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8 章

26

了,雖然他混跡江湖這麼多年,可這麼立竿見影的動靜還真是頭一次見“這……你們希羅聖教果然底蘊豐厚。”“兩位過獎了,既然令公子無事,我也該早日去尋天忌的行蹤了。”柳芙芷和三人寒暄一場後便要起身告辭。“等等,柳護法,湘音她到底怎麼樣了?”素續緣到底是放心不下柳湘音,見柳芙芷轉身欲走,不由出聲詢問。“素續緣公子,這個問題對你來說毫無意義不是嗎?”柳芙芷覺得經此一事,他和柳湘音之間懸了,他爹素還真同不同意都...-

說預演,玄真君真的一點都冇手下留情,當然弓術教的也十分認真。不過令玄真君驚訝的是,這個後輩的實力,遠比他想象中的強的多,甚至……他忽然覺得打贏一頁書也並非是癡心妄想。

“你的實力相當不錯。”玄真君讚歎道“隻是戰鬥經驗不足。”

“玄真君,我尚且不到知天命的時候,技巧方麵,自然是不如你們這等先天。”柳芙芷揉了揉肩膀,他打人是真的痛啊,說不放水就真的一點都不放水。

若非她早有師承,玄真君的確不願意錯過這樣的美玉良才“留給你的時間太短了,若在苦修百餘年,希望更大。”

“你說過臨陣磨槍,不快也光,三局兩勝,看我運道如何吧,玄真君,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到時候可否去雲渡山給我壯壯聲勢。”玄真君說的這些,柳芙芷何嘗不知道,隻是那個黑心肝的和尚會給她時間嗎!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會的!

“玄真君雪中送炭,這份恩情芙芷不會忘,日後弓弧名家之人若有需要芙芷診治的地方,必不推辭,日後弓弧名家的傷藥,我全包了!”承了玄真君的情,自然也得散出去點好處纔是長久之道。

“些許小事,自無妨礙,隻是你說的吾並無此意。”玄真君冷著一張臉迴應道:“幫你是吾之選擇,並非為了索要人情。”

“玄真君,這樣的理由並不是好人得不到嘉獎的藉口,好歹你也是弓弧名家的首領,人心易變,總是要給他們爭些好處的。”也不怪柳芙芷第一反應就是求助玄真君,畢竟誰讓這個人太靠譜了億點點。

“心智不定,外力又何用?”顯然剛正的玄真君並不讚同這個觀點。

“一點小事罷了,大家都開心不是很好嗎?”柳芙芷擺弄著手裡弓箭,頭一次感受到了玄淩蒼的些許苦惱“有些人追名逐利,但也並非都是全然的惡人。”

玄真君說不過柳芙芷,他選擇了沉默,岔開話題“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我要去參加一趟義母的婚禮,她的婚期將近了,於情於理我總該去看看。”柳芙芷說起這個就很無奈“我那溫柔體貼,貌美如花的母親,偏偏……算了。不說了。”

“弓術非短時間可速成,萬不可懈怠,一路小心。”玄真君還是那個玄真君,讓她浮躁的心緒靜了下來,畢竟她也有點方。

“好好好,我會的,到時候會帶著特產來看你的,等著看我怎麼打敗一頁書吧!”柳芙芷故作輕鬆道:“聖主早就說了,我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玄真君:……奇纔是真奇才,就是這運道一直不怎麼好。

如果柳芙芷看到劇情,就知道在布袋戲中最可怕的四個字就是行至中途,就比如現在,夜路她走過不少,但是這一次,卻無端多了幾分肅殺,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陣琴聲“閣下深夜攔路,意欲何為?”

“柳芙芷,能驅逐鱗菌,救治一頁書的絕頂醫者,頂尖的醫術,強悍的實力,可願加入我嗜血一族。”血琴希恩撥弄著手中的西洋樂器,雖然依舊是優雅的做派,但她就能能感受到來者的不懷好意。

“想空手套白狼???”她眯起了眼,打量著麵前西洋風格的攔路人“不先談談好處嗎?”

“無憂無慮就能得到永生,這樣的好處還不夠嗎?”希恩早在休眠結束後,就打探過江湖的情況,現在那些名號響亮的高手,不適合動,但有一個邊緣人物卻讓他見獵心喜。

來自希羅聖教的柳芙芷,一手醫術出神入化,不僅能治癒覆天殤的鱗菌,更是與鬼王覆天殤曾在九淵之巔決戰三天三夜,最後慘勝覆天殤,重傷退隱。

不過現在看來,或許那個重傷隻是應付麻煩的一種手段,希恩現在對她是越看越滿意,美人,神醫,高手,完美的戳中了他心中轉化同類的標準。

“**凡胎也有膽量言永生二字,真是笑話!”然而希恩畫的大餅,柳芙芷非但不肯吃,還給反手糊到了對方的臉上“看來閣下是相當冇有誠意,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擋路,芙芷可冇那個閒工夫跟你在這裡癡心妄想,白日做夢。”

眼見這個不肯吃他畫的大餅,希恩當即撩撥著豎琴,若有似無的輕柔樂聲,將人拉入了幻境境,準備趁其不備將之轉化,然而獵物卻是相當警覺,僅僅一眼就掙脫幻境,看到他露出的獠牙竟然露出了一個瞭然的神色“吸血鬼?血族?苦境竟也有血族,真是神奇啊。”隨即麵上露出冰冷的嘲弄“小小血族,也敢自言永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瞭解我族,那就應該知道,吾所說並非虛言,漫長的生命,永恒的青春……”希恩用女人最在乎的容貌來誘惑道:“不正是人類想要的嗎?又何必掙紮呢?”

柳芙芷:……“然後永不見天日,彆人不清楚,但是芙芷是例外,你們血族在本土混的並不好,既然可以永生,可以獲得青春,那麼為什麼非要來苦境,而不是在故土稱王?”她漫不經心的打量了一眼希恩“爾等庸才自然隻願意走這樣捷徑,畢竟廢材是永遠體會不到自己苦苦追尋,求而不得的東西,在旁人看來卻是唾手可得的滋味是如何。”

希恩並冇有生氣,天才與人才總是有傲氣的資本的“黑暗的獠牙終究會掩蓋光明,而你遲早會是我的同類,柳芙芷,你會後悔的。”

“就算天下人儘負我,芙芷也能殺出一條生路,後續如何便不牢費心了。”她修行的《天魔功》之強悍,之詭異,可以說隻要這世間還有活著的會喘氣的,就能以對方一身血肉成就己身。

換句話說,哪怕天天被追殺,隻要實力不差太多,那些人終究隻是魔功之下的犧牲品罷了。

“那希恩等待觀望柳姑孃的結局究竟會是如何了,美麗的人事物總是令吾欣賞,這次希恩做個紳士,下一次,吾不會手下留情。”希恩有足夠的耐心等待這個美麗的獵物自投羅網,畢竟,闍城一脈籌謀了那麼久,絕不會失敗!

柳芙芷冷淡的轉身離開,並未回頭,畢竟血族,在她眼中也不過是一個練功的材料,比之前買的那些消耗品牛羊,並未有什麼不同。這些傢夥最好是老老實實的不要動她的天魔門以及天魔門地盤上人事物,否則,她也不介意將每年供自己和內門弟子修行用的牛羊牲畜換成嗜血者。

-小釵本身也經常仰臥起坐,對於複活這種事肯定也十分有發言權,為什麼就偏偏盯上了她?“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一頁書拂塵掃過,霎時巨石崩裂,碎了一地。“既然如此……”柳芙芷也不欲多廢話,一頁書現在血條還剩個70%,自己一場差不多能打掉他30%左右的血條,合理推算一下,一頁書必敗無疑,而且自己的內功催鋒戰鬥時,自帶每5秒觸發一次10%左右的額外治療,打到現在,她的血條基本上還是滿的。柳芙芷決心速戰速決,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