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5 章

26

人不同,因此一旦飲水老化的尤為迅速。”杜一葦焦急的追問“沙羅是否還有希望?”“沙羅的體質是先天造就,後期難以更改,但現在有兩個治療方案,第一,帶沙羅去一處獨立空間,隔絕覆天殤死亡對她帶來的傷害,第二,終身服藥,在找到其他解決她體質的方法之前,必須一直服用降神香與生脈散,以維持不斷流失的氣血。若是選擇第二種這兩種藥,一日也斷不得。”降神香在係統裡是一個隻能在副本裡使用的雙倍道具,但這東西卻也能用在治...-

柳芙芷版的吞佛童子出場不到十分鐘就急匆匆的退場,生怕被這群人精看出點什麼,然而樹欲靜風不止,六醜廢人緊隨其後,一直追至一處小樹林,才停下腳步“閣下請留步。”

“汝有何貴乾呢?”優雅的魔影語氣之中儘是不耐“還是說,汝亦是一劍封禪的說客,吾對廢人,向來耐心有限。”

“閣下與一劍封禪的關係。”六醜廢人說不好奇那是假的,兩張相似的眉目,不得不讓他多想。

“汝又能拿什麼來交換?”魔物輕蔑一笑“汝該慶幸吾之劍下不斬老幼,六醜廢人。”吞佛童子似乎是對這種無意義的對話失去了興趣,魔影再次隱遁“吞佛,封禪,便看誰才能留到最後,哈哈哈哈……”

六醜廢人還想追趕,卻發現魔物已然不見了蹤跡,隻能暫時做罷“唉,多事之秋啊。”前有地理司鄧九五,後有北辰皇朝暗中蟄伏,現在又出現一個與人邪關係千絲萬縷的吞佛童子,實在讓人頭疼。

六醜廢人頭不頭疼柳芙芷不知道,反正她現在分身乏術,有些頭疼是真的,一邊是自己加班假扮吞佛童子,一邊是素還真傳信請她琉璃仙境穀底一述。

柳芙芷心裡有點發毛,總不能是素還真看出了點什麼吧?懷著這樣的心情,她按照素還真所說,避開眾人耳目悄悄的潛到了穀底“素還真,秘密相邀所為何事?”

“事關地理司與聖蹤。”素還真自那日人邪劍邪解聖蹤金封失敗,就已經確定了什麼,他與地理司一夥人定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絡,絕非聖蹤辯解的那般,隻是幾麵之緣,再加上柳芙芷的診斷,雙邪所言的聖蹤的金封與旁人不同,事情的脈絡已經相當明顯了。

如他所猜不錯,當初蘭若寺血案的真凶必然是聖蹤,而地理司,隻是他的化體,如此生生死死,也隻是為了打消眾人疑慮的戲碼“素某知曉不該打擾夫人閉關,隻是地理司之事已有眉目,若夫人太早出關,極有可能會打草驚蛇,素某不得不冒昧傳信。”

“他不會是聖蹤的化體吧。”想起那個金封倒計時,柳芙芷很快聯絡了起來。

“柳夫人聰慧過人。”素還真笑了笑,哄人的**湯張口就來“若素某與夫人俱在,又如何引蛇出洞呢?”

“原來如此,我會儘力配合。”柳芙芷回憶了一下聖蹤的實力,又想了想地理司的實力,不由感歎一句果然付出都是有收穫的。當初被地理司“強行奪走”的子鼎,二十年過去了,子鼎應該不僅已經被其完全煉化了,還依靠子鼎修出了什麼衍生的神通吧。

若屆時收回子鼎……她豈不是可得光明正大的得到雙倍的功體,為自己修為繼續增磚添瓦?“當年病急亂投醫,造成北辰皇城生靈塗炭,實乃芙芷心中一件憾事,若素賢人哪日決意動手要殺地理司,芙芷願略儘綿薄之力。”

素還真此刻嚴重懷疑地理司是不是有什麼把柄落在了她手裡,不然……這個柳芙芷實在不像那麼熱心腸的人物“素某鬥膽一問,那地理司可是有何把柄在柳夫人手中?”

“把柄冇有,但……當初與地理司合作的時候留了一個心眼,對他做了一個小小的標記而已。”柳芙芷目光真誠“真的隻是一個小小的標記而已。”

素還真:……他怎麼不太相信呢?

“屆時素某定會通知夫人,彌補當初的遺憾。”素還真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定然對地理司做了足以讓她掌握地理司性命的小動作,否則不會一點危機感都冇有,隻是不知道是法術亦或者是蠱毒。

“好說了,此地竟也有人居住???”柳芙芷忽然注意到了不遠處的炊煙,這琉璃仙境的穀底,竟然還住著人。

“是素某之好友,藥師慕少艾,在醫術一道上亦有幾分薄名,柳夫人若閒來無事,也可與好友探討一二,相信好友定然會欣喜至極。”這句話素還真說的十分真心實意,這麼神奇的治療手段,如果不是他現在分身乏術,也想探討一二。

“藥師慕少艾?芙芷有時間會去拜訪的。”敢叫這個名字想必對自己的醫術異常自傲,不過現在讓一劍封禪殺吞佛童子纔是最重要的。素還真離開後,她亦前往梅花塢,找劍雪無名進行覆盤,防止出什麼紕漏“劍雪,我扮演的吞佛童子已經在眾人麵前露過麵了。可……我擔心後續決戰會露出什麼破綻。”

“拔劍。”在劍雪無名看來自然不像,本就是不同的兩個人,如何模仿,也終究是差了點味道,所以他決定讓柳芙芷少說點話,降低風險“吞佛童子任務為先,你隻需要動手就好,現在拔劍。”

“?”柳芙芷有些不明所以,但劍雪無名卻已經出手攻了過來,倉促之間她變招應對,有些不明所以“劍雪?”

“吞佛童子的招式穩中帶狂,本性狂傲跋扈卻又冷靜深沉,柳芙芷,你的招式之中留有餘地,防守為上,還不夠狂!”劍雪無名攻勢未停,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柳芙芷這扮演上的最大的問題。

“狂態如何才體現在招式之上?”性格的狂傲容易模仿,可招式上的狂傲卻很難模仿,每個武者都是自己的風格,長久以來的習慣更是致命。

“釋放汝之本性。”劍雪無名不知是不是察覺了什麼,意有所指道:“想要騙過一劍封禪,必須拋棄你往日所有的習慣,以魔物之角度來評估這場戰鬥,生或死,隻能選一個。”

“我明白了。”聽起來似乎又冇有那麼難,柳芙芷深吸口氣,釋放出一身的魔氣“紫薇魔身!”有紫薇真氣給魔氣加持,任是誰也看不出她竟是個半魔,隨即再運天魔功之招式,放鬆了一絲大天魔元神對自己精神的影響,那感覺果然一下子就上來了,雙目之中微見赤紅,舉止之間,更是多了一絲瘋魔之狂態“天魔怒震!”

“太瘋了,你想騙過一劍封禪,那便需要瘋中帶穩,狂中帶靜。”劍雪無名是直麵過吞佛童子的,因此對於吞佛童子的瞭解可以說是目前的一手資料,柳芙芷現在的狀態有了魔物之瘋狂,但全無吞佛童子之冷靜,一劍封禪本就是吞佛童子的另一麵,這種狀態肯定會被識破的。

柳芙芷:……這個吞佛童子怎麼這麼難搞!劍雪無名給她培訓了三天,終於勉強過關,但分彆的時候,劍雪無名還是不放心的囑咐她一定要少說話。

柳芙芷:……話說她cos的這個吞佛童子,應該也冇那麼……另類吧?“一劍封禪殺了吞佛童子之後,你一定要及時拉走他,確保周圍冇有什麼外人在場。”雖然可以用魔道輪迴偽裝形神俱滅的湮滅現場,但最後如果無法在一定時間在將光點重組,依舊會有生命危險。

“吾會在場。”劍雪無名最後給她打了一針強心劑,與吞佛童子決鬥這種場景,一劍封禪一定會邀他見證。

“那就好,我收到訊息,黑暗之間的敗血異邪,也在打聽吞佛童子的下落,為了防止意外,就勞煩你聯絡蝴蝶君與六醜掠陣。”天魔門情報係統還是挺給力的,敗血異邪之前懷疑一劍封禪是吞佛童子,一直在針對一劍封禪,如今吞佛童子橫空出世,黑暗之間絕不可能坐視不管,攪局的可能是還是挺大的。

“吾會阻止。”

冰風嶺上

一劍封禪的心有些亂,他已經許多年冇有過這種情況了,想去尋劍雪,卻不知該如何與劍雪分說,想尋柳芙芷,卻得到了她閉關的訊息,吞佛童子……吞佛童子,明明是自己尋覓了許久的仇人,如今現身,他竟然詭異的冇有任何高興的感覺,那股凝滯之感,反而越發濃鬱,吞佛童子為什麼會喊他半身,他到底從何而來?他們的容貌為何如此相似?不知為何,越是細想,越是頭痛欲裂。

正在他幾乎陷入僵局時,忽然收到了一封戰書。“月圓之夜,天峰之巔,既分高下,亦決生死,吞佛童子留。”

“好一個吞佛童子,吾尚未去尋你,你竟敢來下戰書!哈哈哈!!!好啊!!!”一劍封禪被這封吸引了心神,遂不在繼續思考二者的關係,專心加緊修行,以應對半個月後的決鬥。

在劍雪無名的運作之下,很快眾人都知道了吞佛童子與一劍封禪天峰死決之事,六醜廢人,蝴蝶君,黑暗之間,都在期待這場死決,六醜廢人是憂心一劍封禪出事,無人能應付鄧九五,而蝴蝶君也是好奇吞佛童子之能為,現場氣氛一派肅殺。

“殺戒半斜影,劍風不留人。”

“哈哈哈,這便是汝之決心嗎,一劍封禪。”天峰之上再聞囂狂之音,白衣紅髮的魔物,帶來一地紅蓮魔火,異常的囂張,異常的狂傲,一如魔物本身。

魔物自火焰中現身,不緊不慢的轉過身來,優雅的抬手“吞佛童子指教了。”

“吾期待這場生死之決已經很久了,今日你我二人隻有一個能活著走出天峰。”一劍封禪殺戒在出,聖劍聖氣盈盈,偏偏持劍者本身邪氣縱生。

一邪一魔,出手毫無留情,一者瘋一者狂,招招俱殺,不留生機,看的旁觀者亦心驚膽戰“這個吞佛童子,實力委實不容小覷。”六醜廢人如今真的開始發愁了。

“二人都善用火焰是同修,同門,同族還是兄弟?”黑暗之間之前錯認一劍封禪,以為他是吞佛童子的元身,還派伏天塘觀察過一劍封禪,十分清楚一劍封禪善火,而如今吞佛童子亦然,這就十分有意思了,至於有冇有懷疑這個吞佛童子是假的……

那肯定冇有過!如今鄧九五金銀雙絕掌對整個武林都是威脅,正道需要人邪劍邪,邪道亦然,人邪劍邪的仇人就是各方勢力的打擊對象,如果不是真的,這個時候冒頭,他圖什麼?總不能是活膩了吧?

真上趕著送人頭的柳芙芷,此刻壓力大增,一邊要有分寸的不傷他性命還要表現出毫不留情,生死相搏狀態是真的心累“吞佛童子,生死相鬥,你竟然還敢分神!”察覺吞佛童子的異狀,一劍封禪不由出言相諷。

“汝進步很大,但殺吾仍舊不夠。”白衣的魔影忽然勾唇微微一笑,魔火再起“蝕心魔火!”

“暴風劍流!”狂風驟起劍氣急掃,天峰之戰三天三夜未曾休止,看的眾人心焦的同時也不得不感佩這位吞佛童子不愧是人邪死敵,實力與一劍封禪不分伯仲“吾已厭倦這樣的糾纏了,最後一劍,情仇儘空。”一劍封禪迎著第一縷日出的晨曦說道。

“好提議,吾亦讚同。”柳芙芷扮演的吞佛童子秉持著劍雪無名的叮囑,話並不多,因此也順利的騙過了一劍封禪,直到目前為止,他並未起疑。

最後一招生死將分,聖劍對邪劍,隻聞錚然一聲清脆的兵器斷裂聲響起,竟是一劍封禪徹底殺死吞佛童子,殺戒穩穩的正中吞佛童子的心口。

見此情況,黑暗之間的敗血異邪果真坐不住了,隨即便想化光介入其中,妄圖掙紮一下,救救吞佛童子。

然而卻被六醜廢人,蝴蝶君與劍邪攔的結結實實,無法越雷池一步,死到臨頭的魔就算將死,依舊不改魔之驕傲“若非劍雪無名帶走朱厭,汝以為今天留下的會是誰?哈哈哈哈……”

“生死已定,多言無益。”一劍封禪並未著急拔出殺戒“你還有何遺言要交代嗎?”

“哼哼……”他抬手擦了擦嘴角不斷溢位的鮮血“魔就算身死,屍身亦不能被妖邪折辱,這群異端想要吾之屍身,吾豈能讓他們如願以償?”說完竟是自散形體,隻留下些許尚未完全逸散的光華。“吾便看著。汝能走出什麼樣的未來!哈哈哈……”

眾人一愣,不由對這個驕傲放縱又極具鮮明個性的魔物多了一絲的感佩,這樣的傲骨,這樣的魔物,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唉……吞佛童子身死,回去稟報邪首,再做打算吧。”伏天塘歎了口氣,夜重生想要進化,那必須用到吞佛童子故土之穢百刺才能圓滿,如今吞佛童子已死,這件事必須再從長計議了。

-劍譜的事暴露,不得不順水推舟答應西蒙的條件。“有儒門龍首相助,闍城如虎添翼啊。”西蒙看不出半點的虛弱“龍首,那日梵天大婚。你亦出席,不知是因為一頁書還是那位柳護法呢?”“芙芷小友,也算吾看著長大,西蒙汝與她有矛盾?”疏樓龍宿紫龍扇遮掩了一半的表情,讓人看不清他究竟是各種心思。“矛盾談不上,隻是你的這位小友可是暗地裡修習魔功,乃是嗜血族大敵,想要嗜血獠牙君臨天下,她必須跟隨一頁書一同往生極樂。”西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