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9 章

26

刹珈藍緩緩落地,渾厚的佛力源源不斷的支援著梵刹珈藍淨化著那蠢蠢欲動心不死的邪兵衛。這個時候靜息凝丹的好處就體現了出來,若在平時,這樣高規格的輸出真元早就有礙功體了,但是有了藥丹,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哪怕有一頁書做外援,有靜息凝丹為支撐,淨化邪兵衛的消耗依舊還是可怕的嚇人,柳芙芷這幾十年的庫存有六萬多枚,僅僅半個月就耗了一萬多。看的她都有些心疼“夫君,佛子,邪兵衛淨化的怎麼樣了?”“功成在即。”一...-

一頁書最近不知道在忙什麼,葉口月人方麵,直接交給了蒼白奇子與杜一葦負責,在青衣宮主那裡待了一段時間後,葉口月人也恰好了消停了一段,柳芙芷想著擇日不如撞日,給一頁書下了戰書後,就立刻給玄真君送了訊息,熱情的邀請玄真君去雲渡山給她鎮場子。

玄真君:……這就是他特彆欣賞柳芙芷的地方,明明自己都不確定結果如何,偏偏有一種老孃天下第一的勇氣。

不過好歹有這些年的交情在,玄真君總不至於放她鴿子,便依約前來雲渡山。

此時接到訊息的秦假仙,素續緣,屈世途早早的來到了雲渡山,“她竟然真的不知死活的給你下了戰書?!!!”秦假仙雖見多識廣,可上趕著當沙包的奇葩他是真的冇見過,雖然她能對付鬼王覆天殤,卻不代表苦境最強戰力的一頁書也是覆天殤那個水平啊!更何況,當初決戰覆天殤,她可是慘勝,現在有什麼資本覺得對上一頁書能三局兩勝!

很顯然,屈世途也是那麼想的,雖然柳芙芷未來是他的繼女……可現在論關係親近自然還得是一頁書“一頁書,你覺得此女實力如何?”

一頁書是個嚴謹的人,他正色道:“是個難得的好對手。”

“柳護法的確讓人有些捉摸不透。”素續緣總覺得她的真實內在定然不如看上去那樣簡單直白,就比如為了躲避麻煩裝死這件事。

素心常懷靜樸理,紅塵偏染程子衣。半生慣看風雲起,一步江湖無儘期。”

“古人醫在心,心正藥自真。快然天地間,蘊玉抱清輝。”在一頁書閉目不言間,柳芙芷已經帶著玄真君趕了過來,玄真君早在很久之前就淡出了眾人的視線,現在為了她重新出現,還是足夠奪人眼球的。

“梵天,芙芷依約而來。”柳芙芷看到屈世途,素續緣,秦假仙後,不得不提前給自己的深謀遠慮點個讚,幸好臨時起意把玄真君給拉了過來,不然在氣勢上自己就先輸了一截。

“一頁書亦恭候多時。”他與許多人交過手,有著近乎標準答案一樣的直覺,這個柳芙芷,真正的實力,絕非那日素還真在九淵之巔看到的那般。“來者是客,柳姑娘先請。”一頁書有意探探她的底,決定讓她先出手。

柳芙芷也冇有客套,立刻攻了過來,拳掌交接之間,是不動聲色的兩人各自驚歎對手的實力。好傢夥,這個一頁書放遊戲裡都是精英boss的級彆了吧!

“不愧是中原第一人,實力果真深不可測。”柳芙芷握緊了手中的兵器,不由得越發慎重起來。

“柳姑娘亦然,那日對覆天殤,還是多有留情。”一頁書重新定位了一波她的功體,霎時決定不能再有任何留手,否則……隻怕,他當真要輸。

秦假仙:……那個護法真有那種實力?不是商業互吹???他怎麼不太信呢?有這種疑惑的還有屈世途,說是高手,他信,和一頁書一個水平,那。

然而此刻,他們能做的也隻有和玄真君一樣,靜靜的觀戰。

柳芙芷的職業紫武是綢帶,但隻要是兵器這東西總是有其侷限性,大概是一頁書看出了她擅長遠戰,竟是被抓準時機近身,來試試她近戰如何。

不過帶著係統的遊戲玩家怎麼可能隻會一種流派的功夫,當即以對戰過覆天殤的殘心三絕劍擋下一頁書的第一波攻勢。

內功的特殊效果也以外放的形式顯現出來,整個人看上去就像個人形彩燈一樣。殘心三絕劍的劍氣雖然厚重但並不笨重,似乎還有些特殊的效果。

一頁書思索著破解之策,一般來說人隻要受傷,動作難免會收到影響,但是這個柳芙芷是例外,哪怕受他一掌,竟絲毫無損其招式威力。

為了驗證某個猜測,一頁書沉聲道:“破甲尖峰七旋指。”不出意外的,被柳芙芷用功體催生的厚重冰牆攔了一下“千峰斷雲!”

然而破甲尖峰氣旋指的氣勁又怎麼那麼容易會被攔下呢?雖然方向略微偏了一寸,可也成功的讓柳芙芷負傷。

果然下一刻,受傷的左臂鮮血尚未落地,就被那自開戰以來不曾缺席的綠色光輝療愈的完好如初,連個疤痕都不曾有,察覺到一頁書的心思,柳芙芷看向自己血跡未乾的左臂忽然笑了“一頁書,我修行的功法特殊,一旦進入戰鬥狀態便可自行運轉,無時無刻都在療愈傷勢。除非你能保證將我一擊斃命,否則隻能被我拖死。”

屈世途:!!!!這麼作弊的功法,那還怎麼打!屈世途也算老江湖了,可不管是那梟雄歐陽上智,又或者威震江湖的魔魁,他還真冇見過這樣不講道理的功法。

“續緣,這樣的功法,你聽說過嗎?”秦假仙眼熱的很,這哪裡是武動,分明就是走跳江湖的保命符啊!

素續緣:……他要是聽說過,他自己早練上了,叛逆期還能挨那麼多揍?!

一時間三人不由看向了玄真君,玄真君哪裡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立刻說道:“此乃她之獨門功法,吾不知。”

然而一頁書要一個死人做什麼呢?他想用是麵前這個人,而不是一具屍體,自然不能下什麼殺手,第一局就像柳芙芷所說,除非真的能下定決心且有把握一擊斃命,不然就隻能被她拖住。

跟柳芙芷技能綠芒一樣璀璨的,還有圍觀的三人的臉色,打了這麼久,那個柳芙芷不僅冇有什麼傷不說,內力竟不見什麼損耗,不由讓他們想到了那個最糟糕的猜測,所謂獨門功法不僅能回血,還能快速恢複內力,當然這個猜測可不是毫無根據的瞎猜,而是從交手至今,她出手的力道竟冇有絲毫消減的跡象,這對一頁書來說並不是一個好訊息。

尤其是對手不光綢帶玩的溜,那手弓術看起來深得玄真君的真傳,在眾人擔憂的視線裡,柳芙芷仗著能快速回氣回血,打起來根本毫不顧忌,很快逼得一頁書落了下風。

雖說高手過招生死一瞬,但一頁書又不能真的下殺手殺了她,一頁書能怎麼辦?他也非常被動。

“一頁書,這麼荒唐的賭約,你真是瘋了。不如現在認輸,還來得及。”柳芙芷就不是很明白一頁書的執著,他和素還真乃至葉小釵本身也經常仰臥起坐,對於複活這種事肯定也十分有發言權,為什麼就偏偏盯上了她?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一頁書拂塵掃過,霎時巨石崩裂,碎了一地。

“既然如此……”柳芙芷也不欲多廢話,一頁書現在血條還剩個70%,自己一場差不多能打掉他30%左右的血條,合理推算一下,一頁書必敗無疑,而且自己的內功催鋒戰鬥時,自帶每5秒觸發一次10%左右的額外治療,打到現在,她的血條基本上還是滿的。

柳芙芷決心速戰速決,頓時切了內功太息令“一頁書,這第一場你必敗無疑!”也不怪她信心滿滿,主要太息令的主動技能太適合當前的戰況了,會心時概率對目標造成2秒定身並在5秒內提高自身5%攻擊,冷卻20秒。

在遊戲副本裡可能並不起眼。但是放到這裡,定一頁書2秒,足夠她把劍架在一頁書脖子上,讓他低頭認輸了“注意了,太息令來了!”

一頁書凝神戒備,隻見柳芙芷周身金芒越發明亮,想拉開距離時,卻愕然的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了。也就是趁著這兩秒的定身功夫。

柳芙芷的劍已經架在了他脖頸之間,意氣風發的問“一頁書,這一場,你輸了,認是不認?!”

一頁書冇有說話,周圍觀戰的人亦然,許久之後,她收回了架在一頁書脖子上的劍,還以為是成名許久的大佬被萌新落了麵子,不願意口頭承認“算了,我勸你,最好打消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你想死,我可不想。”

隨即忍不住玄真君的方向露出一個笑容,然而迎接她的卻是玄真君一句焦急的小心,背後是疾風襲來,她的武者本能比理智先一步做出反應,綢帶揮出的一刻,被一股巨力拉扯到了地上,隨即是一聲巨響,煙塵瀰漫,待到塵埃落定,一頁書的右手已然扼住了她的咽喉,看樣子大有一種她不認輸就直接捏斷她脖子的氣勢,柳芙芷萬萬冇想到,堂堂中原第一人竟然真的能乾出這麼不要臉麵的事來“我不服氣!你偷襲!”

“吾之前並未認輸。”一頁書當然知道自己這麼乾實在不講武德,可是麵對這樣棘手的情況,他必須儲存體力,以智取勝,來應付接下來的兩場比鬥,否則鹿死誰手,當真是全憑天意了。

-:……“這可真是……”素還真此次真的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這位護法的難纏,他曾探聽過,許久之前,柳芙芷曾經打探過九天冰蠶的下落,隻不過九天冰蠶可遇不可求,這位護法並未如願,而後機緣巧合,他打聽到關於九天冰蠶的下落,一路取得作為新婚賀禮送上,冇想到竟然……“素還真你的賀禮便是九天冰蠶?”柳芙芷看素還真麵有難色幾乎是立刻明白了這份賀禮到底是什麼。不得不感歎一句,正道魁首的人脈就是廣,當年她遍尋不得的東西,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