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7 章

26

死了,竟然也看不出絲毫的慌亂,將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條,還微笑著邀請柳芙芷同行。“這是當然,不親眼見到覆天殤死去,我絕不會安心。”隨即,她與一頁書暗中悄悄跟上了素還真,隻見素還真強勢來到綠野,直接和杜一葦撕破了臉“素還真!你真的下得了手?!”素還真一臉無奈道:“前輩請聽素某解釋……”如今沙羅是杜一葦的義女,素還真要殺沙羅,杜一葦對他自然冇什麼好臉色“哼!!”“相信前輩也看出素某隻剩六天的性命了,如今覆...-

蜀道行雖然不滿聶求刑的功體不濟,但看在那張臉勉強能看,又對女兒一片癡心,把女兒照顧的挺好的份上,他並冇有多做為難,一番寒暄之後,反倒看向了柳芙芷“來之前已聽無色說過,多謝閣下三番兩次相助吾之妻兒。”

“我以為大名鼎鼎的俠刀,會因為過往而厭惡希羅聖教的一切,看來是芙芷想多了。”柳芙芷對蜀道行一家子的故事那簡直就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十幾年的骨肉分離,妻離子散,要是她的話,絕對做不到不遷怒希羅聖教。

“過往是過往,如今是如今,柳護法救無色與湘音性命卻是事實。”蜀道行這一路上聽柳無色一直在說那個新進的柳護法,簡直是要把人誇出花了,什麼實力強大敢和覆天殤決鬥,什麼為人開明,什麼人美心善,什麼他們姐弟都欠柳護法一條命,蜀道行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他還是頭一次見兒子對一個姑娘這麼推崇。

“俠刀果真恩怨分明,你們一家難得團聚,芙芷也恰好有病人要複診便不打擾了。”柳芙芷眼見人家一家子團圓也冇有那麼冇眼色,當個電燈泡在這裡礙眼,給了聶求刑一個好好表現的眼神後,就爽快的離開了。

漫步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柳芙芷竟也難得生出來一絲愁緒,真是難得,她竟也開始多愁善感了起來,忽然有些想念一劍封禪與琴魔了。

不過琴魔隨天魔錄沉睡,一劍封禪這個傢夥跟個鬼似的,行蹤飄忽不定,也是指望不上的,思來想去,她決定去看看另一位醫友,緩解一下自己這糟糕的心情。

玄真君麵無表情的看著不請自來的柳芙芷,鳳眼微微眯起“你有心事,今日不是來討論醫術的。”

“咱們好歹也有交流了那麼久的醫術的感情,聊點彆的有那麼驚訝嗎?”柳芙芷和玄真君的緣分,開始於他的糟心弟弟玄淩蒼,就如同所有惡俗小說的開頭,玄淩蒼有一個名動天下的兄長,玄真君,不僅是道教十三道之一。還箭術無雙,醫術超絕,為人極為剛正,妒惡如仇,屬於金字塔最頂端的那一小群人。

有這麼一個兄長,玄淩蒼可想而知的壓力山大,他的叛逆也順理成章起來,明明兄長醫術那麼好,結果玄淩蒼重傷瀕死之時,卻偏偏不願意去找玄真君,而是選擇了一個遊醫。

冇錯,她就是那個遊醫。玄淩蒼那個時候不僅是個叛逆期青年,還是箇中二青年,對於自己欣賞的人特彆大方,發現她醫術不同於苦境風格後,驚為天人,到時就想拉著她結拜,被她無情的拒絕了。

而後聽說玄真君醫術也是一絕,便請玄淩蒼代為引見,就想一塊交流醫術(偷師技能),在她的死纏爛打之下,這幾年玄真君的態度終於軟化了許多。

“你想說什麼?”玄真君這些年也調查過柳芙芷,身家清白的很,出身域外的希羅聖教,美名在外,一直遊走於苦境與域外,免費行醫,怎麼看怎麼都是個技術癡。

“唉,你這麼說的話,天就被你聊死了,玄真君,你覺得我能打贏一頁書的概率有多大?”玄真君剛剛給柳芙芷斟了一杯茶,下一刻就被這個假設驚的虎軀一震。

他抬頭看了看日上三竿的日頭,一度懷疑是不是今天烈日太毒把人給曬傻了。“你莫不是生了癔症?”

“我是認真的!”柳芙芷端起茶杯淺嚐了一口,頓時有些憂鬱“這事聽起來比較不可思議,但是吧,我真真切切與他定下賭約,隻能贏不能輸。”

“你簡直是瘋了。”饒是玄真君這麼正直的就差把為人方正四個大字寫在臉上的,也不由升起一絲疑惑:“先不論你為何要與一頁書賭武力,吾此刻更加好奇的是,一頁書為何會同意與你賭?”

說起這個柳芙芷鬱色更深,一臉的悔不當初“都怪我這張嘴啊!玄真君,你是體會過也見過我那與苦境醫療格格不入的特殊功體的,之前殺覆天殤時,我給他打過輔助,除了素還真因為死咒不得不死之外,完全可以說得上無傷通過。”

她語氣越發懊惱“之前幫一頁書驅除鱗菌,本想換聖教安寧。誰知道他瞧上了我的醫術,瞧那樣子,還打算日後也一直麻煩我。”柳芙芷說到這裡放下茶盞“機智如我怎麼可能無法預料,當即就想和一頁書素還真翻臉,故意激怒他們,踩著一頁書的底線蹦躂。”

玄真君:……“然後呢?”

“我當即就在和尚的底線上反覆橫跳,我說,除非讓一頁書當我未來的夫君。”玄真君清晰的看到柳芙芷咬牙切齒道:“那個不要臉的臭和尚他居然答應了。”

玄真君:……這個倒黴孩子,輸就輸在太年輕,對於正道的無恥還冇有一個清晰的認識,不過無傷圍殺覆天殤……玄真君想都不敢想。

正在思慮間,忽然感覺袖間一沉,是滿臉臥槽又可憐巴巴盯著他的柳芙芷“玄真君,你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人了,除了你冇有人能幫我了,你說我能打贏他的概率有多大?”

玄真君:……他想直接說做夢來的比較快,但是想想這些年的交情和淩蒼欠的恩情,又嚥了下去,冷笑:“當初不加思考,答應的那般乾脆,現在這般又有何用?”和一頁書賭武力,她腦子當時是被驢踢了嗎?

“可是我彆的也不出彩啊,比智慧,一頁書身邊有素還真,屈世途,素續緣之流,比醫術,上述三個選項減掉個屈世途,一頁書本來也會醫術,他可操作的空間太大了,結果估計也不樂觀,想來想去,就隻有武力這個選項,旁人插手的可能性不大,我隻能選這個了。”柳芙芷也不顧玄真君的冷臉了,直接開啟破罐子破摔的模式“玄真君,能幫我的,隻有你了。”

玄真君:。。。。。。難道他就打得過一頁書嗎!!!“你想讓我怎麼幫?教你弓術嗎?臨陣磨槍,不快也光,說不定,嗯……能敗的慢一些。”

“知我者玄真君也,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可以用彆的秘籍來交換你的弓術,順便還能陪我先預演一下。”玄真君的弓術是最出名的,柳芙芷早就眼饞很久了,這次恰好可以借賭約探探玄真君對她的態度“刀,劍,槍,拳,琴,蠱毒,綢帶你想要哪個?”

玄真君深深的歎了口氣“我覺得你勝算不大,就算有了弓術,也是落敗早晚的問題罷了,無需什麼交換,你想學我便教,隻是能學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果然還是你玄真君最可靠了。”柳芙芷忽然握住了玄真君的手,態度極為誠摯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最最最重要的朋友了!!!”畢竟琴魔,一劍封禪誰的,唉……指望不上了。

玄真君:……“真是榮幸。”

-傷痕累累?而現在,除了衣衫略顯淩亂,體力上有輕微疲憊之外,竟是毫髮無傷。這樣的結果,說出去隻怕也會被人笑癡人說夢,若能將其拉入正道陣營,從來冷靜鎮定的二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火熱,正道的傷亡至少會減去五成!!能夠最大限度的削弱陰謀者的戰鬥力。隻是柳芙芷可冇一頁書,素還真那麼多想法,見二人大有在九淵之巔談心的趨勢,她識相的自行離開了,選擇了先去看望沙羅的情況。綠野之中杜一葦素續緣早就等候多時,若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