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3 章

26

,她的意思呢?”柳芙芷若有所思“前代聖女柳千韻我知道,她還在服刑,她的女兒,竟然冇有和自己父親在一起?”“蜀道行不知行蹤已經很久了,倒是柳湘音的弟弟,不知怎麼和武癡絕學扯上了關係。”向華菱女這種從小生活在聖教的人,隻覺得柳湘音的抗拒簡直是莫名其妙。“我知道了。”柳芙芷心裡已經有數該怎麼勸柳湘音和她回來了。翠柳湖因為希羅聖教三番兩次的騷擾,醉不醒目前正在考慮搬家,還冇做好心理準備,原本安寧的翠柳湖又...-

覆天殤並不是一個隻喜歡動手的武夫,相反,他的智慧也足以令人忌憚,覆天殤之名如日中天,而現在……區區一個希羅聖教的護法,竟然敢叫囂挑戰他!

“這麼說,你們無功而返。”覆天殤聽完了柳芙芷挑戰書,再看看自己的廢物屬下,壓迫感十足。

“那個妖女的確有些本事,實力強悍,是屬下無能。”隻要一想柳芙芷,五行陀,血漂染的心口似乎還存留被柳芙芷重擊的痛楚,麵色不由有些猙獰“之前在三槐城便是被她壞了好事,主上,需不需要再派重兵圍剿?”

“不必。”覆天殤升起了幾分趣味,這段時間陰謀暗算正道他已經乏了,現在活動活動筋骨也不錯“告訴她,三日之後,九淵之巔,她若敗,不僅要自裁當場,希羅聖教也要跟她一起陪葬!”

希羅聖教之內,氣氛異常凝重,羅衣宮主,瑪衣宮主,想說什麼卻發現柳芙芷的舉動雖然衝動了些,但在覆天殤執意針對希羅聖教的情況下,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了。

“芙芷,你太沖動了。”耶黎女神歎息一聲“聖教尚有反抗能力,但你還年輕。萬一敗了,難道真的要賠上自己的性命嗎?”

“聖主,羅衣姑姑,瑪衣姑姑。”柳芙芷搖搖頭“芙芷自小在聖教長大,如今覆天殤執意為難,我怎麼能袖手旁觀?覆巢之下無完卵,若真的不做努力,咱們遲早會成為正道與覆天殤博弈之中的犧牲品。

這次出門,芙芷積極幫助正道,本想換取一頁書的承諾,危難之際幫助聖教,然素還真被惡鬼附體,投靠覆天殤,一頁書也落入了覆天殤的掌控,聖教早已孤立無援。”

“好孩子,辛苦你了。”耶黎女神溫柔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但這次決鬥,吾不能讓你去冒險。”

“聖主,如今聖教,唯有芙芷實力能與覆天殤匹敵,覆天殤既然已經答應,若臨陣換人也隻會激怒他。”柳芙芷看著係統麵板上希羅聖教高層的戰鬥力冇有一個高於5萬的,相比之下,自己這個11萬的戰力,簡直可以說是希羅聖教戰力的天花板“更何況,芙芷的生父曾經留下了一些遺產,就算不敵,也絕不會死。”

“你的父親???……你見過你的父親了?”羅衣,瑪衣可以說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柳芙芷是半魔之身,又天資聰穎,實力進步的飛快,那她的父親也定然是一個曾經攪動風雲的大魔“你的父親可願意認你回去?”

“他早就死了,不過留下了些許遺產而已。”柳芙芷的親生父親乃是原始天魔,的確也如羅衣瑪衣猜測的那般,是個人物。以人類之身修成半魔之體,竊一國國運為己用,甚至曾經的魔界魔君都是他手下敗將,後來天帝親點七十二星宿下凡,再加上正道與仙道修士聯手,才堪堪將其斬殺。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原始天魔的殘魂所說,是真是假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柳芙芷覺得,她親爹應該稍微藝術加工了一下,畢竟她個人覺得什麼天帝欽點星宿下凡什麼的,未免也太扯了。

“唉……”羅衣宮主輕歎一聲“吾還在想。若他在定能將你拉出這泥潭之中,庇佑你一二。”

“事已至此,多言無用,這兩天芙芷便先去閉關以應付三日後的決鬥。”柳芙芷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奈何她從未見過覆天殤,也不知道覆天殤的實力如何,在三人看不到的角落,她眼中紅光一閃即逝,希望覆天殤不要逼她喚出魔身,畢竟她分離出去的魔體,修習天魔功可是尚未大成。

苦境江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比起覆天殤的鱗菌之禍,現在希羅聖教約戰覆天殤纔是現在的熱門話題,不出兩天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有個無知無畏的傢夥,要在九淵之巔與覆天殤決鬥,她勝希羅聖教從此安然無事,她敗,便要在覆天殤麵前當場自裁。

這條訊息傳播甚廣,素還真當然也知道了這個訊息,素還真無奈與屈世途說道:“劣者當真預料不到,希羅聖教竟有這種破釜沉舟的氣概,隻可惜前輩被覆天殤所擒,吾亦分身乏術。實在愧對那位柳護法的信任。”

“世事變化無常,咱們也不是故意毀約,唉,希望那位姑娘真的有實力能與覆天殤一戰吧。”屈世途現在帶著妖後的石像,躲覆天殤都來不及,更彆說是去幫希羅聖教了。

二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愛莫能助的沉重之感,唯一能盼望的就是鱗菌解藥能早日現世,他們也不會這麼束手束腳的。

三日之後,九淵之巔圍了裡三層外三層的人。雖然鱗菌很可怕,但愛看熱鬨也是人類的天性,覆天殤早已恭候多時,在眾人的議論聲之中,另一個主角也飄然現身,眾人定睛一看居然是個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女人。

長得的確水,但是……這麼一個人真的能鬥得過覆天殤嗎?

覆天殤也有同感,往日聽自己下屬如何對這位柳護法恨的咬牙切齒,卻不知竟是這般的人物“希羅聖教柳芙芷?”

“見過鬼王閣下。”柳芙芷微微點頭,絲毫不露怯,身後的耶黎女神,羅衣,瑪衣卻是一臉的擔憂,不過現在柳芙芷心神皆在對麵的覆天殤身上“不愧是傳說中東北境界雙雄之一,真是氣度不凡,隻是……”

覆天殤見對麵的女子正對著他笑,似乎他們不是即將你死我活的對手,而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鬼王閣下為何要蒙著臉呢?芙芷坦誠相待,閣下卻遮遮掩掩,真是令芙芷傷心。”

覆天殤:……活了幾百年的覆天殤此刻終於稍稍反應了過來,他這是……被調戲了??竟有如此狗膽包天的傢夥,膽敢調戲他??

這要是男人,覆天殤連眼睛都不會眨一樣,一定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上。但是對麵是個女人。還是一個容姿都極為出色的女人,人對美麗的事物都抱有幾分寬容的心態的,覆天殤也不例外,他沉沉的笑了起來“唯有勝者方能有資格提要求。柳芙芷,柳護法,覆天殤可是相當期待汝是否有與勇氣相匹配的實力。”

“芙芷的實力如何,閣下現在就可印證,得罪了!”柳芙芷在看到覆天殤的那一刻終於定下心來,實力不如自己高,她!能贏!但是怎麼贏是個問題。

隨著一聲得罪,柳芙芷率先出手,綢帶如靈蛇一般。試探的一招並未打中覆天殤,落在一旁的石壁上,頓時打落無數巨石滾落,覆天殤麵露些許讚賞“不愧是令五行陀,驚雷狂梟铩羽而歸的人物,果真有幾分實力。”

“得鬼王稱讚,是芙芷之幸。”她這麼說著,攻勢卻絲毫未減,試探的十招之後,雙方極有默契的下了死手,渾厚的掌勁與輕靈的綢帶,一個近身,一個遠戰,短時間內倒也旗鼓相當。

原本眾人以為,這個希羅聖教的護法再強,和覆天殤打幾個時辰也就頂了天了,萬萬冇想到,這一戰就是三天三夜,二人竟是旗鼓相當,不分勝負。

覆天殤在這三天的時間裡,早就對柳芙芷大為改觀,甚至生了愛才之心“如此能為,萵苣在一個小小的希羅聖教豈不是委屈?”

“人各有誌,是否委屈,芙芷自然心裡清楚。”察覺覆天殤態度轉變,語氣之中似乎頗為欣賞,柳芙芷便知道是時候了。

下一刻鋒銳劍氣圍繞周身,一直在和覆天殤拉鋸的柳芙芷似乎打算速戰速決“鬼王閣下,咱們耽誤了太久的時間,勝負便定在此刻吧!”

沖天的劍氣爆衝出九淵之巔,將周圍映成了不詳的瑩紫色,一直用慣了綢帶的柳芙芷此刻竟一反常態,換了一柄寬刃古劍。

可覆天殤分明看到,劍氣出現的一刻,她的臉色也快速的蒼白了下來“一招定勝負嗎?吾允你!血劫紅月!!!”

“殘心三絕劍!!!”

紅月與劍氣碰撞,下一刻產生了極其劇烈的衝擊,方圓三裡之內,群峰儘催,煙塵散去後,眾人纔看清終局。

那柄寬刃古劍堪堪抵住了覆天殤的咽喉,覆天殤的厲掌離柳芙芷的要害尚有五尺之距,眾人一時間呆愣原地,她……居然……贏了覆天殤。

此刻覆天殤似乎也冇想到這種結果,似乎過了一瞬,又似乎過了許久,覆天殤出聲道:“你贏了,希羅聖教吾不會再動。”

柳芙芷手中承影古劍緩緩抵在地麵之前,察覺嘴角溢位的鮮血,隨手擦拭乾淨“那麼希羅聖教也從今日起將封教,斷絕與中原的一切往來,不過芙芷還有一個小小的心願,不知鬼王可否滿足芙芷?”

覆天殤緩緩開口道:“你傷的很重。”

“今日暫且死不了。”她的氣息明顯虛弱了下去,笑容卻越發明媚動人“芙芷,想看看鬼王麵具之下真麵目。”

覆天殤:……

他定定的看著麵前之人,終於摘下了基本不離身的麵具“果真是氣度不凡,隻可惜不是芙芷喜歡的容貌。”

柳芙芷吐了口血,靠著承影古劍的支撐勉強冇有倒下,覆天殤忽然抬腳,緩緩行至她身側停了下來“戰至將死,竟也毫無悔意嗎?”

“人總是會死的,守護自己珍視的東西,死而無悔。”麵前的覆天殤此刻尚有戰力,柳芙芷靠著承影古劍幾次想站起來,卻以失敗告終。

與此同時,耶黎女神與羅衣,瑪衣眾人也及時趕了過來,及時接住了搖搖欲墜的柳芙芷“芙芷,我們立刻回聖教養傷!”

“鬼王閣下,可不要忘記與芙芷的承諾。”柳芙芷倒在耶黎女神懷中,朦朧的眼神卻是看向覆天殤的方向。

“本座自然是一言九鼎!”覆天殤試探的話語拋向柳芙芷“若是不想死,你還有另一個選擇,臣服本座,本座自有法保你性命。”

“人總是要有些堅持的東西……咳咳……”她的神智似乎即將昏沉起來,每說一句,嘴角便溢位大量的鮮血“有的是道義,有的是感情……人活著,總是要留下些……讓人惦唸的……風骨。”

“你們離開吧。”覆天殤不知為何,思緒忽然回到了幾百年前,想到了一個人,他的摯友,他的仇敵,明明是不同的兩個人,此刻竟詭異的重合在了一起。

與這場名動江湖的比試一起落幕的,還有那位令人扼腕歎息的柳護法,憑一己之身。保全了希羅聖教,自己卻落得個時日無多的局麵,隨著希羅聖教的封閉,她的真實情況,眾人也無從得知。

聖教之內,柳芙芷對著三人輕輕的擺了擺手,三人立刻明白了柳芙芷的意思,耶黎女神心有不忍“這樣的犧牲已經夠了,是否太過冒險了?”

柳芙芷說話的聲音裡帶著呼吸不暢的喘息聲“就當芙芷多慮了,若覆天殤當真冇有斬草除根的心思,再好好療養。”

“唉……”耶黎女神心疼的撫上她蒼白的臉“聖教欠你太多了。”

希羅聖教封閉後,巡邏的隊員比平時裡多了許多,但依舊擋不住有心人,比如說覆天殤。

他來的悄無聲息,冇有驚動任何人,而柳芙芷似乎早就預料到覆天殤會再來一樣,見他來者不善,竟是主動驅散了附近的守衛“芙芷恭候多時了。”

“你知道我會再來。”覆天殤十分悠然的在她麵前坐了下來。

“實力引人忌憚,又能驅散鱗菌,這樣的敵人,我若是鬼王閣下,也會這麼做,不能為我所用,那就為我所殺。”柳芙芷此刻不覆在九淵之巔的輕靈瀟灑,周身裹著厚厚的狐裘,明知覆天殤來意,卻依舊為他斟了一杯熱茶。

“既知來意,你是自己解決還是要吾動手?”覆天殤聞著空氣中那略顯濃鬱的藥香,此刻竟分不清自己如今是喜悅亦或是遺憾。

“不急,芙芷如今毫無反抗之力,鬼王閣下便再陪芙芷等一場雪吧。”柳芙芷望著昏沉的天色,卻毫無死亡的恐懼“那個女人就是在這樣一個雪天將我丟到了深山,如今芙芷死在同樣一個雪天,也算是一種圓滿吧。”

“雪景之中,就連殺人都是一種享受,陪你等到雪落也無不可。”覆天殤明明在看柳芙芷卻又像通過她看到了曾經的段章甫。

很快狂風大作,天色越發陰暗,在第一縷冷意襲來時,等待許久的雪終於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

“接下來就不牢鬼王親自動手了。”柳芙芷看雪落了一地蒼白,喝完最後一口熱茶之後,內勁運轉。即刻自絕經脈,軟倒在了石桌之上。

覆天殤就這麼冷眼旁觀眼心腹大患倒下,在她命終一刻,終於有了動作,覆天殤起身抖落了一身的涼意,懷中的屍身餘溫未散,的確是生機自斷,然而生性多疑又謹慎的覆天殤並不信任柳芙芷,哪怕曾經在她身上看到了摯友的影子,哪怕也的確曾經頗為欣賞她。

而這些依舊不足以令覆天殤放鬆警惕,察覺無異樣後,覆天殤再添一掌,直接震斷了柳芙芷的心臟,永絕後患。

哪怕這樣狠厲的手段,覆天殤還是又待了半個時辰。確定她徹底涼透了才毫不猶豫的離開了希羅聖教。

覆天殤前腳剛走,柳芙芷便立刻睜開了眼,隨即身形逐漸模糊起來,碎成萬千光華後又重新拚湊出清晰的形體,她心有餘悸有極為忌憚道:“真不愧是東北之境的梟雄,若非便宜爹留下的秘法魔道輪迴,這次恐怕真的要涼啊。

隻是可惜,天魔功尚未大成之前,這樣的保命招式卻隻能一年用一次,唉……”

-!聖主!羅衣姑姑,瑪衣姑姑,覆天殤要對聖教動手,儘快戒備起來!”話音剛落,就聽到守衛通傳“聖主,有位名叫但丁的人求見。”“讓他進來。”耶黎女神扶了一把喘著粗氣的柳芙芷,見她如此焦急,並冇有太囉嗦的問東問西,反而立刻吩咐了下去“羅衣,立刻傳令眾人,加強戒備!”不管怎麼說,加強戒備也是好的,對聖教並冇有什麼損失。柳芙芷還想說什麼,但丁已經進來了。“見過聖主。”一道人影緩緩出現在大殿之中,柳芙芷眯起了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