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9 章

26

的魔氣導致。說來也是可笑,在她被拋棄的那一刻,她的係統姍姍來遲,她就這樣看著親生母親離開,冇有猶豫,冇有回頭。那時希羅聖教的青衣宮主恰好路過,還想上去追問她母親的棄子行為,卻被她拉住了“不用了,俠士,她冇了我會活的更好。”青衣宮主見過很多少年天才,卻從冇見過有兩歲的孩子這麼早熟,這麼冷靜“她對你便冇有感情嗎?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有我在,隻會時刻提醒周圍的人,她未婚先孕,生了一個野種,很難再改嫁...-

一國新皇大婚,自然是聲勢浩大,權貴雲集。作為唯二為邀請過來的兩個江湖人,素還真與柳芙芷不出意外的收到了北辰皇朝滿朝臣屬的注目禮,如果說注視素還真是因為他在苦境的名號,那看柳芙芷就純粹是因為好奇了。

柳芙芷素手仁心的醫仙之名在苦境或許不出名,在中原之外的地方,知名度可是相當可觀,從南域到北域,基本都流傳著她的傳說,免費行醫,妙手回春,隻是不知為何,她卻極少踏足中原腹地,因此也有人說,此女隻不過打著免費行醫的幌子博取名聲罷了,真實的醫術定然不怎麼樣,否則怎麼隻敢在中原之外的地方活動呢?

不過後續的鱗菌之禍成功的洗刷掉了眾人的懷疑,能治鱗菌的醫者怎麼可能徒有其表?就算她冇有嫁給一頁書,惜命的權貴們也是想結交一番的。

隨著眾人各異的心思,素還真與柳芙芷隨著宮人的指引緩步前來這北辰皇朝的大殿之上,素還真虛虛行了一禮,率先開口“野人素還真受邀前來,恭祝聖上新婚。”

“散人柳芙芷,恭祝聖上新婚。”素還真都開口了,柳芙芷自然不能當啞巴,也微微側身行了一個萬福禮,落落大方的任由眾人打量,絲毫冇有一絲不自在。

“嗯……素賢人,柳神醫,是朕怠慢貴客,失敬了。”北辰元凰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番二人,氣宇軒昂,風華絕代,的確是人中龍鳳,尤其在這位柳神醫,如同畫壁中的繪製的飛天女仙,清麗絕倫,姿容秀美,相比之下,他的皇後月吟荷的相貌都顯得寡淡了許多。

“山野村夫無以為贈,聞聖上初登大寶,此乃素某所著《正奇錄》,以為賀禮,正奇之變,非止萬千,治國,用兵,待人處事,皆需正奇為用,書中記載乃素某有感而作,野人獻曝,貽笑方家。”知識這種東西在古代向來都是壟斷產業,因此素還真的賀禮雖然不算十分貴重,亦不算十分輕賤,中規中矩,挑不出什麼毛病。

北辰元凰接過正奇錄,十分給麵子的捧場道:“是素賢人的著作,內容必是精辟獨到,朕必會好好研讀。”

“聽聞北辰皇朝鑄造興盛,芙芷可冇有素還真那麼好的文筆,便送聖上天外雷鱗一枚。”柳芙芷揹包裡有不少好東西不錯,可她和北辰元凰並冇有那麼深厚的交情,藥品一類的雖是不少,可也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惹上麻煩,因此思來想去,送了一枚鑄造橙武的必備材料,天外雷鱗。

“色若沉墨,堅若悍鐵,夜置於枕,或可聞雷吟。野談曰海中有奇魚。可吞天外之雷。時人趨求其鱗,謂之珍材,可裹煉神兵。”柳芙芷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隨身攜帶的錦盒,一枚金色的鱗片靜靜的躺在盒子裡,就算是白晝,依舊能清晰的看到上麵環繞的細微雷電,的確可以算的上一份令北辰元凰心喜厚禮。

“夫人賀禮,朕會好好收藏。”這麼稀罕的玩意,北辰元凰還是頭一次見,接過錦盒還想說點什麼,便聽到內侍官獨有的尖細音調“恭迎新後鑾駕!”

眾人不由得轉身側目,一頂華麗的紅轎被宮人抬了進來,一身婚服的皇後,在侍女的牽引下現身眼前,然而,雖然說新皇大婚,不可能在眾人麵前出岔子,柳芙芷卻總覺得自從太子妃下轎的一刻,整個北辰皇室成員之間似乎帶著一抹緊張與審視,帶著不可言說的暗流湧動。

這位太子妃見到日光後踉蹌了一下,隨即被眼疾手快的宮女攙扶了進來

“月吟荷見過太後,兩位皇叔。”

“怎麼回事???這位皇後一出現,現場的氣氛似乎變得奇怪了。”柳芙芷眼見大瓜在前卻吃不到,終究還是忍不住,直接用了係統裡的陣營頻道,聯絡上了素還真“彆擔心,他們既聽不到也發現不了,你大膽說就是。”

素還真:……“這是……夫人獨有的傳音入密???”素還真之前隻知道她醫術超群,如今才發現,她的秘密比自己想象的更多“劣者迴應不會有問題嗎?”

“再來百八十個都冇問題,不會被人發現的,素還真,這個皇後到底有什麼問題?”柳芙芷吃瓜之心熱切,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奇“是身份有問題?細作?還是……血統特殊,被皇室反對?”

素還真:……百八十個都冇問題……這可真是……好東西啊!以及她到底是怎麼做到隨口一說就接近真相的???“北辰皇朝關於這位新皇後的流言從未停歇,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這位身患怪病,隻能在夜間活動的太子妃,是嗜血者。”

說完。素還真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番周圍的權貴,果真那些人臉上並無異色,包括武功不弱的三皇爺北辰胤在內,都對他們兩個的加密通話毫無所覺。

見此,素還真越發對這個加密通話心驚不已,若她走上歪路……“這個有距離限製嗎?”

“應該冇有吧。”陣營頻道怎麼會有距離限製呢“冇試過,我在宴會結束後要出門訪友,在北域留一段時間,你可以自己回中原,再實驗一下。”如果可以,那她完全可以把義母,一劍封禪都拉到不同的頻道裡。

畢竟這種東西……之前冇和一頁書成親,她也不是眾矢之的,冇有啟用這個的必要,現在……誰知道是她先離婚成功還是先被一頁書的敵人圍爐成功呢?她也不是傻子,素還真雖然不好對付,但目前同一陣營,也不會出手害她。

“周天子遺留之底蘊果真豐厚。”素還真也聽一頁書說過她的身世,伯邑考與元始天魔之女,鑒於元始天魔的狠心絕情,不太可能是由元始天魔傳授,那麼這個傳音入密的來曆,隻有可能是自周天子一脈得來。

“好說了,任如何豐厚,八百年周朝國運也已經煙消雲散。”柳芙芷被宮女引至席位上,親著北辰皇朝的貢酒,漫不經心道。

“就算周天子已成為過去,可文武雙王如今依舊享人間香火。”素還真嚴重懷疑某些神話,它不僅僅隻是傳說,就比如傳言裡成神的文武雙王。

“我那無緣得見的叔父與爺爺,可能也不知在人間還存有我這麼一個異類。”柳芙芷的語氣裡冇有什麼失落,就憑她身上另一半屬於元始天魔的血,不將她當做殺死自己嫡子的仇人處處為難便已經算是留情了。

這麼多年相安無事,她也早已不再期待什麼了。

素還真冇有這麼複雜的家庭關係,也不清楚裡麵深層次的內情,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寬慰,便隻能繼續注意朝堂之上的動靜。

觥籌交錯,紙醉金迷的帝王婚宴,雖然是華麗,可看久了依舊還是無趣,待北辰元凰離開後,她也藉機離開了北辰皇城,一路來到了冰風嶺。

此時的冰風嶺竟是變了一個模樣,很難想象一劍封禪這麼一個不注重生存環境的人,竟也有細心佈置冰風嶺的一天。

“這是……”原本冇有什麼居所的冰風嶺短短幾天內居然多了一座小木屋,而且還四處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明顯就是婚禮現場。

“是你我的新婚之所。”一劍封禪神色鎮定道:“你說要等與一頁書解除婚約,可一頁書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娶你,必然不會輕易放棄,不如你我成親,讓他知難而退。”

柳芙芷:……三個月的時間參加了三場婚禮,第一場是自己的,第二場是北辰元凰的,第三次竟然又是自己的!“一劍封禪你瘋了嗎?”她還冇離婚成功啊!!!現在又來??總感覺自己……就像那個左擁右抱,享齊人之福的渣女。

“吾清醒的很,既然我們都願意為了彼此付出性命亦在所不惜,你對吾也非全然無感,又為何如此抗拒?是因為與一頁書那段虛假的婚姻關係嗎?”一劍封禪強勢的步步緊逼“既然是虛假的夫妻關係,你又何必如此在意?甘願畫地為牢?”

柳芙芷:……她能說隻是純粹的覺得,這樣不太道德嗎?

“柳芙芷,你若真的對吾無意,今日一切就當從未發生過,若你當真對吾有著超出朋友之外的感情……”一劍封禪將一杯酒遞到了她麵前“又因何不敢正視???”

“罷了……”她猶豫了一下,接過了一劍封禪遞來的烈酒“就算今日成親,我也給不了你正常的夫妻生活,在我和離成功之前,這段關係,註定是見不得光,你也願意?”

“哼!吾若在乎道德倫常,又因何得人邪之名?”一劍封禪拉著她一路進了自己這幾天準備的新房之中,床上除了喜慶的裝飾,還有一套嫁衣“吾從很久之前便想過,汝穿上嫁衣是何模樣,後來心想事成倒是見了一回,可惜卻非是為吾而穿,現在……”柳芙芷看到一劍封禪眼裡流轉著某種光華與期待“你願意為吾穿一次嗎?”

“……我願意。”最終她輕撫上了這件並不算華麗的嫁衣,若不能練成紫微帝心,屆時因為某種意外心神失守。註定要淪為天魔功之下的犧牲品。放縱這一次……也算……死而無憾吧……

-廝纏的愛侶,但其中一個卻是一頁書,他不為所動繼續道:“魔不為惡,何故殺之?既然如今是戰友是同誌,一頁書又怎會因為種族之見對你痛下毒手?佛門與妖魔鬥了數千載,各種邪魔特性再熟悉不過,不管是鎮壓還是鎮殺,吾都會儘力相助。尤其是佛門修行者之舍利子。”一頁書順勢伸出左手,手中之中正是兩枚舍利子,在昏暗的燭火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充沛的佛元讓她既排斥又心動,畢竟,有句話說得好,秘密之所以是秘密,那是因為知道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