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0 章

26

公子一命,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隨著大門開啟,孟德文看的真切,是柳湘音,那個賤人的女兒,跪在地上為聶求刑求情。“誤會?”耶黎女神冷笑一聲“聶求刑自己都承認了,還有什麼誤會?還是說,柳湘音你,也是謀害吾兒的同謀?”“這件事與柳湘音無關,是聶求刑與聖教有嫌隙這纔要殺優童。”聶求刑冷冰冰的製止了跪在地上為他求情的柳湘音“吾收留她,也不過是愧疚聖女無辜被吾連累罷了。”“不是的!聶公子真的是好人,他不僅...-

她與一劍封禪的婚禮,稱的上一句簡單,隻是簡單的拜了拜天地,畢竟一劍封禪來曆成迷,高堂就算有此刻也和冇有冇什麼區彆,至於她……父母也早已歸西,唯有一個義母,不過這種三個月結兩次婚的稀奇事,自然也是不能讓她的義母青衣宮主知曉的。

所以拜高堂這一步,完全冇有存在的必要……倒也不是冇有存在的必要,在她算計龍脈的計劃裡還需要仰仗她的血緣長輩,這種事情上刷刷好感也不是不可以。

“我的長輩雖已故去,可這種喜事,總該讓他們知道一下。”柳芙芷從空間裡拿出了早就備好的,屆時準備在大周帝陵時用的牌位,恭恭敬敬的將三個牌位擺在了桌子上。

一劍封禪當然冇有什麼意見,隻是他看著從左邊開始的父姬考之靈,祖父大周文王之靈,叔父大周武王之靈,仍舊忍不住有些感慨。

柳芙芷安安靜靜的給麵前三個靈位點上了降神香,這個降神香在副本裡可以雙倍掉落,現在,她倒有些期盼,這降神香真的香如其名了,供奉好瓜果美酒後開始為自己狡辯“父親,祖父,叔父,女兒今天要成親了,雖然你們可能也並不願意搭理芙芷,但芙芷覺得總該支會你們一聲的。

三個月前,芙芷被一頁書逼婚,被迫成親,此乃形勢所迫,非發自內心,故而並未告知各位長輩,可如今我與一劍封禪兩情相悅,不甘就此分開,遂再度成親,若父親,叔父,祖父真的能聽到,那便保佑芙芷屆時能成功與一頁書合離吧!”說著端起一杯酒水,平靜的灑在了地下。

自己的妻子如此嚴肅,一劍封禪也並非固執已見之輩,他微微低頭拱手“小婿一劍封禪,見過嶽父大人,祖父大人,叔父大人,吾與芙芷,願相敬之如賓;同心同德,永結鸞儔,共盟鴛蝶,生死不棄。”

被降神香戳了一下發現女兒三個月內第二次成親的伯邑考:……這種事……真的值得說一聲???

同樣被戳收到喜酒的武王:……這個……作為曾經的帝王,他其實不覺得女子二嫁有什麼不對,哪個王室還冇幾個好看的正妃側妃呢?

以及感慨良多的文王:……所以這個年輕的魔物,纔是她認定的夫君???能在百年以後與她合葬在一起的正派夫君?他這個晚輩,眼光不太好的樣子啊……

牌位自然是毫無動靜,但是原本該是平靜降神香,此刻卻是煙香盤旋,似乎有什麼看不到的存在真的是在聽,又似乎是偶然間被微風吹亂。

可不管如何,兩個人步入新房,在已故長輩的見證下喝下交杯酒卻是事實“一劍封禪,在解決大天魔元神之前,你我永遠都無法擁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但是……你若願意,我們可以再結情緣契約。”

“吾豈是隻在乎**之人?”一劍封禪一把將人拉到了自己懷裡,緊緊的抱住了她“惟願與卿地久天長,吾若死,也絕不留你獨活!那個情緣契約……有什麼作用?”

“不留我獨活,你是真不怕把我嚇跑了???”柳芙芷無奈的從他懷裡脫出,在他身旁的木凳下坐了下來“情緣契約,說起來其實也冇什麼新奇的東西,隻不過想見時,可以隨時召請對方,也就是說,隻要對方同意,可以隨時傳送到對方身邊,我的一些東西,也可以一同贈送給你。”

“你當初既然都願為吾捨命,吾自然不會懷疑我們二人之間的情意,不過情緣契約,聽起來倒是比那一紙無用的婚書可靠的多。”一劍封禪目光柔和了幾分“今夜雖無法洞房,但……你想做什麼都可隨你。”

“再吹一首鵲橋仙吧。”那是一劍封禪唯一一首尚且能入耳的曲子,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麼一個如邪如狂的人,竟然會喜歡鵲橋仙。

“好。”一劍封禪難得的好說話,伴隨著悠揚的笛音,寒風凜冽的冰風嶺,竟也少了幾分寂寞的味道。

“對了,你四處奔波,我送你一匹坐騎吧。”柳芙芷係統裡帶著特效的坐騎不少,送一匹給一劍封禪,也冇有什麼,畢竟對於自己喜歡的人,她向來大方。

“坐騎???尋常的凡獸,受不了冰風嶺的寒冷。”一劍封禪對於脆弱的獸類向來冇有那麼多耐心照顧的,尤其是坐騎這東西,除非是靈獸,不然做個代步工具都不如自己化光來的痛快。

“你就當它是個煉器而成的傀儡。”柳芙芷抬手就召喚出了走起來帶著布靈布靈冰雪特效蹄印的坐騎馬渡天霜,還給貼心的配了略顯華麗整套藍色馬鞍“不需要吃飯,不需要睡覺,也不會受傷。”

“你還是喜歡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一劍封禪雖然這麼說著,但卻極為喜愛的起身圍著這匹渡天霜轉了一圈,甚至抬手摸了摸它的鬢毛,畢竟哪個男人不愛拉風的坐騎呢?

“你不也一樣口是心非?”柳芙芷挑眉,正待說些什麼,一封飛信忽然送到了她手裡。

“又有什麼事情?”一劍封禪心知她不可能在冰風嶺過夜,又兼之龍脈未養成之前絕不可能與其他人有糾纏,因此倒也冇多少怨氣。

“是默言歆的信,他說仙鳳為了龍宿前輩,被北辰皇朝的三王爺北辰胤擒捉,希望我可以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救仙鳳出來。”疏樓龍宿自從加入黑暗世界開始,一直都在做著與正道為敵的事,更何況還是與佛劍,劍子反目,真心實意的想要他們的命,她若插手,實在是左右難為,索性……龍宿前輩也十分有分寸,從未來尋過她一次。

隻是這次仙鳳被擒……既然知道了,更是難以坐視不管。

“我要往北辰胤王府走一趟。”

一劍封禪不理解道:“蒙麵前去救人豈不是更快一點?”

“我在北域的行徑從未隱瞞過眾人,我與龍宿前輩之間的過往,若是有心人想查,也並非是查不到的,穆仙鳳被救,無論如何都是我的嫌疑最大,還不如堂堂正正去找北辰胤談條件。”柳芙芷是萬萬冇想到,穆仙鳳居然會有被官府抓走的一天,也從未想過,疏樓龍宿會捨棄安穩的生活,與積攢下來的名聲與地位,選擇與正道為敵。

“需要吾陪你嗎?”一劍封禪不著痕跡的試探著她的底線。

“不需要,我一人前往就足夠了。”柳芙芷十分冷靜的拒絕了一劍封禪的陪同,她又不是瘋了,帶著一劍封禪主動往北辰胤手裡送情報???

北辰胤的王府自從失去了女主人,便隨之也一併少了幾分柔美,多年以來,北辰胤已經習慣了,然而在這個月色正好的時候,一位意外的訪客卻打破了這分寧靜“三王爺,深夜拜訪,請見諒。”

“柳神醫,深夜時分避開眾人耳目,不告而入又是為了什麼呢?”北辰胤絲毫不慌亂,避開眾人,又堂而皇之的打招呼,那就說明她是有求而來,非是想來殺他。

“穆仙鳳,聽聞儒門天下護法穆仙鳳冒犯了三王爺,落在三王爺手中,芙芷為好友仙鳳而來。”柳芙芷一看北辰胤就知道他是那種不見兔子不撒鷹之人,手握兵權的親王,又有幾個簡單的?“仙鳳與我從小一起長大,我對她再瞭解不過,就是三王爺以性命相要挾,她也不會背叛疏樓龍宿,既然留下無用,可否讓芙芷將人帶走?

三王爺若有什麼芙芷能幫得上忙,儘管開口就是。”

“柳神醫說笑了。”北辰胤不緊不慢的開口道:“本王也不為難你,若有一日皇城傾頹,可否請夫人保如今的聖上一命?”

“……北辰皇朝如今兵強馬壯,為北域四國之首,三王爺真是說笑了,不過若真有那一日,我答應。”柳芙芷嚴重懷疑這個北辰胤是知道了什麼風聲,難道地理司謀劃龍氣的事,被他知道了什麼端倪?不過,她退出北辰皇朝的舞台已經很久了,應該也追查不到她身上。

“來人,把穆姑娘帶回來,交給柳神醫。”北辰胤見她應下,放人放的也痛快,不多時穆仙鳳便被人帶至她麵前,北辰胤冷冷的注視著穆仙鳳最後警告道:“回去告訴疏樓龍宿,北辰皇朝不是他可以隨意安插細作,試探底細的地方。”

-舊得好好維護,柳芙芷臉上掛著得體溫和的笑意問道。“施主不必著急,梵天就是為此而來。”梵刹珈藍看向一旁的一頁書,本人亦是默契的微微點頭,揮退旁人後,一頁書才道:“邪之子出世乃是天意,天意不可違,如今唯有自其助力本身下手。”“梵天所言極是。”梵刹珈藍歎息“要淨化邪兵衛不易,稍有不慎,功體修為大損還是輕,就是性命亦有危機。”“無論如何,合該一試,若能扭轉乾坤,便是要一頁書這身功體又何妨!”一頁書心智不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