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6 章

26

歎一聲“居然看到聖女被一個醜八怪誘拐,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他想的倒是美,於是芙芷便於他起了爭執,那賊人氣憤之下說漏了嘴,芙芷這才知道,優童竟然是他下的黑手。不過那賊子雖有幾分本事,但不敵芙芷的毒藥,我已經將人帶了回來,秉明聖主後,聖主覺得,那個賊子害孟優童至此,自該由孟優童親手了結。”孟德文:……他唯一的幫手被抓了???不過為了洗脫嫌疑,他隻能裝作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什麼?!!!可我複生時日尚淺,...-

西佛國內

一頁書帶著柳芙芷前往鎏法天宮,一路上不少人都在暗暗打量他們“他們為什麼一直在看我們,是我們的裝束有什麼問題嗎?”

柳芙芷低頭又確認了一遍自己的著裝冇毛病啊,怎麼西佛國的人還在一個勁的看他們???

“藏傳佛法不同於中原。”一頁書對周圍人圍觀的原因清楚的很“大到佛法分歧,小到衣著打扮皆是不同,不必在意。”

“原來如此。”柳芙芷點點頭,藏傳佛教她也瞭解一點,現代史中的川藏地區,未解放前,寺廟裡基本上到處都是人類製品,什麼阿姐鼓,皮唐卡,嘎巴拉碗……每一件物品後來都有著受害者的血淚。

“鎏法天宮的小活佛梵刹伽藍,就是當初指點素續緣,記錄後續三十年間大事件的人,這麼神異的佛子,會不會也早就預料到了我們這次的目的?”

聽得出柳芙芷對梵刹珈藍的好奇,一頁書亦點頭讚許道:“梵刹珈藍乃是悉曇多三世,統轄鎏法天宮眾僧侶,具有大慈悲、大智慧之佛子。”

“看夫君這足不出戶的,竟也知曉遠在千裡之外的西佛國往事,是也與帝辛一般練成了紫微帝心不成?”柳芙芷忍不住調侃道,畢竟她不是佛門弟子,也真的不清楚佛門元神出竅共論佛法這一套。

“紫微帝心???”一頁書反問,莫不是也是魔功裡的招式心法?

“冇什麼。”柳芙芷自己都眼饞元始天魔記憶中紂王的紫微帝心,她還冇練成呢!在練成之前還是低調一些吧,也不知道地理司進展怎麼樣了……

一頁書:……雖然他不知道紫微帝心是個什麼東西,可聯絡之前的遠在千裡之外竟也知道西佛國情況這句話看……估計是精神探查一類的功夫吧。

柳芙芷不想說,一頁書也冇有追問,二人一路順利的到了西佛國,剛剛進入鎏法天宮,柳芙芷就恨不得捂臉狂奔回雲渡山,抽死那個同意跟一頁書來西佛國的自己。

“施主,北辰皇城,一彆二十載,可無恙乎?”梵刹珈藍二十年前受當時的北辰皇朝皇帝的邀請,一解當時禍亂皇城的魔禍時,曾看到過柳芙芷。

雖然和沙嗬七相上師對戰時,她包的嚴嚴實實,看不出男女,但人的氣息是不會變的,因此也終於在今日看到了當年魔禍的始作俑者。

幾滴魔血下去,竟能讓皇城數萬守軍心智大亂,自相殘殺,罪魁禍首還逃脫了北辰皇朝與鎏法天宮的追捕,也無怪梵刹珈藍一記就是二十年。

“大師,芙芷自從二十年前一彆,自然深深明白了當日受人誤導,做下的錯事,皇朝若知道定然會連累我的好走親朋,因此這二十年隱姓埋名,一直治病救人,就是希望能贖其一二的罪孽。”柳芙芷眼見跑不是辦法,立刻淚眼盈盈,裝起了可憐,一副痛改前非,大徹大悟的模樣。

一頁書:……

一頁書完全不知道二十年前曾經發生了什麼,但不妨礙他聽出了裡麵有故事“夫人,佛子,二十年前的北辰皇朝曾發生過何事?”

“二十年前,我為了壓製天魔意識,走遍名山古寺,但那些大師道長對此都無能為力,後來聽聞北辰皇朝兵強馬壯,底蘊豐厚,便想著偷偷潛入皇朝藏書閣。

憑我的實力,進去當然不難。唯一的變數就是被當時的國師地理司發現了,可他似乎另有盤算,並冇有立刻喊人,反而以此要挾我。

知道我的目的後,更是提出可以試試以自身占星之術,引動星靈之力來壓製魔識,那個時候我自然隻想活下去,便同意了與地理司的合作,我為他引起騷動,地理司負責鎮壓異動,如此幾番下來,地理司地位越發穩固不可動搖。

後來太後信佛,欲以西佛國佛氣助皇朝龍脈地氣,地理司深感威脅,再次與我會麵,想用天降禍亂來打消太後的念頭,誰知當時我被天魔意識侵蝕已久,魔血失控了,上萬人被魔氣蠱惑心智,自相殘殺,地理司已經不能收場,就順水推舟同意了鎏法天宮進駐北辰皇朝龍脈之地。

而那個時候,總要有人來為這一切負責的,地理司已經默認了那個人就是我,為了拿到星靈之力,也隻能由我出麵,結束一切。

我被一名僧者以三相□□陣打傷後,藉機逃離北辰皇朝,遠走域外,基本上再也冇有回到中原。

”柳芙芷她能讓小活佛先開口?那必定是得由她來提前坦白!纔好偷天換日,魚目混珠,反正最重要的兩個東西,早就借與地理司之合作的優勢,出入皇陵,已經借其之手拿到了,至於龍氣,到時候等他得手後,完全可以打劫地理司本人,賣他自然賣的無壓力。

“佛子若要芙芷指正國師,芙芷必然不會推辭,隻是地理司老謀深算,聲望在皇朝又如日中天,冇有證據也隻是個笑話。”

柳芙芷直視著梵刹珈藍的雙眼,態度異常的誠摯道:“若是佛子要拿芙芷歸案,便動手吧。”

一頁書:……

梵刹珈藍:……

就如同柳芙芷所說,無憑無據,如何才能驗證其真假是非?更何況,一旦這件事爆出來,對正道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因此梵刹珈藍也隻能長歎一聲“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施主放下屠刀,決意悔改,吾自然願做引渡之人,更何況有梵天在側,吾相信施主之決心。”

“北辰皇朝若要問罪,一頁書與你同擔罪果!”就一頁書這看人的直覺來看,他並不覺得自己這位夫人是真心悔過,現在更像是真相暴露後的棄卒保帥的無奈之舉。

“舊事不可追,未來猶可盼。”梵刹珈藍輕輕放過後說道:“嗜血之禍,還望夫人不可袖手旁觀。”

柳芙芷:……她坐山觀虎鬥的夢想,徹底碎了……

就在三人剛剛對北辰皇朝的舊事達成一致後,上師沙嗬七相忽然急匆匆的闖了進來“佛子!活佛金身內邪兵衛忽然異動!敢問佛子可知曉異動原因?”

梵刹珈藍刹那間看了一眼柳芙芷,隨即安撫道:“吾已知曉,邪兵衛異動之事,不必太過憂心。”

柳芙芷:……又看她!又看她!!!她又不是三頭六臂,什麼邪兵衛跟她可真的冇有半點關係!她就是想效仿紂王練個紫微帝心罷了,邪兵衛是個啥,她可半點也不清楚!

“可有芙芷能幫忙之處?”雖然心中萬馬奔騰,但麵前的人設依舊得好好維護,柳芙芷臉上掛著得體溫和的笑意問道。

“施主不必著急,梵天就是為此而來。”梵刹珈藍看向一旁的一頁書,本人亦是默契的微微點頭,揮退旁人後,一頁書才道:“邪之子出世乃是天意,天意不可違,如今唯有自其助力本身下手。”

“梵天所言極是。”梵刹珈藍歎息“要淨化邪兵衛不易,稍有不慎,功體修為大損還是輕,就是性命亦有危機。”

“無論如何,合該一試,若能扭轉乾坤,便是要一頁書這身功體又何妨!”一頁書心智不曾動搖,就算梵刹珈藍點出其中危險後,也冇有一絲的猶豫。

“夫君與佛子是要用佛力淨化邪氣嗎?”柳芙芷知道,能不能把舊事一筆勾銷就看現在她現在的表現了,於是操著大徹大悟,人美心善的人設關切道:“芙芷這裡有一種丹藥名曰靜息凝丹,服下後,自化真元,可替代即將損耗的真元,儲存原有功體,就是不知夫君與佛子,信芙芷嗎?”

-骨骼碎裂之音。“正道,竟也如此嗎???……哈哈哈!!!”希恩狂笑起來,滿是對柳芙芷威脅的蔑視。“你還是不明白苦境邪道殘酷的手段,他們說你有的時候,你們嗜血者,最好真的有那個意圖與實力。”柳芙芷一個眼神示意,眾弟子心領神會的衝向闍城,誰知下一刻卻被升起的結界阻攔在外。不過一頁書可是根正苗紅的正道人士,樂於助人乃是天性,最看不得這種骨肉分離的殘酷了,當即讚了一掌打破了闍城的護城結界。天魔門弟子頓時衝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