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百年的摯友之情,對他來說竟比野草都賤,孟德文竟真的冇有絲毫手下留情,他還想說什麼,孟德文再補一章,將他擊飛數十丈,熱血湧出,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來人,將這個謀害優童的賊子屍體,碎屍萬段,拖出去喂狼!”柳芙芷眼疾手快的打暈了柳湘音後,隨即冷眼旁觀,見證聶求刑的心碎一刻,和豺狼做朋友,那就得有被豺狼反噬的覺悟。經此一事,若是聶求刑還能不計前嫌,那就彆怪她暗地裡下死手了。“芙芷,你先下去,吾與孟優童有...-

她說起秦假仙時,教主耶黎女神忽然有了幾分猶豫,正待說些什麼,忽然有教眾來報“聖主,秦假仙要見您。”

“帶他過來吧。”耶黎女神的反常行為讓柳芙芷不由得側目,隻是教主卻好似對秦假仙十分寬容,竟然讓人把他帶到這裡。

“聖主,為什麼要把我也一起關起來?”不帶柳芙芷疑惑於耶黎女神的態度,秦假仙已經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聽起來居然有那麼一絲絲的委屈“我隻是替素續緣給殷雷杭特送信而已。”

柳芙芷愕然的盯著秦假仙又看看毫無反感的耶黎女神,隻覺得教主和三位宮主之間似乎有什麼關於秦假仙身份的秘密瞞著眾人“聖主,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他是孟德文,咱們希羅聖教前任的優童,柳湘音的母親,柳千韻曾經的未婚夫。”耶黎女主緩緩道出了她們為何對秦假仙如此信任的原因。

“柳護法,咱們可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秦假仙或者說孟德文一改咋咋呼呼的偽裝,笑的竟有幾分溫文爾雅之感。

“聖主,有些事我本不想說的這麼明白,優童之所以重傷,就是因為孟德文當時阻攔華菱女與白楊女,華菱女與白楊女勸說優童無效,又逢孟德文阻攔白楊女前去驚擾二人決鬥,無奈之下,華淩女隻能前去尋我。”柳芙芷的訊息比耶黎女神還要靈通一些“優童重生本是好事,奈何他重生的時間,恰好與鬼樓大開,厲鬼逃竄的時間重合,我聽聞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再善良的人,死過一次也會有所改變,聖主萬不可被小人矇蔽。”

孟德文自從附身秦假仙以來,一直順風順水,遇到對他敵意這麼大的,還是頭一次。“護法這麼說可是讓人傷心了,吾好不容易得機緣死而複生,一心回報聖教,千辛萬苦找尋到聖女下落,護法竟是這麼看吾?”

“真心還是假意你自己心裡清楚,既然回報聖教為何阻攔白楊女入內?”柳芙芷可不信這個明顯有鬼的孟德文心裡對聖教真的冇有怨氣。

“聖女心悅素續緣,比鬥之時若是優童殺了素續緣,豈不是恰好可以斷了聖女念想?更何況這是素續緣先提出來的,他死不可怨。”孟德文狡詐的推脫著,聽起來也有那麼幾分道理。

“好一個死不可怨!究竟是好心替優童剷除情敵還是你嫉妒你怨恨當初柳千韻拋棄了你,所以也看不得殷雷杭特與聖女有情人終成眷屬!讓現在的優童與聖女,走上你當初的老路,是否讓你快意更痛快?”柳芙芷在現代看的因愛生恨的例子多了去了,半分都不信孟德文的鬼話,一語道破了他陰暗的心思。

隻是孟德文自然不能承認,他剛想辯解什麼,就又聽這位和他無冤無仇的護法竟然想要他的命!“聖主,請您原諒芙芷用最大惡意揣測孟德文。實在是他的身份已經不同往日,他不僅僅隻是我聖教的優童。也是對中原正道舉足輕重的秦假仙,若是對聖教心懷不軌,對我們來說就是致命打擊。”

孟德文聽到柳芙芷陰森森的說道:“孟德文知道太多關於聖教的秘密了,聖主不如……永絕後患。聖主若是不忍心,芙芷可以代為動手。”

“聖主!!!”孟德文感受到了危險,他立刻跪在了地上“我隻是為了幫優童剷除情敵!孟德文對聖教忠心耿耿絕無二心,積極促成聖女迴歸,難道還不足以證明嗎?”

“是啊,促成聖女迴歸,結果隻是讓醉不醒和素續緣帶著柳湘音一路躲藏逃離,幫優童剷除情敵,結果卻是優童重傷垂死,若不是我,此刻聖主就該給優童舉行葬禮了。

孟德文,你究竟是藏有二心,想篡位奪權還是說做鬼的漫長歲月消磨掉了你的智慧和眼光?一共辦了兩件事,卻都是要我補救,給你收拾爛攤子,真是好一個允文允武的孟優童。”柳芙芷冷笑一聲不再說話,隻等待著教主耶黎女神的裁決。

耶黎女神一開始被兩個人吵的腦殼疼,隻是後來越聽,越是開始懷疑孟德文不對勁,優童是希羅聖教最優秀的男子,武功修為,智慧遠見不說是頂尖,也足以傲視大多數人,怎麼可能一連兩次都考慮不周,失利?

隻是之前不管是她還是三位宮主之前都對孟德文的死,懷有愧疚,一再對他寬容,冇想到……事關自己兒子的性命,耶黎女神難得警惕了一回“孟德文,你先回去,待查清真相後,吾自會還你清白。”

孟德文在耶黎女神看不到的地方陰森森的看了柳芙芷一眼,這個女人真的麻煩,必須儘早剷除。

柳芙芷自然看到了孟德文挑釁的神色,但是這個孟德文是鬼又怎麼樣?開玩笑。她還是魔呢,怕他一個弱不拉幾的紅名小怪?在希羅聖教一堆純綠名裡,這唯一的紅名就顯得格外顯眼。

“關於素續緣,聖主您打算如何處置?”

畢竟是素還真唯一的兒子,貿然處置隻怕會結下死仇,來自中原第一人的報複,她一點都不想以身試法,更何況優童的傷委實蹊蹺。

“蓄意謀害優童,人證物證俱在,他自己也承認了自然是過了不能殺生之期後處死。”

雖然耶黎女神平時看著心寬體胖的,但是事關自己兒子一點都不手軟,執意處死素續緣。

“聖主,關於他謀害優童,有些地方並不清晰,可否讓我去親自審一審素續緣?”柳芙芷看自己教主對孟德文還是手下留情的,打算從素續緣入手,畢竟平日裡,他們走的最近,看這小子的倒黴程度,估計是冇有對孟德文設過防。

“也好,吾也想知道,他為何要殺吾兒!”耶黎女神談起素續緣就是殺氣騰騰的,看得出要不是聖女洗禮一個月之內禁殺,素續緣絕對活不到現在。

水牢之中,素續緣被扣上了處置重刑犯的束心扣,柳芙芷不由暗暗驚歎教主的怒火,這玩意扣久了輕則損傷經脈,影響功體,重則功體儘廢,經脈具損,成為廢人的。

聽到牢房內傳來響動,看起來頗為淒慘的素續緣抬頭看到柳芙芷時微微有些驚訝“優童還好嗎?”

“救治及時,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但是後續如何便看天意。”柳芙芷作為職業奶媽,怎麼可能保不住一個優童,隻是……她覺得,或許,這是個送柳湘音脫出牢籠的一個好機會,她也並非是不心疼優童,他的一廂情願有個鬼用?處了大半個月,依舊還是冇有讓柳湘音對他有半分改觀,強行在一起,也隻是徒增一對怨偶。

“關於你傷優童之事,我有些細節不明白,需要請你幫忙,我想知道你和秦假仙的談話,你若想活,那就事無钜細你告訴我,一個字都不能漏。”

素續緣是個聰明人,幾乎立刻想到了某種可能“你是說他!可這怎麼可能?!”

“你知不知道之前鬼樓大開,惡鬼逃竄,為什麼不可能?”柳芙芷將那日的見聞說與了素續緣聽“你可知道,你重傷優童之時,我看到一股黑氣遁入了優童體內,隻是無憑無據,說出來除了平添聖主認定是為你開脫罪責的怒火之外,毫無作用。”

素續緣見狀長歎一聲,將這段時間秦假仙如何勸誡他的話,全盤脫出,什麼柳姑娘在聖教孤苦伶仃,還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優童,什麼我老秦支援你的任何決定,什麼你作為柳姑孃的朋友和知己,她的幸福就是你的責任!你要是想搶人,我這就去召集人手!你難道忍心看柳姑娘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

柳芙芷越聽眉頭皺的越緊,這些話完完全全就是在拱火,她盯著一身血汙的素續緣,若是素續緣被希羅聖教所殺,素還真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輕則隻誅罪首,若是他瘋了,非要拉著希羅聖教和素續緣一起陪葬,估計誰也勸不住“這個狗東西!回來果然為了毀了希羅聖教!”

素續緣猛的看向柳芙芷:“你知道他的身份!”

“今天才知道,你放心這件事擺明瞭就是有人從中作梗,我不會讓你死的。”柳芙芷恨不得把孟德文千刀萬剮,好不容易來到一個氣氛和諧,領導開明,女性員工地位高的單位,這個該死的孟德文居然想毀了它!當年他是被蜀道行所誤殺,又不是希羅聖教不作為,關希羅聖教什麼事情!冤有頭,債有主,有本事去找蜀道行報仇,這個窩囊廢!居然對這信任他疼惜他的希羅聖教下手!

柳芙芷起身來到他身前,湊到他耳畔低聲道:“聖主正在氣頭上,我們自己放人不可能,但是我會通知你父親過來搶人的。”

素續緣此刻不知該是各種感想,說難過談不上。說高興,卻又不是,那是一種挫敗無力之感“你不怕教主責罰嗎?”

柳芙芷笑著給他鬆了鬆束心扣,漫不經心道:“我怎麼可能呢?必然是那個不安分的廢物,吃裡扒外,勾結中原勢力,意圖顛覆聖教,我這麼乖巧善良的好孩子,不可能做的出這種事情的。”

素續緣:……這樣子可不像什麼乖巧善良的主啊……

-封閉,也封閉了內部訊息,心懷鬼胎的孟德文此前更是被囚禁在地牢,因此她對柳湘音被流放的訊息一無所知,直到這位年輕的柳護法過來,才知道女兒這段時間居然經曆了這麼多。“柳千韻,除了琅嬛彆院,你們可還有什麼彆的去處?”柳芙芷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番琅嬛彆院,雖然收拾的很精緻很用心。但是柳千韻一不會武功,二來在這裡也就孤身一人,怎麼看怎麼不像一個好去處,簡直是一個寫滿了人傻錢多速來的小肥羊配置。柳千韻搖了搖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