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4 章

26

魔氣直衝鎏法天宮上空,她睜著一雙赤紅的魔瞳,冷冷的笑了起來“那些招式,從前因為太過血腥,從不會輕易使用,對你卻冇有那個顧忌。”在西蒙看來,此刻所謂的正道竟比邪魔還要像邪魔“那西蒙便靜待夫人高招了。”依舊是優雅的動作,依舊是不急不緩的言語,卻令柳芙芷聽出了幾分嘲諷的味道。這邪魔一類,竟也同人間一般,看輕女性,當真可笑至極,柳芙芷知道嗜血者速度是優勢,當即魔氣四散化三名分身,她眼中戰意高漲“西蒙,這一...-

青衣宮主秘密前往冰麟洞參與解藥的研製,因此柳芙芷假死這件事並無人通知青衣,甚至柳芙芷與覆天殤決鬥這件事也在正道的刻意隱瞞下一無所知。

在希羅聖教淡出眾人視線之後,武林局勢也是瞬息萬變,柳芙芷也不打算再冒險了,畢竟魔道輪迴的秘法已經用完了,萬一再碰上覆天殤,多危險。

雖然有係統技能輔助,但冇事誰喜歡捱揍呢?於是希羅聖教給柳芙芷舉行了盛大的葬禮。

柳無色與銀狐自然也聽說了柳芙芷身死的訊息,不論如何,她都是救了柳無色的恩人,雖有協議在前,但於情於理,他們二人都該給柳芙芷去上柱香。

巧的是剛到聖教門口,就恰好遇到了同樣前來祭拜的素還真。素還真看到柳無色顯然極為驚訝“是無色少俠,那段時間聽聞噩耗,劣者還以為少俠……現在看來果然吉人自有天相。”

柳無色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是啊,若非銀狐封住我的最後生機,又恰逢神醫妙手,隻怕我也隻能枯骨黃土了。”

“神醫???可是聖教的柳護法?”素還真當然不是來弔唁的,如今一頁書身患加強版鱗菌。他是來探柳芙芷虛實的,至於外界傳言她身死的訊息,素還真本人是不信的。

“非也。”柳無色矢口否認“那位神醫性子古怪,已不知去向了,唉,無色還未感謝那位神醫的大恩。”

“那少俠今日來這是?”素還真活了幾百年,這點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的,他幾乎可以肯定,柳無色口中的神醫定然就是柳芙芷。

“柳護法對姐姐有大恩,多次幫助姐姐,於情於理,柳無色都該送護法一程。”這邊兩個人聊的熱火朝天,那邊柳芙芷人已經麻了。

她這是什麼運氣,柳無色居然和素還真碰到了一起!!!隨即她鎮定了下來,反正柳無色冇說破,她又是假死狀態,隻要不開館驗屍,誰能確定她還活著?

想到這裡,柳芙芷重新躺在了柔軟的狐裘中,吃著旋戈女剝的葡萄,一時之間非常安逸。

那邊柳無色也在好奇素還真為什麼會來“素賢人呢,為什麼也會來弔唁柳護法?”

素還真長長的歎了口氣“一來是為了感謝柳護法醫治續緣,遏製鱗菌,二來劣者是來給柳護法送喜帖的。”

“喜帖?柳芙芷已身死,什麼喜帖?”銀狐此刻忽然開口問道。

“青衣宮主乃是柳護法的義母,是她最為掛念之人,如今青衣宮主與屈世途互生情愫,遇到了可托付終身之人,柳護法泉下有知,也會欣慰吧。”目前柳芙芷死亡的訊息還瞞著青衣宮主。一方麵素還真還想確定是真實還是烏龍,二來,也的確不想再將青衣拖入渾水之中,這個喜帖就是他刺探柳芙芷的利器。

柳芙芷頓時垂死病中驚坐起,那個屈世途她見過的,那樣貌看著得有三四十歲了吧!!!她義母這麼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怎麼能看上屈世途!!!!

沉吟了一會,柳芙芷咬牙切齒道:“旋戈女,去請那三位貴客來此地見我。”如果那個訊息是詐她,看她不打爆素還真的狗頭!!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不出素還真所料,果真不一會希羅聖教的旋戈女出現,對三人微微一禮“三位貴客,吾主有事邀三位一談。”

柳無色並未多想,還以為耶黎女神相邀,倒是銀狐與素還真對視一眼,顯然想到了一處“請帶路吧。”

旋戈女帶三人穿過曲折的密室之後。終於見到了所謂的主人,正是臉色蒼白的柳芙芷,她虛弱的咳了兩聲,抬頭看到柳無色的瞬間一愣,隨即緩緩閉上了眼“是吾之將死出現幻覺了嗎?竟看到無色與被惡鬼附身的素賢人,銀狐。難道你也死了?”

銀狐:……給自己加的戲份還挺多的“吾冇死,你也冇死,無色被高人所救,如今已經平安,素還真從未被惡鬼附體,聽聞你的死訊,特地趕來祭奠而已。”

“唉……隨未死卻也不遠了。”柳芙芷捂著心口淒淒慘慘“覆天殤從未想過放過我,九淵之巔一戰後,見我未當場橫死,覆天殤直接追到了希羅聖教,震碎了我的心脈,甚至見我倒下後,又待了半個時辰。確定我已死去,才離開了聖教。

我雖有秘法留下一口氣,但被耽誤了太久,也命不久矣了。”

說到這裡,她看向素還真:“剛剛聽聞素賢人說義母尋到了心愛之人,可是真的?”

對於柳芙芷說的那些,素還真隻信了三分,他麵上帶著濃鬱的慚愧之色“都怪劣者被覆天殤纏住,一頁書前輩也慘遭被擒,否則不會有護法今日之劫。”

“素賢人言重了,覆天殤之禍無法預料,怎麼能都怪素賢人呢?”柳芙芷瞅準時機吐出一口血,又緩了一會,纔開口“**,誰又避得開呢?”

素還真立刻心有所感似的點頭。對柳芙芷行了一個禮“柳護法心懷天下,劣者甚為感佩,隻是,劣者還是想請柳護法出手,幫助一頁書前輩驅除鱗菌。

覆天殤對一頁書前輩用了新的鱗菌,現在的解藥難以遏製。以前輩的根基,若是發狂,隻怕又是蒼生之劫。”

柳芙芷:……她就順水推舟說兩句,這個素還真還真的就開始蹬鼻子上臉了???竟然拿她的話來堵她???

說起來,自從約戰覆天殤開始,她對正道的坑已經有了相當深刻的認識,本想假死避開風波,奈何這個素還真現在就像一個甩不掉的牛皮糖,一頁書……或許……可以借這個機會徹底斷開與正道的糾纏。畢竟關鍵時刻派不上用場的盟友,她要來何用?

“一頁書乃正道支柱,救護萬民多次,就算拚上性命,芙芷也會儘力一試,隻是我實在思念義母,可否先讓芙芷去見見義母?”

銀狐已經眼不見心不煩的閉上了眼,一個千年老狐狸,一個狡猾的小狐狸,在這裡演什麼聊齋呢?

“隻是芙芷如今病弱之體不能見風,可否勞煩銀狐俠士送我去琉璃仙境?”很快這把火燒到了銀狐身上,她本就在裝病,怎麼可能讓素還真近身呢?於是在柳無色和銀狐之間,她很快做出了選擇。

“可以。”銀狐一年四季都穿著超厚的白色毛草,柳芙芷點名要他送,也算合理,待旋戈女給她裹上披風後,就毫不猶豫將人抱在懷裡,裹進了厚厚的皮毛之中。

三人隨即化光,前往琉璃仙境。青衣宮主接到了素還真的訊息,早早的與屈世途等在了琉璃仙境門口,乍然見到如此虛弱的柳芙芷,青衣宮主心中的喜悅早就蕩然無存,又驚又心疼“芙芷,這是怎麼了?不過幾個月不見,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是誰傷你至此!!?”

那架勢大有她報個名出來。青衣就敢去拚命的模樣“是覆天殤。”柳芙芷眼看琉璃仙境有那麼多眼睛盯著,原本蒼白的臉色越發脆弱起來“覆天殤意圖覆滅希羅聖教,無奈之下,我隻能選擇孤注一擲,約戰覆天殤,隻是義母那時與眾人研製解藥已在最後關頭,我便祈求聖主,不要告訴義母你。

還有,為了防止覆天殤再來,聖主他們已經對外宣佈吾已死,希望義母和屈世途閣下,在覆天殤未死之前,暫時儲存這個秘密。”

說話間屈世途已經帶著青衣與柳芙芷入內,至於素還真,因為蜀道行發狂的事,早就拉著柳無色去商議該如何讓蜀道行服下解藥店恢複本性了。

屈世途笑眯眯的給兩人沏好了茶,柳芙芷落座之後看向青衣宮主“有句話,雖然做晚輩不該說,但在芙芷心中,義母已與親生母親無異,所以女兒想任性一次,義母真的決定要與屈世途先生在一起了嗎?”

屈世途的動作一頓,下意識的看向青衣,青衣宮主愣了愣,隨即正色的點點頭“是,我早已想清楚了,不論我成婚與否,你依舊是我最疼愛的女兒,這點永不會變。”

柳芙芷:……愛情這東西果然神奇啊……不行,看起來還是很彆扭,特彆是這種老夫少妻的組合……

她不忍直視的彆過頭,這樣的衝擊太大了點,她需要靜靜“感情之事,芙芷無權乾涉,但是義母隻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麼,芙芷永遠站在義母這邊就夠了。”說完柳芙芷心中哀歎,哪怕青衣喜歡什麼小狼狗,小奶狗,三夫四侍她也能給她辦得到,但是卻偏偏挑了一個老黃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此刻忽然很想學土撥鼠尖叫一會。

“芙芷,吾自然會好好愛護青衣,你就放心吧。”這可是自己未來的繼女,還是個能與覆天殤鬥上三天三夜的厲害人物,屈世途當然十分上心。

“芙芷自然相信屈先生的人品,不知婚期定在什麼時候?芙芷也好討杯喜酒喝。”青衣宮主郎心似鐵,她自己不同意又能怎麼樣?唉,算了,反正隻要她活著,但凡青衣不是和全天下為敵,她都護的住。

“快了,快了。”屈世途鬆了口氣,這最難的一關算是過了。

三人又淺聊了一會,便看到素還真急匆匆的趕了回來“柳護法,現在可否隨劣者去定禪天檢視一頁書前輩的情況?”

青衣宮主還想說什麼,卻被柳芙芷打斷了“既然答應了素賢人,自然不會失約,那就走吧。”

定禪天之內

一頁書仍在苦苦支撐,抑製狂性,聽聞素還真前來,睜眼一瞬便立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竟然是那位希羅聖教的柳護法。

柳芙芷出了琉璃仙境,遠離了青衣眾人後。這才緩緩說道:“救一頁書冇問題。”

說著再開法陣,折磨了一頁書數月的加強版鱗菌竟然也被輕易除去,隻是……一頁書接住了吐血即將倒地的柳芙芷,關切道:“柳姑娘,無恙否?”

“唉,與覆天殤一戰之後,已時日無多,所以……”柳芙芷話鋒一轉“當初的失約,兩位要如何償還呢?”

她擦去嘴角的血跡,配上蒼白虛弱的病體,忽然給人一種宛如稀碎瓷器般的感覺,隨即忽然輕輕的笑了起來“芙芷今日才知素賢人竟這麼捨己爲人,明明自己身中死咒病不久已,竟也要先救一頁書,真是令我佩服。”

一頁書聽到這等問責之言立刻毫不猶豫道:“累姑娘遭此橫禍,一頁書願以性命相補,吾必為姑娘延續生機。隻是,柳姑娘可有妙法能救素還真?”

“當然有,不過你們正道出爾反爾,竟芙芷受那覆天殤的碎心之痛,芙芷可是有條件的。”柳芙芷飛快的過了一遍如何惹怒正道的一百種方法。飛快的選定了,呼聲最高的一種,隻等素還真,一頁書表態,便順水推舟。

“無論如何條件,一頁書都答應,隻要能救素還真!”一頁書不曾有分毫遲疑。

“你可要想清楚了,素還真的生辰八字被陰陽師拿走,就算一時無礙,後續也會捲土重來,除非換一個生辰八字,否則他終究難逃一死。”柳芙芷裹了裹那厚實的披風,低聲提醒道。

“隻要能爭取時間!”

“不必了前輩,柳護法說的無錯。”素還真心知陰陽師不會善罷甘休,還不如將這個條件讓給其他人“覆天殤之極體沙羅天真可愛,便將此生機留於她吧。”畢竟在素還真的計劃裡,也有沙羅的戲份,隻不過與覆天殤同胎而生,便要接受這樣的命運,也著實令他同情,於是素還真忽然極為正色道:“不管柳護法想開什麼條件,我等儘全力支援。”

柳芙芷等的就是這句話,她緩緩抬起頭,露出了藏於陰影之中的麵容,一字一句道:“確實如此,那如果,我說,我,要,一,頁,書,同,我,在,一,起,呢?”

“吾同意!”素還真和淨琉璃一時冇反應過來,但是一頁書卻反應極快。立刻答應了,用自己換一個全能的綁定大夫,簡直贏麻了好嗎!

“那就一刀兩斷吧,我就知道你們不可信,不會……”柳芙芷嘴角的笑意尚未完全升起,忽然就注意到了一頁書的答案。他剛剛說的什麼玩意????她冇聽錯吧??她冇幻聽吧??一頁書剛剛說的是……我同意???

此刻空白的素還真終於反應了過來,立刻表示讚同,隻有不在狀態的淨琉璃不明所以,想阻止這場鬨劇,卻被素還真暗暗阻止,示意靜觀其變。

原本勝券在握的柳芙芷,臉上的表情慢慢替換成了愕然,震驚,不解,意外的神色“你說什麼???”

一頁書麵色不改,依舊還是一派氣度非凡“吾說,吾同意。”

柳芙芷原本宕機的大腦終於重新開始運轉“你瘋了嗎?我剛剛不過是玩笑話,因你們失約的一句故意刁難罷了,聖僧怎麼如此經不起玩笑。”

柳芙芷說完抖了抖,設想了一下後半輩子天天對著這張正氣凜然的臉就渾身發毛,她還是更喜歡邪魅狂霸的反派臉多一點,一頁書……算了吧,她無福消受。

“吾非是玩笑。”一頁書竟是無比認真“既知佛門戒律,卻提如此要求,真的隻是玩笑嗎?”

柳芙芷:……“冇錯,隻是一時氣憤的玩笑話罷了。”俗話說理輸人不輸陣,不直氣也要壯,她堅持咬死了是玩笑,一頁書,素還真也不能強買強賣不是?

“既是如此,那就堵一場吧。”之前素還真曾來過定禪天,問過關於柳無色的事,那時他無比確定柳無色確實是死了,可今日前去祭拜柳芙芷又看到了活生生的柳無色。

一瞬間,一頁書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真相,銀狐指名點姓要柳芙芷救人,然後前去安葬柳無色,然後柳無色活了,這其中要說冇有柳芙芷的關係,他定然是不信的,這樣的人,若是日後行差踏錯,淪落魔道,簡直是正道的災難!

“隻要堵,就是輸的可能,我不賭。”柳芙芷完全不上套,一頁書仇人連起來能繞苦境三圈半,她除非腦子進水了,才能一頁書賭智慧。

“三年為限,朝夕相處。若你真的不曾有一刻動心,這番言論,權做戲言。”一頁書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棄將人拉到正道的可能“還是說柳姑娘覺得,自己必輸無疑”

“怎麼可能!”柳芙芷想都不想當即出言反駁,一頁書又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心動?完全不可能的選項!

“既然如此,柳姑娘又在畏懼什麼?”一頁書故意激她道。

“這樣吧,什麼心動不心動那個就算了,咱們打一場,隻要你能贏,願賭服輸。”柳芙芷當然不是冇腦子故意碰鐵板的。她可是有紅藥加持的人,一頁書想用她必然不會下殺手,那麼隻要再多拖延一段時間,足以用小藥耗死一頁書。

畢竟在這裡可不像遊戲中,打起架來,在戰鬥中能自動回血,而她可是奶媽職業,就算用小藥用光了,還有技能可以幫助她回血,勝算還是很大的。

“三場三勝。”一頁書冇有反駁,反而貼心的給提高了難度,正中柳芙芷下懷“可以。”她就不信了,自己這個奶媽戰力天花板,還打不過一個一頁書!

-雙或者袖權實力能比自己高多少,在這個節骨眼上也冇有必要特立獨行,惹人注目。臥江子見她一派沉穩總算鬆了一口氣,畢竟萬一她出點什麼事,一頁書非從雲鼓雷峰化光飛出來廢了他不可,這一點臥江子毫不懷疑,一頁書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成親,還昭告天下了,他半分都不懷疑梵天對這位護法的看重與愛護。公開亭上,葉口月人方麵果真如臥江子所料一般,出戰的是洺雙,葉口月人的科技和難纏,中原正道是結結實實的領教過的,說句實話,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