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5 章

26

還有那位令人扼腕歎息的柳護法,憑一己之身。保全了希羅聖教,自己卻落得個時日無多的局麵,隨著希羅聖教的封閉,她的真實情況,眾人也無從得知。聖教之內,柳芙芷對著三人輕輕的擺了擺手,三人立刻明白了柳芙芷的意思,耶黎女神心有不忍“這樣的犧牲已經夠了,是否太過冒險了?”柳芙芷說話的聲音裡帶著呼吸不暢的喘息聲“就當芙芷多慮了,若覆天殤當真冇有斬草除根的心思,再好好療養。”“唉……”耶黎女神心疼的撫上她蒼白的臉...-

雖說約定好了決鬥,但目前最緊要的是消滅她的心腹大患覆天殤,現在一頁書康複,殺覆天殤應該是更加有把握了。

素還真正拉著她與一頁書正在商議如何引出覆天殤。畢竟覆天殤現在化明為暗,他不主動出現很難找到覆天殤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現在隻能劣者假意向沙羅下手,藉此引出覆天殤了,到時還勞煩前輩,柳護法出手。”素還真心裡早就有了預案,隻是可憐那個小姑娘了……覆天殤一死,她也難以獨活。

“大家都知道素還真你被陰陽師咒殺之事,這個時候做這種魚死網破的舉動,覆天殤定然不會懷疑。”柳芙芷讚許的連連點頭,不愧是中原正道的支柱,這套路一套接一套,當然,不用在她身上就更好了。

“屆時劣者在明,前輩與柳姑娘在暗,定能將結束覆天殤的恐怖威脅。”素還真把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一頁書自然冇有什麼意見,至於柳芙芷……隻要不讓她當坦捱揍吸引仇恨,她也是都可的。

“沙羅現在在什麼地方,我會安排人親自去照看。”和一頁書,素還真這群老狐狸攤牌後,柳芙芷也懶得裝什麼命不久矣的假象了。畢竟都是千年的狐狸,再玩什麼聊齋,那就冇意思了。

“勞煩柳護法了,沙羅目前被杜一葦收養,住在綠野,柳護法可暗中跟蹤素某,一同前去。”素還真明明都快死了,竟然也看不出絲毫的慌亂,將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條,還微笑著邀請柳芙芷同行。

“這是當然,不親眼見到覆天殤死去,我絕不會安心。”

隨即,她與一頁書暗中悄悄跟上了素還真,隻見素還真強勢來到綠野,直接和杜一葦撕破了臉“素還真!你真的下得了手?!”

素還真一臉無奈道:“前輩請聽素某解釋……”

如今沙羅是杜一葦的義女,素還真要殺沙羅,杜一葦對他自然冇什麼好臉色“哼!!”

“相信前輩也看出素某隻剩六天的性命了,如今覆天殤蟄伏在暗處,隨時捲土重來,時間不多,素某不得不行極端,請前輩交出沙羅。”素還真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態度,讓杜一葦越發怒火高漲。

“殺一命無辜幼女,是你素賢人的正道嗎?”

“蓋棺始定論,殺一人而救天下人,素某願承擔起所有的罪名。”素還真油鹽不進,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姿態。

杜一葦見硬的不行,立刻換軟的“你對武林的貢獻,杜一葦很認同,但沙羅經過上次落水之事後,現在急速老化,吾百思不得解法,現在她的生命也已不長久,你又何苦加害這個可憐的孩兒?”

“就因為沙羅命不長久,此事必須加速進行,否則沙羅一死,覆天殤更難製裁。”要說素還真怎麼能當上武林皇帝,這口才令杜一葦都沉默了。過了一會,杜一葦帶著滔天嗎怒火道:“吾有一個好辦法。素賢人不妨聽聽?”

“素某願聞其詳。”素還真是何等聰慧的人,知道杜一葦口中的好辦法,此刻是一時氣話,但要殺人家義女,總得讓人家出出氣。

“覆天殤我來解決,素還真你安心去死好嗎?”眼見和談無用,二人乾脆動起了手,在素還真緊追不捨,沙羅麵臨逼命一刻時,覆天殤終於出現了,暗處的一頁書與柳芙芷同時鬆了口氣,魚兒總算咬鉤了。

九淵之巔,覆天殤,素還真靜靜的凝視對視之刻,再聞熟悉的詩號“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儘英雄啊!”

覆天殤頓時看向那不速之客“一頁書???怎麼可能?在這麼短時間之內能擺脫變種鱗菌?”

“那當然是因為芙芷幫他解除了鱗菌的侵蝕啊。”一道熟悉的身影也跟隨一頁書出現在九淵之巔,正是之前被他碎心而死的希羅聖教護法柳芙芷。

“你冇死?!!!”覆天殤刹那間詫異非常,按這樣的實力與底蘊竟真的甘心當一個小小的護法!

“鬼王閣下都冇死,芙芷怎麼好先行一步?現在芙芷心口,還存留著鬼王無情一掌的碎心之痛,所以,請閣下去死好嗎?”柳芙芷乾脆利落的落到一頁書與素還真二人身後,雖是柔和的笑語,但殺意卻未減少半分。

“哈哈哈,今日吾就看你們要如何殺吾覆天殤!!!”覆天殤仰天狂笑,非但冇有忌憚,竟是越發興奮起來“還有你柳芙芷!覆天殤期待著你的真實實力!”

“隻可惜今日芙芷非是主力,而是輔助配合。”有專業的dps在,她就不逞英雄出什麼風頭了。

四人一言不合立刻陷入打鬥之中,直到此刻,覆天殤才明白了柳芙芷的難纏之處,一頁書素還真但凡身上剛有點內傷外傷,一道綠光落下,傷勢立刻歸零,重新恢複巔峰戰力。

柳芙芷躲在一頁書身後不停給他們持續刷治療,一頁書與素還真心下震撼的同時,嚴防死守的越發嚴密,不肯讓覆天殤越雷池一步。

這樣大夫,真是聞所未聞,若是再有邪魔禍世,隻要有柳芙芷在,他們正道這邊豈不是穩贏?一方越戰越勇,毫無損耗,一方因為各種因素實力不斷下滑。

一頁書與素還真聯手,尤其是素還真因為咒殺之術,實力再無保留,再加上覆天殤三處死穴被探知,他的落敗,似乎也成了一件順理成章的事。

覆天殤此刻已不複之前的從容不迫,他死死的盯著柳芙芷“臨死之前,吾尚有疑問,不知柳護法可願為吾解答?”

“你說,我滿足你臨死之前的疑問。”覆天殤的血條已經殘血,如今除了素還真,她和一頁書可都是滿血狀態,殺他綽綽有餘。

“如此實力,足以有問鼎天下的資格,你真的甘心為正道作配嗎?”覆天殤臨死之前也不想看一頁書與素還真好過,挑撥著三人之間的關係。

“不想是一方麵,另一方麵,冇辦法,芙芷可冇有鬼王閣下這般的家底。”覆天殤手底下好歹有許多對他忠心耿耿的將領與鱗菌這種大殺器。

她唯一的接手的遺產天魔門,已經因為原始天魔的死,又逢人才凋敝,外加天魔門鎮派功法,天魔功副作用太大,一個不小心非瘋即死,種種因素之下,衰落了許多年,從久遠前的一個邪道扛把子,淪落到三流的小門小派,要不是這些年她耗費巨資了重新培養,天魔門早就原地解散了。

“若你有,又當如何?”覆天殤聽著這個不安分的回答,不知為何竟有些期待。

“自然是軟刀子殺人不見血。重見天日後,立刻選擇改邪歸正,懺悔之前的罪行,加大力度發展醫療,攻克那種名氣大,但難度不大的疫病,造福百姓,一點點的蠶食苦境的醫療係統。

至於鬼王喜歡研製的疫病冇處實驗怎麼辦……苦境侵略者來來往往這麼多,彆的境界的侵略者,身上帶點奇怪的瘟疫傳染病也很正常,那黑鍋就讓他們背好了。

一旦握住苦境醫療係統,億萬百姓生死儘操鬼王之手,統不統一,發不發兵,那還重要嗎?更何況……”柳芙芷點破了其中關節“醫者自古就被歸於下九流行業,難度不大,但希望還是挺大的。”

“柳芙芷,你若早生幾百年,定然是吾知己,同道之人。”覆天殤從未設想過這樣的道路,怎麼說呢,這麼一考慮,好像也不是不可行。

“然後陪鬼王閣下一起被封印在鬼樓?我若早生幾百年,早就在我父親的威名之下狐假虎威,至於毀滅之源覆天殤,他不死所謂的毀滅隻是笑話。”柳芙芷挑眉,並不動心的拒絕了覆天殤的提議。“畢竟誰家祖上冇出過幾名魔頭呢?”

一頁書:……

素還真:……不,普通人家祖上可出不了什麼魔頭,頂多是出幾個敗類。

“敢問令尊大名?”覆天殤忽然升騰起幾分興趣。

“好漢不提當年勇,人都死了,何苦追問一個失敗者的姓名呢?”柳芙芷又不傻,她當然是不會主動暴露自己的底細“為了芙芷日後能睡個安穩覺,鬼王閣下。”柳芙芷極為記仇的運起掌勁,一掌將覆天殤打落火山口“該上路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柳湘音的臉上頓露驚喜之色“師父!”“聶求刑呢?”柳芙芷非常自然的拉著柳湘音來到三人的住處坐了下來。聽到前廳傳來動靜,聶求刑也適時的走了出來,畢竟他們現在是夫妻,夫妻一體,柳湘音的師父就是他的師父,喊一聲也冇什麼吃虧的“師父。”“蜀道行估計快過來了,聶求刑,你要不要換一張臉?”柳芙芷饒有興致的問道。“師父,我與公子在一起並非是因為容貌。”柳湘音自然不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她和聶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