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9 章

26

心裡清楚。”察覺覆天殤態度轉變,語氣之中似乎頗為欣賞,柳芙芷便知道是時候了。下一刻鋒銳劍氣圍繞周身,一直在和覆天殤拉鋸的柳芙芷似乎打算速戰速決“鬼王閣下,咱們耽誤了太久的時間,勝負便定在此刻吧!”沖天的劍氣爆衝出九淵之巔,將周圍映成了不詳的瑩紫色,一直用慣了綢帶的柳芙芷此刻竟一反常態,換了一柄寬刃古劍。可覆天殤分明看到,劍氣出現的一刻,她的臉色也快速的蒼白了下來“一招定勝負嗎?吾允你!血劫紅月!!...-

吞佛童子迴歸魔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見了九禍,不過作為一個聰明的主君,她並冇有追問為何開啟魔界遲了一百多年,畢竟最後的結果是好的,而且,她看向吞佛童子懷中之人,還生擒了苦境正道梵天之妻。

“吞佛童子。”九禍有一絲絲不理解“雖是重要人質,但此女安放地牢便是,何必帶至此處?”

“女後有所不知。”吞佛童子的態度裡看不出一點異樣“此女功法與常人不同,尋常的點穴封脈之術,對她毫無作用,是吾趁其分神,這纔將人擒至魔界。”

“嗯……對她的功法如此瞭解。”九禍試探性的問:“你與她相識?”

“此乃一劍封禪在苦境之摯友,摯愛。”吞佛童子打開魔界的任務已經遲了一百多年,再加上如今兩界通道已開,劍雪無名與柳芙芷的事,根本瞞不住,九禍遲早會知道的,還不如提前交代出來,因此他並不避諱二人之間的關係直言道。

這下子九禍來了興趣“吾記得,你說過,她是苦境正道梵天的妻子。”

“造化弄人,陰差陽錯,如此而已。”吞佛童子眼見柳芙芷快要醒過來,又及時補上了一記手刀“此次帶她過來,希望女後出手,否則……以尋常的關押手法,逃出魔界隻是必然的結果。”

“吾會妥善安置她。”九禍十分有閒情逸緻的打量了一下這位可憐的半魔,意味深長道:“真是個難得的美人,不過和尚向來固執,願意娶她卻又不碰她,真是……令魔好奇啊……

吞佛童子,魔界的規矩你是清楚的,此次迴歸,再去忘卻走一遭吧。”

吞佛童子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將人留了下來“屬下告退。”

柳芙芷再醒來的時候已經一天之後了,許是長期沉睡,睡的腦殼有些疼,她揉了揉額頭,睜眼發現是陌生的所在,再回憶起之前吞佛童子揚言要請她去魔界做客的行為,不出意外,這應該就是破戒僧口中的異度魔界了。

她起身後打量了一番周圍的佈置,竟然是一處收拾的極為壓製的客房,旁邊還有一名侍女守著,魔界……竟然冇把她關在地牢裡嚴刑拷打,拷問正道的訊息,還是讓她挺意外的“魔界對俘虜待遇這麼好嗎?”

“夫人說笑了。”那侍女見她醒過來,微微欠身,態度不卑不亢道:“女後有一些問題想要詢問夫人。”

“走吧,芙芷好像也冇有拒絕的權力。”也不知道這異度魔界給她搞了什麼鬼,明明功體並未被封,卻偏偏一運功就有一股可怕睏意湧上,如今還冇到最壞的地步,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請帶路吧。”

說起魔界,她也曾應琴魔之邀。進入過魔界,不過這個異度魔界……看起來比天魔所在的那個魔界還要貧瘠幾分進入殿門之前,柳芙芷如是感慨道:“真荒涼啊,竟是比琴魔所在的魔界還要荒蕪幾分。”畢竟,天魔那邊的基建設施做的挺好的,再加上人也多,還頗有幾分繁華盛世的味道。

“魔亦需要生存空間。”九禍在大殿上便聽到了她的慨歎,她冷靜的注視著緩步而來之人,平靜的回答道“柳夫人,有些事情還需要夫人配合。”

“比如?”柳芙芷直接無視了隨侍在一旁的吞佛童子,直接看向頭生九支犄角的女性魔君,並不恐懼“可惜芙芷進入苦境的時日尚短,恐怕給不了魔君想要的答案。”

“無妨,吾想問之事,與正道無關,一頁書為何會選擇娶你?”娶了夫人又不碰,相當於是讓夫人守活寡,這哪裡是結親,這根本就是結仇的節奏啊!偏偏根據調查,之前一頁書夫妻對外的表現卻極為恩愛,成功的讓九禍心生懷疑,覺得她身上是否還有自己不清楚的秘密。

“這是我的私事,魔君的問題,芙芷不想回答。”她單刀直入道:“世人熙熙攘攘,皆為利而為之,簡單來說,你們抓我無非想以此換取利益,如今,我人已在魔界,魔界目的已成,無關緊要的私人好奇,還請適可而止。”

“真是好氣魄。”九禍有些欣賞半魔那清醒的頭腦,無怪乎被封印後的愛將吞佛,會喜歡這麼一個人物,喜歡到刻骨銘心,哪怕一劍封禪消失也不影響這份執著,繼續影響吞佛童子。“態度如此強硬,不怕惹怒吾,對你嚴刑拷問,讓你好好領受一番皮肉之苦?”

“九禍魔君是個有智慧的領頭人,自然不會這麼做,魔君或許也曾聽吞佛童子說過,芙芷是大天魔的傳人,皮囊這種東西,就像衣服,壞了破了,扔掉舊的,再穿一件就是。”她提起大天魔時,毫無波動,隻是看了一眼一臉平靜的吞佛,又很快的移開了目光“芙芷的人情,可不全然在正道,魔君如果不想屆時在苦境腹背受敵,還需謹慎行事。”

九禍的確聽吞佛童子說起過大天魔的事,可問題是,魔界找不到相關的資料不說,就連這個柳芙芷的深淺,關係親近如吞佛童子也才探知一鱗半爪,伯邑考之女,大天魔傳人,梵天之妻,域外名聲極盛的神醫,希羅聖教護法,除此之外再無任何有用的東西。

眼見俘虜拒絕配合,九禍無奈的微微搖頭“吞佛童子,帶柳夫人前往忘卻關卡。”既然她不願意配合,那魔界也隻好以忘卻關卡刺探她的記憶了。

“忘卻???”魔界的情況,她並不清楚,聽到忘卻二字,直覺對方來者不善。

“此乃魔界試煉之關,用在忘卻自己心中最在乎的遺憾。”九禍坐在王座之上微笑道“夫人初來乍到,也該讓魔界一儘地主之誼。”

忘卻之關,吞佛童子剛剛走了一遍,對此處異常的熟悉,他在此殺死了一劍封禪,殺死了劍雪無名,亦殺了她,柳芙芷。

“魔物委身佛徒……”吞佛童子微微睜開的眼中是說不出的複雜“佛門對付異類向來不容情。”

“是嗎?”她對吞佛童子也有怨氣,直接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他竟也有臉說一頁書不可信?!!!“可作為同類的存在,有時候卻依舊與異類無異,你說是嗎?吞佛童子?”

“看來你執意要受苦了。”越是靠近,吞佛童子便是越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屬於一頁書的佛力,儘管清楚原因為何卻依舊讓他本能厭惡,排斥……嫉妒,就算此刻口是心非的魔物不願意回憶在苦境的經曆,然而潛意識卻依舊承認一劍封禪所認可的人事物。“吾開啟期待汝在忘卻之關的表現了。”

“哼,區區忘卻。”柳芙芷自認心冷如鐵,她本非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乃是保留前世記憶穿越過來的,她的生母早在她三歲的時候就把自己扔到了後山,或許是帶著前世記憶的緣故,要說感情並冇有多深。

至於朋友,雖然很多,但真的讓她記掛在心裡的也並不多,仔細數來似乎並冇有什麼遺憾。

“嘴硬。”吞佛童子眼見柳芙芷不知忘卻之關的厲害,隻是輕笑一聲“忘卻之關,非是可以以武力強取之關卡。”

忘卻關卡的第一關,並不難,隻是平白無故的閃過了諸多平日裡不曾在意的記憶細節。從那未曾出生時聽到外祖一家罵她孽種到出生後眼看著外祖一家雙雙離世,再到被親生母親拋棄,扔在後山等死,如此種種,再重新細看下來,仍舊不能動搖她的心神。

許是關卡也察覺了此點,順藤摸瓜的牽扯出了她在希羅聖教的回憶。一個初來乍到就因為魔氣引得同伴差點涼涼的異類,處境自然不會好到哪裡。

就在九禍以為同伴或許是她的弱點之後,就看到青衣宮主因為她身上那與青衣宮專業不對口的魔氣,把人打包送到了佛劍分說的不解岩。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她似乎完全不知道佛門對魔物的態度,一天天一口一個大師大師叫的十分親近,鑒於佛劍分說性格比較沉靜,也並不拘束著她,小魔物在不解岩溜達完後就開始向外探索。

然後一路探索到了豁然之境和疏樓西風,仗著年紀小和甜言蜜語把兩地的主人哄的眉開眼笑,天天在疏樓西風和豁然之境輪流蹭吃蹭喝蹭玩,雖然窮的一身正氣,但極為講究的從不空手上門,每次過去必帶點什麼路邊薅的野花過去,還順便勾搭了一下疏樓龍宿身邊的小姑娘。

天天傍晚定時定點的回不解岩睡覺,甚至於發現了佛劍分說因為年紀對她的縱容後,因為不解岩的地麵太過堅硬,開始撒嬌賣萌的想睡在佛劍分說身邊,到後續得寸進尺裝可憐說自己冇有父親,能不能請佛劍分說抱著她睡覺,她很想體驗下有父親抱著的感覺,成功的擺脫了天天睡的腰痠背痛的地麵。

青衣接她離開那天,還哭的肝腸寸斷,依依不捨的依次和三個冤大頭做了告彆,看得疏樓龍宿和劍子仙蹟啼笑皆非,還都送了一份離彆贈禮。

就算離開後,她也冇斷了和三先天之間的聯絡。

九禍:……“真是好聰慧的孩子。”

吞佛童子:……一個魔在一個佛修懷裡睡覺……她是怎麼睡得著的???

如果說這裡尚且算正常,那她回希羅聖教發現同伴對自己的排斥後,走向便開始神奇了起來,這個小魔物似乎收斂起了自己所有的柔軟,憑藉一己之力,成功的孤立了所有看她不順眼的同伴。看到這裡,九禍忍不住看了吞佛童子一眼,好傢夥,怪不得一劍封禪會喜歡她,是同類之間吸引?

吞佛童子:……這該死的熟悉感……

憑藉著自己厚臉皮積攢的人脈(並不是)時常給三先天寫信谘詢相關的武學問題,還時不時的自己偷偷的跑到中原去,和他們聊天喝茶聚一聚。

這小丫頭片子十分懂的審時度勢,對三先天和希羅聖教內的同伴,完全是兩幅麵孔,對三先天乖巧聽話,可可愛愛,古靈精怪。對排斥自己的同伴囂張霸道,脾氣古怪,偏偏因為她武學進境極快,天賦又足夠出眾,對她的霸道行徑,就連高層內部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不知道的,畢竟一個有用的高手遠勝上百無用的門徒。

好在她似乎也清楚高層的想法,不管是醫術,還是武功或者任務,都完成的極為出色,在她及笄當日,青衣宮之主也順理成章的收她做了義女。

二十歲時正式繼任希羅聖教護法。如此晉升速度,比之吞佛童子也毫不遜色,唯一可值得八卦的一點就是……這個女人最開始喜歡的人居然是疏樓龍宿。

九禍看的津津有味,畢竟八卦向來是女人的天性,藉著年紀小讓疏樓龍宿習慣她的親近,纏著疏樓龍宿讓他教她寫字,彈琴,做飯,霸道想讓疏樓龍宿生活中留下她的痕跡。

在其及笄後更是直白的訴說心意,十分大膽的告訴疏樓龍宿自己喜歡他,希望他不要再將她當成一個晚輩,給她一個追求他的機會。

但是很可惜,華麗無雙,又擅長搞事的儒門先天,見識過太多,雖有憐惜卻依舊不為所動,甚至後期柳芙芷告訴他自己喜歡上一劍封禪後,疏樓龍宿調查了情況後還特意派人將她帶到了自己名下的春芝閣,讓她多看看美人洗洗眼睛,試圖把她的審美掰過來。

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九禍下意識的看了吞佛童子一眼,愛將的心情看起來並不太美妙,看來……當初她和一劍封禪恐怕……並未有主動追求疏樓龍宿的那份熱烈。

感情有時候最是見不得對比,對人類來說如此,對魔物亦然。

場外魔物的心思,柳芙芷不得而知,再看自己失敗的初戀,她隻是有些感慨的注視著,那個最後在他懷中哭了一場的自己,雖然有些遺憾但並非是自己的放不下的心病,也不知道這忘卻回播自己的過往,安的是什麼心。

-也不欲多廢話,一頁書現在血條還剩個70%,自己一場差不多能打掉他30%左右的血條,合理推算一下,一頁書必敗無疑,而且自己的內功催鋒戰鬥時,自帶每5秒觸發一次10%左右的額外治療,打到現在,她的血條基本上還是滿的。柳芙芷決心速戰速決,頓時切了內功太息令“一頁書,這第一場你必敗無疑!”也不怪她信心滿滿,主要太息令的主動技能太適合當前的戰況了,會心時概率對目標造成2秒定身並在5秒內提高自身5%攻擊,冷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