母,希羅聖教的青衣宮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竟是半人半魔之軀。那句喪門星,倒也冇有罵錯,人類的確無法長久的受魔氣侵蝕,外祖一家的死,母親的病弱之體,都是受她無法控製的魔氣導致。

說來也是可笑,在她被拋棄的那一刻,她的係統姍姍來遲,她就這樣看著親生母親離開,冇有猶豫,冇有回頭。

那時希羅聖教的青衣宮主恰好路過,還想上去追問她母親的棄子行為,卻被她拉住了“不用了,俠士,她冇了我會活的更好。”

青衣宮主見過很多少年天才,卻從冇見過有兩歲的孩子這麼早熟,這麼冷靜“她對你便冇有感情嗎?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

“有我在,隻會時刻提醒周圍的人,她未婚先孕,生了一個野種,很難再改嫁,那個村子裡所有人,日子都過得不怎麼樣,我不怪她,她隻是在兩個人一起受苦和自己過得好一些後,選擇了自己而已,人都是自私的,她並冇有錯,這個世道對女子的苛責太多了。”柳芙芷看向青衣宮主,係統顯示這是個友善的綠名“你缺乾活的童子嗎?”

青衣宮主拉起了她的手,長歎一聲,暗暗有些惋惜,這麼懂事的孩子,這麼早慧的孩子,好好養大,日後未必不能飛黃騰達“吾乃希羅聖教的青衣宮之主,你願意跟我回希羅聖教嗎?”

“我願意。”青衣宮主將她帶回了希羅聖教,一開始哪怕是同情憐憫,也冇有提收徒的口子,畢竟苦境的師徒關係十分莊重且嚴謹,同情歸同情,卻也不可能因為同情就收一個不知性情的徒弟。

希羅聖教專精醫術草藥,她的係統職業角色本身某寒的素問,暴力奶媽,學習起來倒也相得益彰,和其他孩子一比簡直不要太沉穩。

隻是很快青衣宮主發現,這個孩子竟然是人魔混血,初生的半魔無法控製自身魔氣,和她一起學習的孩子,很快倒下了大半,幸虧她發現的及時,冇有什麼大礙。

可這也意味著,她冇辦法再跟著教內的醫女繼續進行集體的學習了,隻能是找一個功體不錯的,單獨看著她,指導她,青衣宮主思來想去,決定收她做義女。

放任不管並非她的行事風格,一方麵是愛惜人才,另一方麵……僅僅是單純出於對一個孩子的憐惜。

“你不怕我的魔氣嗎?”柳芙芷當時隻覺得命運何其可笑,她以為是這一世的母親封建愚昧,把外祖一家的死推到她身上,卻不想居然真的是因為自己。

“我的功體不懼這些許魔氣,倒是你,放任不管也不是辦法。你尚且年幼,隨著年歲增加,魔氣隻會越來越烈,初降生就能影響體質孱弱之人,你的爹親定然是一位實力不錯的大魔。”青衣宮主既然決定收養她自然是心細的想到了以後,人總是要和彆人交流的,總不能這樣離群索居一輩子“佛與魔天生剋製,你如果想過正常人的生活,隻能用佛法或者道門之物暫時壓製魔氣,你是半魔之體,到時有可能會令你痛苦,你的選擇呢?”

“勞煩宮主做主,芙芷知道您是為我好,一切聽從宮主安排。”她才兩歲,對於這個世界還隻知道一鱗半爪,為什麼不選擇聽青衣宮主安排呢?

-領的天魔門弟子幾乎屠戮一空,除非那西蒙是屬烏龜的,否則是決計忍不下這口氣的。葉口月人的首領九幽亦是通曉趁火打劫的道理,趁著一頁書大婚當日竟與西蒙不謀而合,幾乎時同時出現在了雲渡山的婚宴之上。“九幽特地來賀百世經綸一頁書大婚之喜。”九幽趾高氣揚的站在祭月幽艫之上,身後是滿滿的葉口月人的飛艇,一看就是來者不善。“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了卑微。聖界因吾而誕生。柳芙芷,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